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做爱是一件让身体快乐的事,我们为什么还是有源源不绝的烦恼呢? 专访徐晓晰,我们一起聊聊那些关于性的大小事。

“性好难聊啊!”

专访那天,台北正在细数这个夏天可以突破多少高温,处处都是莫名燥热的气氛,而松姐(晓晰)貌似来者不拒,高温或热情。但她又嚷嚷着说,我的思想很开放,身体却很固执老实,你懂的。

要聊感情、聊性,说得好像轻松愉快,但其实大家把这件事又看得很重,让所有人都莫名地绑手绑脚;太随性会被批判,太矜持又没有意思。

所以,如果做爱是一件让身体快乐的事,我们为什么还是有源源不绝的烦恼呢?

我知道我有性器官,但不知道身体的情感敏感带

我们一起先回到女孩都曾经历过的,那个混乱的青春期。

十几岁的年纪,迎接你的不是粉红色背景爱情故事,而是胀痛的乳房、乱无章法的青春痘,永远搞不清楚是初经还是其他莫名液体沾惹的潮湿底裤。

暧昧不明,身体或情感都是,你处在一个急速失控的世界,而外面持续出现很多声音;他们迫不及待想教育你,好好保护你的忠贞啊女孩,那是你身上最珍贵的东西。我感觉到就连同现在已经进入轻熟女阶段的松姐坐在我面前,谈起这段回忆,都还像是大人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惊慌失措的孩子;你发现原来舒服跟疼痛的感觉会一起发生,或者它们本质上是很像的。

但为什么呢?她说,性教育告诉我们性器官的样子,但没有说要怎么做爱、为什么想要,如何去找到让妳真正感到开心的姿态:“那个时候,人家会告诉你不要太主动,会吃亏;好像你对性会开始有一个评断,觉得那不是一个‘好女孩’应该做的事。但什么是‘吃亏’?表示你对它有一个预设,你想去评断它是不是值得。”

在真正认识自己的身体之前,我们先认识了羞耻感三个字怎么写的。

就是这些,拖累了我们,你想爱却不敢爱,想说却不敢说,心火旺盛,但灵肉分离。

自我亲密练习:开始去做一些,让身体会快乐的事

于是,青春期留下的后遗症,该怎么处理?

“这样说好了,每件事都有三条路可以走,就是接受、改变,或离开;但你知道,‘身体’这题,你只能选前面两种。”要不是接受它,要不你去改造它,而她也是到很后来才算稍微摸透了这件事。

“像我最近有在跳舞,刚开始我会很别扭,但一直持续下去,你会越来越能放开,你会觉得,对,这就是我的身体啊,为什么我会不敢碰它?”拆掉曾经这个社会价值或教育套在你身上的框架,需要从回到原点开始。

她说,如果你感觉自己身为一个女生,你一直无法真正接受或欣赏自己,那你要找到一些让你身体快乐的事,“比方说拥抱、凝望、运动......,去做一些,让它感觉很好的事。”

这是一条漫长的路,“但随着年纪变大,我会觉得你应该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接受你自己的样子,而且你知道你就是很好。”不论谁曾经在你身体成长最关键的时刻,告诉你标准分数是什么,你要知道你现在早有能力可以慢慢丢掉那些东西。

关系里最难谈的,一个是钱,另一个是性

当然,对于性的框架,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摆脱的事。而我们还常常需要面对的,可能是进入关系以后的沟通与磨合。

当女孩被教育成为被动的角色,我们就会习惯先配合对方,有时旁敲侧击,到头来还是委屈了自己。松姐表示,关系里啊,最难谈的就是钱跟性。

举个例子,当对方要求不要戴保险套,这时候我们可以怎么沟通?如果在床上有些地方你不喜欢,又要怎么和对方讲?

“你可以去想的是,你觉得讲了会有什么后果吗?那个人会怎么样吗?如果你怕伤他的自尊心,那你问自己你要跟一个有玻璃心的男生在一起吗?”

“你就是要说啊!谁在那边演小媳妇。”我立刻感觉到松姐的气场,她要嘴下不留情,表示今天有可能是因为戴不戴套委屈,明天是别的;重点是,你们之间的沟通渠道,早就已经不畅通了:“叫他去买套,不然就是裤子穿上!”

我们再聊到“性病”这题,她也没觉得这是什么特别敏感的事,道理都是一样的,“譬如你有担心,你就告诉他希望一起去筛检;你先说,有这样的要求跟他无关,不是不信任谁,而是你本来就有这样的预防观念。”

她说,热恋期就是最好沟通的时期;有时候在一起久了你们反而不知道如何调整。回过头来你也可以思考的是,如果这段感情你们真的可以聊这个开,不是很好吗?合不合拍,是一回事,但能否公开地谈、表示我在乎你的感受,你的想法,然后我愿意为了你调整,这是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至于那些觉得你这样太主动不好的男人,要不是太自卑,要不是太自大,这种人就算了吧。”

亲爱的女孩,你想做爱,是因为你想,你觉得舒服

松姐想说,所谓性啊,它就是一件很本能的事情。人本来就会有欲望的。所以我们要聊,当然要聊,但重点是你真正该烦恼的事情说到底不该是什么身外之物,而是你自己。

今天你想做爱,可能是想追求肉体上的满足,或者想跟喜欢的人建立亲密感,不论何者,她说亲爱的女生,做这件事是因为你想要做,你享受其中:“你知道你自己是同意的,所以它发生了,而不是任何其他的理由。你为什么想要?因为它让你感到很舒服啊。”

你要看到自己的欲望之上,是有力量的那个人,“重点永远要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别人身上。”

如果把这个观念想通了,也许很多事情也就通了。

回到面对自我接纳那题,她说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老套,但我是真心觉得,健康就很漂亮:“外表怎样身体怎样那是天生的,但你可以做到的是,你最好的那个版本。”于是,谈了那么多纠结、复杂的情感啊欲望的,她最后飘飘然地说,其实我现在感觉自己应该追求的一个境界是,有伴也可以开心,没伴也可以开心。人生就是要开心嘛!

性也好,身体也好,本质都是你,你很重要。

只要你最照顾自己,最对自己诚实,你会看到你本来就是最好的;她今天坐在这里,已经是经过许多荆棘的样子,让我知道疑惑与焦虑都是真的,但你值得更快乐与漂亮的自己也是真的,有松姐在前,你还不信了她吗。

关于性那档事 | 你知道你在性事上,是哪一种动物的化身吗?点我测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