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想遇到适合的人⋯⋯然而真正不适合的,是人,还是我们的这种思路?

面对不适合的情人,也许因着彼此经历过的日子,所以种种痛心与不舍,亦是在所难免。但为何连离开不适合的、认识不深的暧昧对象,有时候也会比继续待在暧昧不明的关系中更教人痛苦难受?

大小动物都会本能地趋乐避苦,好的就靠近,坏的就丢掉;然而人是最矛盾的动物,我们也许清楚知道对方跟自己性格分叉、价值不同、生活悬殊、星盘相冲、五行不合⋯⋯早该说声“有缘再见,无缘也罢”,但往往要离开不适合的对象时,我们则成为了迂回的物种。


图片|Photo by PURE · VIRTUAL on Unsplash

“如果他不走,我也不会喜欢他”得不到的更可贵?

现在,我先迂回地把问题反过来问:“为何离开适合的暧昧对象,反而会教人感到安慰?”

一位女士跟我说,她最近认识并喜欢上一位在国外工作的男士,他因为武汉肺炎疫情一事,所以回来台湾一段时间。二人开始约会,女士承认自己心动了,后来也告白了。虽然男士没有回覆,女士也不期待得到回覆,因为二人都知道时间到了,就要别离,但在二人持续的约会下令我惊讶的是:

“也许是他那颗打拼的心,我才被吸引和喜欢他。如果他不再抱着远飞的理想,在这里定居下来,大概我是不会喜欢他的⋯⋯是的,如果他不走,我也不会喜欢他,我就是喜欢会离开的他”她这样告诉我。

难道这就是“得不到的反而是最好”的证据?原来离开契合的对象不会教人难受?当然不是的!

如果我们对自己够诚实,其实也会知道上述的想法多少是在自我保护,因为我们怕投入太多,却换不到冀望的结果。事实上,看似对恋情随缘的女士,在谈话间不经意的说到:“我也会怕认真的话,结果连朋友也做不成呀!”

可见这种复杂的心情,一如由林夕填词的〈尘埃落定〉歌曲所说的:

无爱可失 得不到相恋 别说失恋
只感到天国近了 相聚远
只知道比你更爱你 这种爱没分寸
太肉麻 累物累人 原应了断

人们不是真的着迷于得不到的东西,而是当我们知道那东西终究是得不到时,又为了保住一份温存的回忆,才一边克制情感的投入,一边找来合理化的凄美言辞。

推荐阅读:只要吵架,就一定要争赢:执着对错,是因为我们真的输不起

不适合,其实代表“我无能于改变对方”

在刚才的故事里,我们除了可以看到一种“不期不待,没有伤害”的防卫性心态,更应该看到女士的失落。

在她向男士告白以后,男士虽没有直言拒绝,但也表示“我暂时不会谈恋爱,是不希望因为情感关系,影响到未来在国外工作的种种抉择”。

男士虽然没有说二人“不适合”,但在潜意识的意义上,则代表女士“无能于改变对方”,才使二人因地域、理想、生活型态上变得“不适合”──藉此,女士(或许那位男士亦然)又于意识中保留了二人也许在性格上、相处上、未来的日子里是“适合”的想像空间。

爱不是盲目,爱只是有眼罩,使情人无法看见彼此的缺点和弱点。

心理学家 Reik

因此,女士回避去看见男士真实的缺点,二人真正的不适合之处为何,却先美化了其余未于关系中探讨的部份。这些事是藉由潜抑“我无能于改变对方 → 既保有远飞的理想,又愿意跟我在一起,或把我一同带向远方”一事而达成的。

 

那么,我们便能够回来最初的问题:“为何离开不适合的对象,会教人难受不堪?”

离开不适合的对象,在精神分析的观点下,其实:

  1. 代表了自我的无能:是我无法改变对方、是我无力让对方为我而改变、是我不够吸引让对方爱上我⋯⋯这些潜意识的讉责,是很难被听见的。
  2. 同时,离开不适合的对象之所以困难,也在于人们要把眼罩脱下,回复清晰的视力,看见──也让对方看见──彼此的缺点和弱点。这彷佛是第 1 点的补充,即人们得看到对方不喜欢自己的实际原因、自己身上的斑驳与缺陷、以及自己也无法去除自己身上所讨厌的部份⋯⋯才教二人不适合。

如此,我们便了解人为何是一种迂回物种,无法离开那些使我们痛苦的人与事。

因为“离开”不代表解脱与解决,却在心理上代表更大的痛苦快将来临,所以“待在原地”不作出改变,继续与不适合的人过日子,反而是“比较少痛苦的日子”。

同场加映:总是主动离开一段感情,是为了不再经历被丢下的痛苦

离不开不适合的人,只让自己与自己不适合

面对已经回去外国工作的男士,那位女士说:“我先心动了,输了!”是的,面对一段必然要告终的关系,在情感上我们很清楚知道谁先动情,谁就输了。如果再深入这个“输了”的意义,便会发现我上面提到离开不适合对象的两大原因,其结局是:只得自己去收拾残局。

精神分析发现有趣的现象是,面对一位不适合的爱人,人们反而会产生更多的幻想,去幻想对方也许在某一天、某个层面、某个世界里,会用我们所渴望的柔情对待我们。

只是现实上,就像女士又说到:“其实我知道要是今天我不再给他传讯息,他应该是不会主动联络我。”这个洞察有很高的可信度。

男性与女性的想法其实有很多不同。当男士被告白后回家,他大概会看看镜子,但不会认为自己有何改变、有甚么特别,甚至会好奇女士们的品味到底是怎样的。如果这位男性没有对眼前的女性动情,尽管她臭骂他一顿,他也毫发未伤,很少会把话听进心里去。

按照这些细致的临床观察,希望读者您记得:

离不开不适合的人,最终往往也只有自己一个在苦恼;沉溺下去,活在自己想像但不得答案的小宇宙里,只会让自己与自己不适合,让自己与自己争吵,并失去了快乐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