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Verizon Media 国际事业董事总经理邹开莲,她最怕别人说她完美,她也谈身为一个女性领导人的所有真实,她说,我们永远够好去成为一个 Leader。

走进 Verizon Media 位于南港 14 楼的办公间,采访时值防疫的五月,层层戒备,量体温,办公室地板画了社交范围,椅子中间隔着安全距离。邹开莲戴口罩,穿白上衣,杏色西装裤,俐落迈进办公室,跟空间里的所有人,打了很有朝气的招呼。

我们喊她 Rose,当她在的时候,她自带存在感,二小时访谈,看到她的丰厚面向——作为一个在跨国产业的高阶经理人,作为一个肩扛团队责任的领导者,作为一个享受两人时光的妻子,作为一个心中有爱的母亲。

她从未掩饰自己的多面,她不怕举手说我可以,也不怕举手说我需要帮助。我感觉到,一个领导者,可以的,可以真实地就是她自己。

不只是有女生坐在桌子上,而是我是“被欢迎的”

开头问这题,大概尖锐,还是得问。“Rose 怎么看科技产业里头,女性高阶主管比例过低的现象?你提过一个数字,科技产业里只有 25% 是女性,更不用说高阶主管。”

她答得游刃有余,“科技产业会呈现这样的现象,有背后结构原因,科技产业是个进入门槛相对高的产业,如果从专业教育的养成路径开始看,就会看到——女性从小就未被鼓励认识、理解并且进入这个产业链。”

问题确实很大,那能怎么解,“如果我们都认同,这并不是最好的做法,不是一个人能发展的最好方式 (not the best use of the population),如果我们真的相信多元,我们会知道,公司企业越能反映世界的真实现况,往往会有更好表现。我会认为,这件事要靠领导者来大力推动——你是真的相信多元这件事,而不是把它当成一个慈善事业,或当作口号来喊。”

她说的挺犀利,“而我们公司,一直都对人有兴趣,而不是对性别有兴趣。Verizon Media 的 CEO 确实是男生,他的直属干部里,12 个人,有 8 个都是女生。我们的技术长是女生,产品策略总监,也是女生。”

Rose 分享 Verizon Media 在多元共融(Diversity & Inclusion)方面的落实方法,是从基础的招聘流程做起,一层层往上推进,“我们高度尊重文化多样性,也将这样的关怀纳入招募流程中,不因不同背景或性别影响甄选资格;加入团队后,培养女性同仁有互相支持的学习流程;全团队也共同上无意识偏见(unconcious bias)的课程。”

延伸阅读:D&I 策略间|让员工有归属感,企业高速成长的 D&I 你听过吗?

曾经有人认为这是“性别保障名额”吗?她说得挺有底气,“我认为这是一个必须做的投资,前期有均等的竞争机会,有投资,才有正向循环。”为有才能的女性打开加入空间,是企业的必要投资。

很多人会继续问,嘿,已经有女生坐在桌子上了,你还想要什么?有,还有想要的,“我们要创造一个好的氛围(vibe),‘让所有人感觉到,我是被欢迎的。’,所谓的共融(inclusion),不只是受邀参加派对,而是感觉到自己是这个群体的一份子。”

是,如果有人问你,妳还要争取什么,那么这样回答他——I want to feel that i am not only invited to a party, I am also welcomed.

我们永远够好去当一个 leader

邹开莲是怎么成为邹开莲的?大概很多人想问,有时候她也思考这个问题。从广告 AE 做起,一路走到跨国事业总经理,科技产业打滚近三十年,这也不是旁人眼中,一条平步青云的路,她一直也在练习着,怎么做个领导者。

问她曾自我怀疑过吗?她说好问题,细想一下,“有啊,问题随处都有,从四面八方来, 当我怀疑的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无论如何,我一直也在领导啊。”

“我特别感觉,女性很容易担心自己不够好,并且开始自我怀疑。当我开始想怀疑自己的时候,我会开始练习有意识地后退,我会说,嘿,我是不是对我自己太严厉了?自我怀疑,是来自我们想变得完美,但完美不存在。”

现在闭上眼睛,想想领导者是什么样子的?邹开莲说,“在我们脑海中,好像有种图像是,所谓好的领导者,‘看起来像是这样的。’他总是很确定,他不会遇到时间分配问题,他⋯⋯,不是这样的,这绝对不是真的。”邹开莲双手交叠,比出一个大叉叉,“超级错误。”

进步式思维,不是用来否定现在的自己,而是引领自己再继续往前走。她也反覆练习放手释权与示弱,vulnerable 很难翻,示弱不是刻意为之,更贴近展现自己的真实。

她说自己并不特别喜欢“女强人”这词,“有点刻板印象吧,听到的时候,就觉得很像高垫肩、高跟鞋啊。而且‘女强人’暗示着,能干的人,必须要是强势的。我认为,能干的人绝对不软弱,不过也不必须强势,这没有任何关联。”

近期的实际例子是,防疫阶段,Verizon Media 全球同事都在家远距工作。这下可好,纽约跟台湾,时差十二小时,有的同事在美东,有的在美西,有的在欧洲,邹开莲每天从七点钟坐在电脑前,一路到晚上十一点,半夜三点到四点半,再爬起来开会。

