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唐凤,我们谈到在 #taiwancanhelp 的标签下,看见台湾运出蓝图,参与世界讨论,感受地球村的脉动;也谈谈不足,是蔡政府第二任的行政院内阁,女性占比创下历史新低。看见问题,如同看见缺口,但那亦是光的入口,卷起袖子,众人集思,每个人都能推动讨论与改变。

专访上篇:专访唐凤:缺口就是光的入口,你的不一样很有贡献

离开唐凤办公室的最后一个画面,我们拍摄她静坐观想。她说这是大概五六岁养成的习惯,大概有记忆以来就这么做,感觉慌张,就回到自己身上。房里黑色背景,唐凤戴耳机唱诗,看起来极其安详。

唐凤静坐,整个环境安静得有点神性,那首诗像极她的隐喻,

“钟能敲响就敲响,十全樽俎莫指望。万事万物都有缺口, 缺口就是光的入口。”

“Ring the bells that still can ring. Forget your perfect offering.There i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Leonard Cohen

那原是一首赞美诗,念这首诗时,唐凤语气很轻,像看着光的缓缓加入,完成一个更丰盛的共同体。

也或许,每个人均有神性,神性来自完成你自己。

我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增幅

唐凤出过一本刊物,叫做姤思。我问这名字何来,她说是八卦。

“当时我网路上的昵称是天风,天风事实上是两个八卦,合起来就是姤卦。 姤的意涵,是从易经来的,意思是,以施命诰四方。当你有一个新的想法,怎么快速精确的传递出去。”她笑了一下,“现在大家都知道,叫做增幅啦。”

姤卦,有五个阳爻在上,一个阴爻在下,阴阳遇合,遇时而生,象辞解,姤卦,天风姤,天下有风,姤卦的卦象是巽(风)下干(天)上,意即,天底下刮着风,风对万物一视同仁,王后就知道要施行命令,告诫四方,使老百姓受到感化。

当有创新想法,唐凤想做的即是快速扩散,从点到线再到面的维度进程,如风吹过,在有“社会创新”名词诞生之前,她已开始卷袖子做,“我的信念是,一件事能够不是我自己去完成,而是邀请所有人一起完成,所谓众人助之。”

她提个概念是,看不顺眼,可以是很好动能,许多顺利推行的政府专案,背后可能都是满满负能量。

比方倾众人之力完成的报税软体,是从一个叫做“报税软体难用到爆炸”的公共提案开始的,本来已经一片留言,邀请财政部长下台了。过了两天,当时财政部专委说,“好,所有不满的朋友,下个星期我们在财智中心集合,一起来做明年的报税系统。”

邀请释出后,八成转向,提出非常具体落地的建议,这是一个开放式创新的过程,连续四个月的改造工程,到最后促成的报税系统,使用者有九成多的满意度。

这套系统,今年又经修改成了口罩实名制地图,接着又在其他设计师的刺激下,变成三倍券的发送系统。“就在今天早上,我才接到一个通知,宝博士(葛如钧)觉得三倍券系统不顺眼,就自己修整了文法,我按了确定接受,我们的网站,就有了新的更新。”

这个循环系统,简而言之,也叫做“你行你来”,唐凤说,“是啊,大家一起进厨房炒菜,菜就特别好吃。”

改变政府的方式很多,有能者行动起来。

#Taiwancanhelp,口罩是试吃包,我们要把蓝图运出去

这是个 #hashtag 时代,我们聊标签的可贴可撕,而我问她,你现在特别钟爱的标签是哪一个。

她想都没想就说,“#taiwancanhelp,我印在名片上了。”

#taiwancanhelp 的意义正在转型,过去台湾靠产品/货品外销出口,现在台湾正慢慢把 Process 运输出去。“就像我们的口罩,也不是一天到晚运口罩出去,那只是试吃包而已啦。现在我们是运蓝图出去,让其他国家的人,在当地可以制造。”

