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台湾讨论着国内旅游,世界各地因疫情影响,失业率提升,女性在疫情中更受到严重的冲击,也因为职场透明天花板、家庭暴力,让女性更难从经济重挫中重新站起来。

文|李可心

拥有化学硕士学位的胡瓦安(Abeer al-Howayan)从美国回到沙乌地阿拉伯后,不断寻找着能应用她化学长才的工作,但在八年的跌跌撞撞后,胡瓦安放弃了她的化学梦想,卖起了手工蛋糕,去年底,在争取到政府振兴观光旅游业的补助后,胡瓦安在古文明城玛甸沙勒(Madain Saleh)租下了一个摊位卖手工肥皂,就在生意逐渐步上轨道、胡瓦安终于能够财务独立时,Covid-19(俗称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了,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事业硬生归零,然而胡瓦安只是众多受灾女性的其中一位。


胡瓦安站在她的手工肥皂店前。图片|达志影像提供(Reuters)

疫情下的台湾彷佛处在平行时空,各行各业虽然多少有受影响,但经济流动性仍高,不过世界上大多的国家可不然,失业率、各项补助金攀升已成了国际常态,而根据联合国底下的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naization,简称 ILO)6 月 29 日的全球劳动力报告,在这场疫情的经济冲击下,女性的损失比男性更大,或许会有人认为,创业失败总是难免,像胡瓦安这样的女性只要撑过疫情,就能重新振作,然而该报告也指出,女性要在疫情后重拾经济独立的成本远比男性高,而这恐怕也将危及女性的安全。

延伸阅读:“只能在放弃工作和过劳加班中选择吗?”当疫情蔓延,职业妇女的处境更艰难

有别过往的经济危机

在疫情爆发前,全球有 13 亿的妇女(44.3%),20 亿的男性(即 70%)在劳动市场中。由于以男性为主的行业,如建筑和制造业,往往较容易受到经济景气的影响,而医疗保健和教育等,以女性占多数的行业,就业率较不会受到负面经济趋势的波及,因此在过往的经济危机或不景气中,男性所受到的影响通常比女性大,尤其在高度发展、拥有较完善社会福利措施的国家中更是如此。不过有别于过去的经济危机,这次武汉肺炎所造成的经济大停顿,反而让女性的就业机会受到更大的威胁。

国际劳工组织利用“职缺的损失”和“工作时数的减少”两项变数来评级,发现以下四个行业分类在疫情下受的冲击最大:住宿及餐饮业;房地产、商业和行政工作;制造业;以及批发/零售业,而在这些受冲击的行业内,女性的从业比例比男性高上 6%,为 41% 比 35%。

在中高收入水平以上的国家中,女性在受冲击行业的占比尤其高,而在中低收入水平以下的国家,由于制造业吸收了大量的职业妇女,因此在全球经济停顿下,制造业订单减少,女性失业率便迅速攀升,而在缺乏强大的社会保障系统下,女性要维持经济独立就变得更加艰困。现年 28 岁在越南河内的阮周涵,就因为疫情影响被裁员,目前阮周涵一家只能靠着丈夫每月约 1,0250 元台币的收入过活。

疫情下的妇女经济独立

因着原有的职场玻璃天花板,女性要在这场经济冲击后从新爬起的时间与耗费成本也高于男性。女性经营企业的资本向来较男性低,也比男性更难获得信贷(5.3% 的女性企业家借钱来开办或扩大企业,而男性则则是 8%),其中在灰色经济(又称影子经济,即指未向政府登记,不向政府纳税的经济活动)内从业的女性更是难以获得贷款,报告指出,由于高风险行业中的妇女多是像胡瓦安一样的自雇者或是小型企业的老板,因此遭经济停顿冲击时,容易因缺乏资本而难以周转,要借贷、东山再起的机会也更低,此外,在过去的经济或疫情危机中我们可以看到,当工作机会降低时,女性往往会将少有的工作机会留给男性,因此女性要重拾经济独立地位,可说是难关重重,除了要先还将欠的债务归还,还要等家中男性重得工作,等到终于可以重归就业市场时,还要面对不友善的借贷环境。

据估计,2019 年时,全球男女就业率仍差了 27 个百分点,全球工资的性别差距也保持在 20% 左右,虽然近几十年来,劳动参与率上的性别差距确实有所缩小,不过国际劳工组织引用最新的劳动力调查数据表示,目前的经济影响可能抵销了近年来全球在劳动力参与上的性别平等成长,甚至加剧男女现有的差距。然而更令人担心的是,经济地位下降或失去经济独立,可能将连带降低女性的人身安全。


Photo by Prayag Tejwani on Unsplash

失去经济独立的连带影响

美国国家家暴力热线首席执行长琼斯(Ray-Jones)就指出,疫情所制造的不确定性,使得人们感到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而有些人会将这种无法掌控事物的压力转移至对人的暴力对待,联合国在今年四月就指出,与去年相比,会员国妇女遭亲密伴侣侵害的通报电话量增加了 60%,这也是为什么对胡瓦安、阮周涵而言,失去经济独立地位恐怕有比金钱压力更严重的隐忧。

延伸阅读:“家,反而是他们受难的场所”疫情肆虐下的家暴,正在世界各地蔓延

有公共卫生研究人员就提到,伊波拉、兹卡病毒爆发时,就已经有多项报告指出隔离政策推出时,女性遭暴力对待的案件就会增加,因此这次疫情爆发后,各地政府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提供有性别差异的法案,实在令人惊讶。联合国妇女署副执行主任巴蒂亚(Anita Bhatia)就呼吁各国政府应该提供女性在请病假照顾自己或家人时,仍可领薪水的“带薪病假”,或补贴未领薪资在家提供照护工作的妇女,好协助女性保持经济独立,在受家暴时,有能力远离加害人。

目前欧盟国家已陆续推出因应疫情经济冲击而保障妇女权益的法案,然而除了女性在疫情当下所要面临的威胁外,就如同上述报告中所提到的,女性之所以会受到更大的冲击,一大原因是因为固有的社会天花板,换句话说,这场疫情告诉我们,就算疫情过后、经济恢复了,这条性别平权之路还有待全球社会继续努力,政府能否协助社会跨过男女就业与创业的不平等门槛,才能在下一次经济危机发生时,真正降低女性所受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