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会为了得到心仪对象的关注,打造一个合对方意的自己;也有些人不做任何伪装,一见面就坦白。

纽约上东区,一个富人的标签词。精致的小店跟名牌比邻而居,还有机会在转角遇见名媛 Olivia Palermo 买一件两百美金的狗毛衣。但除了名牌、明星、名媛等,直到开始网路交友后,发现原来上东区还有一项名产,离婚男子。

“明天周五中午时间有空吗?一起吃个午饭?”手机传来简讯声,是哥大商学院校友会的 Kevin 学长,去年毕业后回母校来跟学弟妹分享找工作心得,会后被学弟妹簇拥着请教各种问题,背后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他已经在对冲基金管理上亿美金的资金,负责全球各大科技公司(简称 Global TMT)的投资。换言之,Kevin 因为工作的关系,掌握美国及中国大陆新创公司跟网路巨头的人脉,并且对他们进行投资。

但在分享会上我们并没有交谈,也没有留下任何联络方式,因为在联谊会活动的前一周,我们已经在 Tinder 相遇了。感谢网路科技的发达, 以平均一个星期安排三个约会的频率,两个月来经历了二十五个网路交友的见面邀约后,已经从满怀期待转变成老神在在。大多数的第一次见面都会选在周间的晚上,但午休时间见面吃饭倒还是头一次。

“我周五公司有 Summer Friday,大家都中午一点下班,跟你约一点半好吗?”我回。

“好,一点半,你说过你喜欢 Totto 系列的餐厅吧,那我们东边 43 街的 Soba Totto 见”Kevin 简单回覆。


图片|来源

第一次见到 Kevin 时只有一个感觉:这男人在交友平台上的照片滤镜也开太满,满到那些在眼下、眉间和嘴角的细纹通通不见。照片里是个热爱爬山的阳光理工男子,跟本人一比较,不能说长得不像,倒不如说老成了许多。或许在当代社会中,个人的人生历练已无法用年龄判断。

“我两年多前在加州离的婚,有两个孩子,离婚之后我就来纽约了,现在住在上东区。”上菜后,K 毫不遮掩的直接说出自己感情里的罩门,同时也解释了他的些许沧桑。

“现在孩子呢?”我一边拿起鸡肉串烧,云淡风轻地问。

“孩子跟着妈妈回上海去了,二十一岁时她跟我从南京一起出国读博士,二十二岁结的婚,没两年第一个孩子就出生了,再隔两年我开始工作时,第二个孩子出生。”K 没有情绪的交代着自己人生中那些重要的决定。

“所以他们现在一个十二岁,一个十岁?”如果照他档案上写的三十六岁来算。

“恩,对。”简短的对话中,我读不到为人父的喜悦,也读不到如此开门见山的原因。一个曾经少年得志的跳级生,一晃十多年过去,生活除了工作赚钱,在感情世界一无所有。推荐阅读:【邓惠文专文】从 20 到 40,享受在爱情里跌的跤

后来我们转移话题,讨论起纽约上州山区的枫红,还有郊区路上会经过的景点,并约定等 K 从他的亚洲出差行回来后可以一起去赏枫。因为下午 K 还需要回办公室,我则有一场科技从业自发举办的数据研讨会要参加,我们便没有多加在餐厅逗留闲聊。

离开前,签完帐单的 K 闪过两秒钟的沉重神情,我还没开口询问,他已开口说:“所以我的情况今天也都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如果你能接受的话,我们再继续见面,不行的话也没关系。”

我才反应过来,Kevin 如此直接地把自己的过去完整交代,就是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都会成年人的爱情,并不是老派的速食文化,而是把丑话说在前头,建立关系之前把自认最糟糕的条件让对方知道。Kevin 认为自身在感情世界里最大的缺点不是不满 170 公分的身高,或是沧桑的面孔,反倒是失败的婚姻经历。

“喔!你说离过婚有小孩吗?我不是很介意,我比较在乎人的性格,还有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我也不避讳地回答,毕竟刚经历与对规划未来想法不一致的 B 分手,也不希望再重蹈覆彻。

“规划?这个太简单了,我未来五年十年的计画都能跟你说,一点都没问题!”K 露出了今天见面后的第一个笑容,也打开了我紧闭已久的心房。

年少时,当一个让你心动的人走进生命里,总是会带着未知的兴奋,你并不知道对方会带给你什么样的影响:会让你成为更好的人,还是会让你从此不相信爱情,亦或者,改变你的人生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