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上

作者|荔枝小姐,2013 年台大 MBA 毕业后独自来到上海工作,见证各种光怪陆离的事件。始终觉得东方明珠塔长得很像一串贡丸,看着看着,就想家了。
FB:《荔枝小姐在上海》
Podcast:《荔枝小酒馆》

“昨天我特别请假去三甲医院,等了好几个小时,结果医生就一句话,叫我转去挂其他科。”

咖啡店的 Barista 有点痛苦地撑着腰,跟客人聊起他的看医故事,话语之间满是无奈。在上海看一次医生确实很不容易,原本身体就够不舒服了,你还得经历漫长的等待、推挤的人潮、慎防被插队,以及凶巴巴的服务。


图片|作者提供

什么是三甲医院?

中国的医院跟台湾一样也有公立与私立之分,公立医院又以“三级六等”做为等级区分,其中三级甲等就是最高等级的医院,分配到的医疗资源也是最好的。

以全中国的医疗资源分布来说,广东省的三甲医院数量是最多的,这次疫情当中时常发言稳定民心的钟南山院士,也是来自广州知名的三甲医院,该医院的强项就是呼吸科。

上海医生最命苦,全中国最忙!

虽然上海分配到的医疗资源不少,但是每天都会涌入大量的外地病患前来就医,所以上海医生的日均负担诊疗人数、医疗病床使用率、甚至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病床使用率,都是全中国之冠,可见上海的医疗其实非常吃紧,源头还是要归因到城乡资源分配不均所导致。

记得前阵子跟上海朋友聊天,他们说前几个月,上海第一线的医疗人员都冲到湖北支援了。

“要是当时上海没守住就糟了,因为上海的医疗资源本来就很紧张!”

其中上海朋友说,她的国中同学正是去支援的医疗人员,还好上海的疫情有控制住,而支援湖北的医疗队都平安归来了。

在上海就诊到底有多难

上海不像台湾有很多小型的家医诊所,一般来说看医生还是要跑大医院,而且通常要去就会选择三甲医院,毕竟三甲的医疗资源是最齐全的。这也导致三甲医院天天都是迪士尼乐园般的人潮,如果没能抢到第一批 Fast Pass 号码牌,你只能等到天荒地老。

就我之前在上海看公立医院的经验来说,有几个让人难忘的体验:

  • 等待三小时,看诊三分钟:经过漫长的等待后终于看到医生本尊了,但是不要高兴太早,你可能还没记住医生的长相就被赶出去了,他们完全没心情跟你讲超过十句话。
  • 国王的诊间门:看诊期间会不断有病患插队冲进来意图看诊,然后再被医生痛骂轰出去,大门完全是虚设的。
  • 吊点滴解决一切:在中国吊点滴是个很常见的治疗方式,点滴室永远人山人海。
  • 极端的治疗手段:我曾经有个台湾朋友在上海的医院被诊断出脑瘤、叮嘱要快点开脑,但是回台湾看医生之后只说是自律神经失调,调理身体即可,诊断结果差距很大。

当然,不同医生会有各自的治疗方式,不能从单一案例断言谁是谁非。不过就身边的朋友去医院看病的心得,大家都普遍表示在中国的医院被要求做的检查项目较多,整个看诊体验也比较冗长繁琐,不像在台湾看病那样方便。

上海有很多美好的地方,也有令人无法适应的部分,去医院看病绝对属于后者。也只能告诫自己,人在异乡更要保持健康,才有本钱继续拚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