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是不幸的,但生病会不会是一种提醒和转机,要我们回顾自己的日常生活?

最近我的自体免疫疾病——肌无力症——又变得不太稳定。

去年开始认真吃药之后,状况有渐渐稳定下来。所谓稳定,是我大部分的时候可以像一般人一样生活,但仍然不能做需要肌耐力的活动,像是慢跑。不过正常上下楼梯、偶尔跑跳一下、练习瑜珈是没有太大问题。

所谓不稳定,则是已经影响到正常的生活。像是在上下楼梯的时候,我会感觉到大腿的力量不足以支撑身体的重量,而需要依靠扶手或是扶着他人;或像是在吹头发的时候,我会感觉到自己的手举不太起来,吹到一半要休息一下再继续。

而让我害怕的是,这一次我增加了一个症状,那就是咀嚼无力。

吃一个贝果吃到一半,我会发现自己的嘴巴越来越没有力气咀嚼,好不容易吃完接着漱口,却发现我无法让自己的嘴巴完好地闭合,水会从缝隙流出来,无法完成“漱口”这一个动作。

上个月回诊,我跟医生说了咀嚼无力的状况,他闪过了一丝警觉的眼神,接着问我:“那你吞咽正常吗?”幸运的是,我的吞咽还没有被影响。医生说咀嚼无力要马是尽量吃流质的食物,要不就是加药治疗,我还年轻,要我吃流质食物不大可行,所以要我加药看看会不会好一点。

我认分地加药。坐捷运回家的路上,我想着自己才二十几岁,现在是咀嚼困难,下一次会不会就是吞咽困难?我该不会三十几岁就需要作轮椅,那我的人生怎么办?

“为什么是我”的想法如排山倒海而来,但也同时让我想起一年前,自己写过的一篇文章里面说过的一段话:

当初的那句“为什么是我?”或许答案是“正应该是我”。

这一次在新光的看诊,与医生的对话让我深刻地面对自己的疾病。每件事情发生都有它的原因,而我的疾病就是在提醒我,不要再这样严厉地对待自己了。接受我是不足的、接受我有时候会无力、接受我不可能达到完美、接受我需要协助、接受我必须放过自己。

二十六岁的我才发觉到,或许肌无力症,是我二十岁最好的礼物,只是我现在才发现。如果我能真正接受、好好面对,或许、或许,这会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学习。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用力在活着的人。勇敢接受挑战、追求自以为是的完美,我习惯逼自己永远像充饱电的电池,能对付任何挑战。

加上我敏锐的感受力与不稳定的自尊,心里面的情绪小剧场不间断在上演,而不认输的个性让我总想假装坚强,变得像只内外都有刺的刺猬,刺伤了自己在乎的人,也刺伤了我自己。

这几年透过学习,慢慢的更理解自己,也更懂得如何去面对生活中各种来自人事物的刺激。更知道如何思考、如何待人与处事,如何照顾自己。推荐阅读:为你选书|无法幸福,是因为拼命往外找答案,而忽略内心的渴望


图片|来源

但面对自己是一条漫漫长路,生活也不是都一帆风顺。

当生活中的暴风雨来袭,内心的那一池水也开始涌动,进而身体也受到了影响,肌无力症,或说许多自体免疫疾病的病情,都非常受到心理状态所影响。

而这一次我病情的不稳定,的确我会沮丧、会害怕、会生气。但就像一年前我在文章里写到的:肌无力症,是我二十岁最好的礼物。

它就像是一个警报器,当我的身体状况又不稳定了,就代表我应该停下来,好好检视在工作与生活中的自己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把自己逼的太紧了?是不是其实自己并不开心?是不是有哪一段关系出了问题?是不是该做怎么样的调整?推荐阅读:92 天的居家抗疫日记:原来人生停下来,是不会发霉的

因为有肌无力症,让我无法不去面对我自己、无法不对我自己负责,我的身体,就是如此的直接与诚实。

面对自己是一条漫漫长路,很多时候我感觉自己变得更好了,“应该就会这样越来越好吧”。没想到下一段路却是低谷,“怎么又来了,我的状态又不好了吗,该不会会这样越来越不好下去吧。”

但不是的,因为生命是一个漫长的旅程,面对自己也是、面对疾病也是。

我仍然一点点在学习,一点点在往前走,路程中有颠簸有迷失,但我一直都在,我的疾病也一直都在,在我迷失的时候提醒我,“嘿,是时候停下来看看自己了,休息一下,再决定下一步要往哪里走。”

然后拉远来看,原来我一直都在前进,只是有快有慢、有高有低,但我一直都在路上啊。回头看,自己也踩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纪录着跌倒与成长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