过了一段时间,她觉得不行,真要累坏了。她举手求援,“我做不到 (I can't do this) ”, 结果所有人都告诉她,“没问题的 (no problem)”。其中一个同事跟她说,“嘿 Rose,我一直在想我该怎么把会议记录写得更清楚,让你一眼看就明白,而不用实际与会。”

这个极具团队感的故事,给她力量,“那时候我就想,我们太有既定印象,认为认真工作,就代表我不会缺席任何会议。不是这样的,”也是有脆弱的时候,也是有做不到的事情,坦承这件事,反而让她真实,让她有力量,让她栩栩如生。

不必完美,我们本身就是有价值的

邹开莲说,最怕别人说她完美,“我的妈啊,完美这件事情太沈重,我真的不是。”

当然有很多觉得自己能更好的时候,而这无损她作为领导者这件事,“我们不是去诠释,或是扮演一个领导者,而是找到一个,属于你自己,真实的、完整的样子,那就是你做领导者的样子。”你的存在本身就有价值,其实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她说自己近期养成习惯,每天停下来,写下三件发生的好事情,简简单单地行动,让她感到深切的感恩。不管是天时地利、幸运、还是自己做了什么,“练习感谢,就不会一直想问自己,我够不够好。”有时候就是需要拍拍自己的肩膀,告诉自己,it's okay.

我们永远够好去做一个领导者,也永远可以更好地做一个领导者。

邹开莲

职场困难有时,Rose 说,其实想想看,有多少企业从未碰到困难?于是越发觉得,困难是常态,要练就平常心,就像季节有春夏秋冬,企业也是。“当不顺利,或是事情不尽理想时,我常觉得,那是完美的磨练机会。”怎么说,“没有困难与挑战,怎么养成你的性格呢?性格养成是因为历练困难,你越来越强壮,能走前面的路。”

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她引圣经罗马书里头这章节,眼神里有盼望,世事如此环环相扣。

你的家就是总部 everyone's home is a headquarter now

我们也聊防疫,当 Twitter 宣布,即便防疫阶段结束,远距工作无期限,永远不进公司,成为团队的选择,新的工作型态与模式正在生成,企业的适应与反应速度成为前进或后退的关键,我们问邹开莲怎么看,她分享三点,

“开始远距在家工作,开视讯会议,其实可以看到一件事情——每个人在萤幕上的大小都是一样的。今天不管你是 CEO,还是第一线,你在萤幕上有一样的大小,这很有趣,你们说的话,同等重要。”

“其二是,你很少有机会,跟你的同事有这么个人的深层连结,在欧美有些同事,可能坐在厕所开会,你突然对他的个人生活有新的理解,他的家庭,你看到他整个人(whole person),而不只是他在职场上的样子,会打开对于彼此新的理解,你去认识他的全面。”

“其三是,对于女生来说,这更是一个打破僵化的工作时间与形式的机会点。有没有可能,我们不需要再“选”?更多女性,不需要真的 take a break,弹性的开放,可能是一种新的趋势。”她说自己待在跨国企业,这么多飞行行程,“光是坐一趟美国,大概就抵三趟正子摄影的辐射剂量,如果在家工作,成为一种新的解方,我们有没有可能不再需要这些行程?”

谁真的需要留在办公室上班?“疫情之后,我们不会再依循老规矩了,我们要拥抱新规范。”邹开莲说,任何变局,都是转机。

那是不是一个,更平等、更靠近彼此真实需求的工作场域可能,扰乱既有的权力关系,建构真正的开放。Yahoo CEO 更提到,每个人的家,未来都是一个总部 (everyone's home is a headquarter now( , 人人是平等的,你的点子、执行、策略,都是从你的家里开始。

锻炼好你自己,相信你是被爱的

问 Rose,一天最喜欢什么时刻,她说早晨,“因为一切都是新的”,睡了一觉,醒来以后,一切都有可能,多好。

她也期许自己每天都用新的眼光来过,请她给想持续进步的职场新生代几个建议,她谦虚地说,“啊,不只是年轻世代,我们自己也该是这样的。”

1. 强化专业工作领域的本质与细节(enhance professional skills)

要把专业工作做好,都有这个工作本质需要的 skill sets。去锻炼它、去强化它,比方说,我做一个 AE 的时候,我就会问自己,我有没有办法把手边这些看起来杂乱的事情好好整理好?控管好整个流程?

2. 强化跨领域/工作性质的共同能力(enhance common skills)

比方说,有没有同理心、会不会沟通、有没有逻辑思考、会不会数据思维、能不能化繁为简,找出重点?许多共同技能,不同工作都会需要。数据思维的能力重要,在于拿出事实与结果说话,

3. 人际交往的能力(interpersonal skills)

在职场里越是资深,对第一项技能的依赖性越低,单纯任务导向的工作理应越来越少。这时候,练习建立自己的影响力(influencing power),当你到了,你就有存在价值。(when you are present, you got a presence.)你不仅只需要顾全专业部分,也该在乎跟同事的互动关系。

而其实邹开莲最想和同在人生路上奋斗的女性说的是——你是被爱的。

“即便有时候你感觉不到这个爱,但其实你是非常非常被爱的。不要害怕,你不只是一个微小的存在,你是完美计画里头的一部分。”她这么说的时候,眼神闪闪发亮,我相信,她肯定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