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 爆发,因为疫情而被困在家中的大众,逐渐发展出所谓的“疫下情色”文学。

文|丘德真

随着民众生活方式因为疫情而出现改变,文学桥段也连带产生变化;对此一名澳洲作家投入开辟“疫下情色”(pandemic porn)小说行列,探索疫情下的情欲和想望。

定居于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本的作家宁恩(Krissy Kneen),于上星期五(10日)接受澳洲广播公司(ABC)“夜生活”(Night Life)节目访问时表示,喜爱“疫下情色”小说的读者,并未局限于特定性别;直男、直女和同志,都同样可以分享疫情下的性爱想象。


图片|取自作家宁恩(Krissy Kneen)个人网站

宁恩指出,受到 2019 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武汉肺炎)疫情刺激,世界各地从事疫情下性爱书写的作家与日俱增,“疫下情色”这项新文类正在崛起和茁壮当中。

“疫下情色”作品迅速兴起,宁恩认为,这是与人类历史轨迹相符的现象。她解析:“情色总是能立刻和科技同步发展的,例如当摄影机照相术发明后,人们马上就拿它来拍摄情色照片;当印刷术出现后,人们马上就拿它来出版情色小说,并且广为发行。”

宁恩透露,藉着情色小说作家的观察和想像力,疫情下的日常生活,其到到处都充满了性暗示。她举例指出,口罩和干洗手消毒液等,都“绝对是非常性感”的物品。她指出:“戴着口罩,特别是一个好看的口罩,是带有性虐待想像的;至于干洗手消毒液,更是能够激发肌肤触感呢。”

宁恩提到,疫情下的禁足令,又是另一激发性爱想象的元素。她说:“很多同类作品都是以‘隔离下的伴侣相爱’(quarantine partnering)为题材。我深信这其实是反映真实生活的。例如在禁足令刚开始实施时,大家可能跟自己的室友不熟,但现在肯定都很熟了吧,哈哈哈!”

宁恩进一步举例说:“住在家里的人也是一样,故事人物可能会搞上自己兄弟姐妹的伴侣;又或者,家里可能有非亲生兄弟姐妹,禁足令下共处一室,然后就搞上了。”

除了不同角色之间的肌肤之亲以外,宁恩提到“疫下情色”小说也可以是以窥淫癖为主题,例如故事中人物在禁足期间,透过家中窗户偷窥邻居进而激发各种性幻想;又发者,透过视讯观赏情色影像以便获得满足等等。


Photo by Colin D on Unsplash

“夜生活”(Night Life)节目主持人奈度(Indira Naidoo)提到,稍早墨尔本一家用作防疫隔离的旅馆,爆出里面的保安人员和接受隔离民众发生性关系的事件;对此宁恩指出,禁忌、冒险和离经叛道也是情色文学的常见题材。她解释,这类题材最普遍的桥段,就是“搞上一个不应该搞上的人”。

宁恩除了是第一批开创“疫下情色”的先驱之外,她更预言,这次疫情势必会对整体文学景观带来改变。她指出,不论任何小说类型,如果故事背景是设定在 2020 年的话,情节都一定得和疫情纠缠在一起的。

延伸阅读:疫情蔓延,但我们的爱会滋长 Tinder:新谈话展开平均次数增长 20%

宁思甚至认为:“即使是 2019 年的事情,现在都变成是历史小说了。”

据宁恩的个人网站指出,她已出版 9 本着作,还曾经参与多部电视和电影创作。她于 2014 年凭着诗集“吃掉我的祖母:一个悲伤的循环”(Eating My Grandmother: A Grief Cycle),获得雪波卡特诗作奖(Thomas Shapcott Poetry Pr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