常常看到这类新闻:交往多年的情侣,可能因为金钱纠纷、刑事案件或着其他种种缘故,一夕之间发现对方隐瞒了真实性别,一方面感叹遇人不淑,一方面恍然大悟伴侣爱欲的习惯好像真的不太一样。

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真实性别,答案大概因案而异,不过我们至少在明朝找到一个残忍的案例,夹杂着性、丑闻与金钱,很可以当作玫瑰瞳铃眼之类的故事以饕读者。

以前中国明朝的山东地区,有个叫桑茂的美少年,有一天去拜访亲戚,途中到庙里躲雨,遇上一位女性,两人毫无意外地天雷勾动地火,就在庙里办起事来。一切看来只是普通的艳遇,只有两点例外:

1. 她是一位老太太。

2. 她是男的!

小弟弟为什么愿意跟老太太发生关系,不得而知,不过考虑到古代所谓的老妇可能也就是四、五十岁的熟女,老少配虽然惊悚但也不是不能理解。更令人好奇的是,当老人展现男性性征的时候,桑茂居然没有排斥,而是在完事之后,才好奇发问。

原来,老太太是名中年男子,男扮女装,进入大户人家充当女红家教,再藉机与妇女发生关系,据嫌犯指称,大部分情况下妇女都乐意与他发生关系,如果女性不从,他还有药物可以协助犯案。在每个案例中,妇女都不会报官,刚好相反,还会赠送他大量金钱,希望他不要到处声张。

桑茂这下亲戚也不找了,立即拜老太太为师,改名 “郑二姐”,除了缠小脚、打扮成女生,也学习女红,走遍大江南北。在经过几年快活(或淫乱?)的生活后,到了一处妇女众多的大户人家,因为对象实在太多了,郑二姐一待就超过了三个月,违反了师傅同地不宜久待的教训。

桑茂是明清时代宜男宜女的花美男,想当然尔打扮成郑二姐也是一位漂亮的女生。所以有个赵先生被她的美色吸引,有意霸王硬上弓,桑茂抵死不从也就算了,这位误以为他是女孩的赵某,却在拉扯之下,触碰到关键部位,揭露原来郑二姊是个男人这场骗局。桑茂最后被押付法场,斩首示众。

 

这则骇人听闻的故事,收录在明代冯梦龙的小说《醒世恒言》里。冯老师到底是有所本还是纯粹唬烂,今天已经不能查证。但这则故事却反映出,明清时代对于‘跨性别’的种种想像跟可能,美丽的少年可以充当女性,但另一方面继续保持自己的异性情欲。就像我们在其他专栏谈过的,他们虽化身为女子,性别的秩序也没有严重的动摇,但考虑到桑茂最终惨死法场,甚至也可以说,性别的秩序在小说中反而更加强化。

然而撇开这些议题不谈,冯龙大概只是想提醒读者,隐瞒性别无妨,只要是正当的隐瞒,譬如我们以前看过的谢小娥复仇记,反而值得推崇。不过如果牵涉到阴谋犯罪,那还是别想的好。当代这类隐瞒的案例,未必像桑茂一样居心叵测,不过考虑到这些案子最终都参杂失望、无奈与苦楚,诚实面对自己与伴侣,恐怕还是最好的策略吧?

 

更多相关文章:

只是爱美丽而已

情歌的爱欲世界

艳遇的偶而浪漫与惊悚

转角遇到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