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瑄如此想念家人,却还得持续自身专业工作,你能体会这样的令人揪心地别离吗?以及极度思念李荣浩的丞琳,你能理解这样的挂念吗?其实不只是名人,我们身边还有很多一般人,上班族,优秀的女性,她们不仅担忧家人,担忧自身工作,她们都和我们都有一样的心声。洋葱爱尔莎 onionelsa 采访这些虽受疫情影响,却各能自我激励的女性,让我们看看她们的力量!

自由时报不久前一篇文章指出,由于女性从事服务业的比例高于男性,再加上传统上“由女性承担家务”的既定印象,致使在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期间,家庭内部担任“母亲”角色的一方,失业或辞职的可能性为父亲的1.5倍。

此外,疫情期间的停课规范也加剧妇女的失业和辞职率,在家工作时女性比起男性会更倾向分神去教育、照顾孩子,因此承担了除带薪工作外更多的无薪家务。剑桥大学经济学讲师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 Rauh)警告,妇女一旦在这时候失业了,她们失去的不仅是“现在”的收入,更是“未来”的收入。

在担忧孩子,好友,亲人,还要兼顾职业之下,身为女性的我们应该如何让自我坚强?洋葱爱尔莎采访了因为各种理由,自己无法回家,或是家人滞留国外的人士,发现他们有三大“金句心法”,能让他们在疫情和动荡世界中,保持乐观,守住职场的地位,同时成为家人和朋友的力量!

梅根姊

两个优秀女儿,身处国外念书,身为台湾外商公司首席高管,梅根姊在疫情之下,怎么一边照顾公司生意,怎么一边照应女儿?

 

图片|台湾首席宠物官 梅根姊(来源:受访者提供)

Q : 当疫情开始的时候,您的孩子在哪里,您的心情如何呢?

A : 2 个女儿,1 个在 Usana 上班,1 个在 UBC 就读,他们在温哥华是同校同科系,还真难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只好努力工作,多运动,不乱想,偶尔跟亲朋好友一起互相鼓励。

Q: 您当时最想对女儿们说的话是甚么?

A : 我们常常对他们说:凡事别担心,只要尽力去做,任何问题一定安然度过,就算有任何困难,放心找我们,我们一定协助解决!我们只想做好她们的强力后盾。

Q : 您为了她们费了多少劲?操了多少心?

A : 当亚洲疫情第一波1月开始,因为以前 SARS 的经验,我就赶紧上网订口罩,消毒干洗手,准备寄到温哥华给两个女儿,但政府速度比我快,禁止口罩出口,于是我将台湾对 COVID-19 的疫情防疫知识赶快传给女儿们,虽然温哥华疫情还没开始,我还是要求他们提早预防,女儿公司的同事还笑他想太多了,但是当时温哥华也买不到口罩,干洗手,我要他们每天搜 Amazon,终于买到 N95。

延伸阅读:疫情蔓延,但我们的爱会滋长

Ching

这世界如何动荡,不影响我平静的初心。我就是我,我用自己的方法,看各式各样的书,保护自己内心的平静宇宙。

Ching

曾经是台湾知名广告公司主力,行销高管,如今随夫赴挪威工作,迄今无法回台。她担心家人吗?她如何看待自己的职涯休憩时间?她怎么样让自己心脏更强,更无畏?

图片|前外商行销高管 现居挪威 CHING(来源:受访者提供)

Q : 当疫情开始的时候,您在哪里,您的心情如何呢?

A : 我现在住在挪威的奥斯陆,不能回去的原因,是因为我查过机票,很危险,又要花很多时间转机跟检疫。我自己不太担心,事情来了就处理,保持冷静乐观。

Q : 你目前最大的担忧是甚么? 你的家人在台湾,担忧你吗?

A : 我没有甚么负面的想法,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唯一的担忧是,这世界发生太多事,感觉今年快毁灭了 (笑)。台湾的家人很担心我,会一直问这边的疫情状况,但挪威本身的人反而没甚么忧患意识,反倒是我跟人擦身而过都会停止呼吸。

Q : 你怎么让自己在疫情中得到正面的力量?

A : 我看了很多不同类型的书,想要看的都买来看,读书使人心情平静,虽然这世界发生很多奇怪的事,但看书让我自己的宇宙很平静。

延伸阅读|看书有没有收获?从写读书笔记开始吧!

我曾经很害怕,也很暴躁过,但我从与朋友和家人倾诉中,得到安定的力量。我不怕展示自己的脆弱。

Lenna

年纪轻轻的她,是知名中东航空公司空姐,当疫情开始的时候,被迫隔离在杜拜。在全球航空业冲击之下,再加上与家人隔离,她的心境如何?是甚么帮助她安定下来?

图片|现驻杜拜空服员 Lenna Kuo(来源:受访者提供)

Q : 你的工作性质是甚么? 为什么无法回来台湾?

A: 现役中东阿联酋航空空服员,驻点杜拜,当时因 COVID-19 病毒扩散全球,世界各个国家开始关闭边境,严格控管国家出入境以防病毒扩散,因此各家航空公司也纷纷取消航班。当时也因为工作的关系很害怕自己受到病毒感染,不想带回家去感染到家人,也怕公司突然要我执勤我不在国内,而失去这份工作,所以作罢,就留在杜拜静观其变。另外一点,在国外签证过期也很麻烦,现在开放申请无薪假了我却卡在居留签证要过期了,必须在这里申请新的签证才有机会回去。

Q : 你影响了哪些人?他们如何担心你?

A : 在心情很负面的那一阵子我讲话变得很冲,很像吃了炸药,我不知道朋友们有没有发觉,但我自己知道很怕自己的负能量影响到身边的人,所以就渐渐的比较少在群组里发表意见。但后来我有稍微跟朋友们解释一下我的心境,他们都还是会关心我这边的疫情如何,我家人好像比较不担心我,或许也是不想给我压力。

Q : 你振作了吗?促使你正面看待的起因是什么?你怎么鼓励自己?

A: 现在振作很多了,促使我正面看待的起因还是重拾“感恩的心”,每天早上起来想想值得让我感恩的事情,正面的能量就慢慢地回来,我想虽然大环境的变动如此之大,但至少我的家人朋友们都是平安健康的就好了。阅读杨定一的书让我很受用,能培养知足感恩的心,也是现在感到沮丧时,重拾正念的管道。

我们能从她们身上学到甚么呢?女力强大之处,不是在于处处逞强,而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成为她们坚强的后盾;而是探寻自我内心的平静,不需随波逐流;更是是处处分享心情,互相支持,承认自己的弱点,给予需要支持的人,最真心的关怀。往往在最险峻的情况下,女人都能发挥令人动容的坚强力量!让我们一起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