产品是试吃包,真正重要的是背后的运行逻辑与系统交流。唐凤说,因为疫情缘故,我们第一次有机会看到全球处理着一模一样的危机,考虑要不要封城,讨论疫苗怎么研发,“每个人都在同一个时间尺度上,处理全球规模的事情,我们第一次感觉到,这真的是地球村。地球村不只是一个想像。”

危机当前,我们明白彼此的命运相近,呼吸相连。这其中也有她特别在乎的永续议题,“我们开始去想,整个人类文明与地球生态性永续的议题,反思我们这代的发展不该造成后代的牺牲,我们要留下更好的环境、更健康的社会给后代,各国不再闭门造车,而是开门讨论,因为疫情的缘故,我们又重新找回这样的视野。”

性别作法,也是台湾的重要输出,她举行政院推动性别影响评估(Gender Impact Assessment, 简称 GIA)的例子,透过性别影响评估,落实性别主流化。“行政院性别影响评估的做法已经十二年了,包含性平会组成、重要性别统计等等,这件事很少人知道,但却是非常重大的成就。”

“最重要的原因是,性别影响评估(GIA)形成我们做决策的流程,不管是中长程计画或法案。性别主流化的想法,根深蒂固地放在我们每个文官的脑里,不管做什么政策,都有性平委员跟着,把所有性别评估做完。”

政府决策时,性别考量是在场的。透过设计流程,让这件事情,养成习惯,成为每天的一种日常,也就像呼吸那样。

内阁比例 4% 背后,看见什么结构问题

当然还有不足之处,真要面对,必须得谈不足。

她举 CEDAW [注 1] 例子,“在台湾,CEDAW 已具国内法效力,许多核心承诺,我们八九年前已经做到,不过也有一些比例原则——所有专业委员里面任何性别比例不能低于三分之一左右,我们还在努力。”

我问她,今年蔡政府第二任的行政院内阁,42 位内阁政务官中只有两名女性,占 4%,创下女性占内阁比例的历史新低,她怎么想。

延伸阅读:一片“男海”的蔡英文新内阁名单:消失的女性是偶然?还是必然?

唐凤说这就是要努力的地方,背后问题有两块,其一是到荐任官后,女性高阶主管的悬崖式下滑现象,职等越高,女性越少,女性普遍缺乏管理职经验,于是可选的池子里头女性比例,从最刚开始就是低的;第二块是整个公务系统对“持家者”的支持比较薄弱。

这其实是环环相扣的问题,只要着手解决,两块皆有松动可能。

她提到玛丽苏在公共政策网路平台提起的案子,提案内容很简单——希望半天半天的请假,改成以小时计算的请假机制。因为持家者的工作,确实需要更有弹性的请假制度。前前后后花了一年左右时间,完备论述,去松动公务体系对持家者的不友善。

总而言之,其实是很直接的问题是,我们到底有没有建造一个对女性在职乃至升迁友善的环境?

“我们也要扭转社会对持家者的刻板印象,今天不应该因为你的性别或性别展演如何,持家的工作就跟你比较有关或无关。持家本来就是大家分享的一件事情。”

许多人会说,来到二十一世纪,总该看能力,不看性别了吧,而事实是,能力问题的背后就有性别问题,怎么让有能力的女性能被任用,怎么让持家者更开放定义,唐凤说,这是现阶段要努力的目标,未来怎么继续引入后性别(Post gender)的倡议,那又是另一段后话了。

长大以后,回过头支持这个社会

唐凤从小早慧,小二就在纸上写程式,国中肄业,传奇许多,报章杂志常写她 13 岁在家自学,实际上是 14、15 岁时自学,也不是关起门来读书,而是去创业,去大学旁听,去所有她感兴趣的地方。

能学的地方太多了,她很早就看到,知识并不是学科之别,而是“我想理解什么”。

彼时,唐凤叫唐宗翰,母亲李雅卿在《成长战争》中写过这样的段落:“在幼稚园时,宗汉曾因为在厕所被同学殴打,而想带刀上学;小学二年级时还曾遭资优班同学围殴,不断抗拒上学。”

