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你有天天量体重的习惯吗?历史上曾经有位生理学家非常“执迷”于量体重,执迷到甚至自己制造体重计,最终成就了
名着《医学测量术》(Medicina Statica),为什么他会如此在意体重?体重与健康之间又藏着甚么样的秘密?来看看这个开启生理学量化研究新视野的小故事。


Santorio Santorio生活在十六世纪的义大利,是位生理学家。他有个古怪的名字,却有个我们熟悉的习惯:量体重。

说习惯或许不够精确,应该说,是执迷。

有多执迷?据说,Santorio Santorio曾经连续三十年——除了出外渡假的日子外——天天量体重,并且详细纪录下数字的变化。不只如此,Santorio Santorio甚至自己制造了一台体重计。延伸阅读:比起体重数字,妳更该注意尺寸数字


Santorio Santorio的体重计

图片里头,那个怪异大型机械,就是Santorio Santorio自己发明的体重计。乍看之下,它就像个一般磅秤,只是放大了好几倍。一头可以调整的有砝码,一头则可以放着想要秤重的物件——也就是Santorio Santorio自己。

就是这么日复一日地仔细测量,成就了Santorio Santorio的名着《医学测量术》(Medicina Statica)。

《医学测量术》1614年在义大利第一次出版,当时Santorio Santorio任教于帕多瓦大学。当1737年英译本出版时,这本书已经出到第五版,可见其畅销的程度,也可见Santorio Santorio对体重的执迷,引起了人们的共鸣。


1737年医学测量术英译本的封面

但为何Santorio Santorio这么在意体重?在他看来,体重的数字里头,藏着健康的秘密。而所谓健康,就是要维持一定的体重,减少无谓的波动。这正是他要自己动手制造体重计的原因,也是他在《医学测量术》反覆强调的重点。(同场加映醒醒吧!罐装果汁没有那么健康

看起来跟今天的概念有点像,不过Santorio Santorio在意的却又不完全是体重,还有与体重密切相关的另一项身体机能:排泄。

在书里头,他审慎地分别了各种人体排泄的变异,还有排泄与健康的关系。比如他说,在夏天,强壮的人大多会在白天排泄;冬天,则以晚上居多。在书的另一段,他又说,如果有人在晚上排泄比较多,但没有流汗或不适感,可以视为健康的象征。

而沿着这条主轴,Santorio Santorio一路考察了体重及排泄,如何与风、水、饮食、运动、睡眠还有性等等不同课题,产生互动。比如他写到:“老年人若是不节制地性交,身体会变得又冷又重;年轻人则会变轻,且温暖。”

如何让排泄顺畅,以维持体重,常保健康。这才是Santorio Santorio着迷的重点。


Santorio Santorio

不过,这些都不是Santorio Santorio最得意的成果。

他真正的大发现,真正迫不及待要告诉读者的,是所谓“无法感知的排泄”(insensible perspiration)。什么是无法感知的排泄?根据他的计算,一个人若吃下八磅的食物,会有三磅按照有形的方式排泄出体外。但是剩下的五磅呢?到哪里去了?这件事情让Santorio Santorio困惑不已,而他最后得到的答案就是,一定以无法感知的、气体的方式,排泄出去了。理解这一点,就能揭开健康的法门。(推荐阅读:用手去感受,手里便能找到答案:柳宗理

看起来跟今天的概念有点像,不过Santorio Santorio在意的却又不完全是体重,还有与体重密切相关的另一项身体机能:排泄。

Santorio Santorio把“无法感知的排泄”放在《医学测量术》的第一章,赢得了许多同时代人的叹服。尽管今天看来,这实在是有些奇怪的概念:为什么非得排出体外不可呢?从现代西方医学的观点而言,Santorio Santorio误会了很多东西。

可是对于排泄的执念,正好是西方古典医学的特色。从希腊时代开始,一代又一代的欧洲医生,都认为健康就是把体内不干净的东西排除出去,放血、催吐,都是方法之一。Santorio Santorio会对体重以及排泄有这么多的意见,也是继承着这一条传统而来。

这个在我们看来,有些陌生和奇异的概念,在欧洲的历史上长期支配了医生对健康的想像,超过一千年。而尽管Santorio Santorio对人类生理的解释,在今天看来是失了准头,他却因此打开了量化研究在生理学中的新视野。直到今天,体重测量仍在各种生理检验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更多从古至今医疗史的精彩独家报导
〉〉路易十四不洗澡
〉〉接吻有害健康?
〉〉“性”,同时是心理学也是社会学

 

特约作家:涂丰恩
历史学硕士,研究兴趣为身体史、医疗史与比较文化史,相信藉由过往世界中的种种不可思议,能够在平庸的日常生活里,寻找一条逃逸路线。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