我看到这样一个孩子,生来天才,被标签为异类,感受不到这社会有效也具体的支持系统,于是她寻觅探索,替自己找路,在终于长大以后,她成为一个有能力,回过头来支持这个社会的人。

唐凤说,其实很多日常生活中的互动,把它稍微通案化,就会看到也许是教育制度的结构形塑了目前结果,“老师好像不得不体罚,用高压或剥夺参与权的方式来教导,因为一个班级人数太多,很难照顾到每个学生。感觉上好像是我们个人经验的个案,但只要能找出通案化的角度, 突然之间就变成促成大家进行公共对话讨论的素材。”

他说父亲对她的影响,也在于批判思考,“不被任何事物灌输”的思想,“所谓的批判思考,是去问,这个想法可能有道理,但在什么前提与状况之下才成立。批判思考,其实是很支持性的质问,是吸引对方注意后,帮助对方把想法想得更清楚。”

她很早就看到,这世界上是没什么标准答案的,有的不过是探求。

延伸阅读:“常有人问,怎么教出像唐凤的天才”专访唐光华:首先,大人不该太自以为是

谈话过程,我感觉唐凤对台湾这片土地,有一种情深。当我问到对家的想像时,她谈了更大格局。“有多少种文化就有多少种想像,台湾现在 20 多种国家语言,每一个固有的族群有完全不同的想像。尤其在台湾,好处是岛内移民非常容易,如果你感觉受到家的想像制约,你稍微移动个几十公里,你就能移动到不同族群,去感受异于特定汉文化的想像。”

她在辍学前,曾去乌来泰雅族部落待过,一人闭关的经验,是一个通透整理自己的过程,她走出泰雅部落,于是决定自己不要学校文凭。

她的养分,取自台湾沃土的四面八方,也取自网路,没有边疆,亦无止尽。

出于兴趣,是很大动能

唐凤是一个入世的天才,适应着人间的运行速度,她眼神温柔,回头找到一个与社会互动的位置与巧劲,从头到尾,我很想知道的是,是什么养成/形成了唐凤。

于是,问她影响深远的一本书,她立刻说,“教育部重编国语辞典。”并且微笑,那是萌典背后的爱,013 年,唐凤与 G0V 数位式的拆开国语辞典,催生萌典,萌典是数位化汉语词典,包含了十六万笔的中华民国国语条目之外,还收录了两万笔台湾闽南语、一万四千笔台湾客家语条目,以及提供了英、法、德的对照。

“萌典的生态系很特别,包含像 iTaigi 爱台语的扩充,作者本就负责教育部台语的字典承办,后来因为精神感召,就到外面做出 iTaigi 爱台语,其实当时我发现,公务员内部创新的能量其实是非常强。只是有没有一个长官愿意,让你用匿名方法做创新。”

她又推荐,Nicky Case 的线上互动式体验,无论是谈信任的演化,透过线上参与,两边投硬币,谈博弈论与囚徒困境;抑或是跟焦虑一起冒险,比喻心中焦虑 是想保护你的大野狼,练习好好训练他,背后透过互动游戏,谈的是心理健康。

Nicky Case 的维基百科这样写——Case 是性别酷儿,主张不以二分法分类性别,希望被以“性别中性”(gender-neutral)的方式称呼。“他最主要的倡议就是,希望让所有游戏的读者,在玩完之后,都能够拒绝去参加只有单一性别担任讲者的研讨会。”

好像真是这样,能学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不限于书,不限于哪类文本,行动的方式也是。给一个入口,背后有太多宝藏。对事物有兴趣,其实是特别好的一种动能。

延伸阅读:唐凤六句力量语录:每个人其实都与众不同,与众相同是个幻觉

就像唐凤说过的,“我不是出于热情、使命、义务或责任来担任政委的,我是出于兴趣。”

回到那个问题,什么养成了唐凤——或许就是她自己,那一路,她像是寻回自己真正的名字,回答我究竟是谁,我的心之所向,找资源,动手试,带自己飞,凤栖梧桐,凤凰于飞,翽翽其羽,我彷佛看见,她始终与自己结伴同行,浴火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