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的生活开销你们都怎么分配?你会如实禀告自己的收入和支出吗?一起来探讨你们在财务上的相处模式吧!

转载自公号:KnowYourself(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关注自我和内心,觉察即自由。

文|Li

请先回答一组灵魂拷问:

你有没有因为钱的事,生过伴侣气?

你有没有在钱的问题上向你的伴侣撒过谎?

你觉得伴侣有没有在钱的问题上跟你撒过谎?

许多人在亲密关系中有过这样的纠结:我们很相爱,可以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但就是谈不了钱。

对方不告诉我他的收入支出,我能问吗?

对方不认同我的消费习惯,我该改吗?

我们可以让对方共享自己的财产吗?

一谈钱就吵架,我们是不是不适合在一起?

为了解答这些“灵魂拷问”,上周,KY 发起了一项关于财务亲密度(financial intimacy)的调查。我们共收到 8801 份有效问卷,其中 83.13% 的受访者正处在恋爱或婚姻关系中,其余 16.87% 的受访者目前单身,基于自己过去的亲密关系参与了调查。

大家和伴侣的财务亲密状态如何呢?一起来看——

财务亲密度概况:超半数的人在钱的问题上对伴侣撒过谎

我们通过财务共享程度、彼此坦诚程度和沟通顺畅程度这三个维度,测量了受访者与伴侣的财务亲密度,每个维度计 10 分,共 30 分。结果发现,大家的财务亲密度并不高,平均得分 16.71 分。

其中,财务共享程度得分最低(4.20 分);彼此坦诚程度(6.20 分)和沟通顺畅程度(6.31 分)的得分稍高。


图片|作者提供

单独分析“财务共享程度”后我们发现,60.23% 的受访者没有和伴侣共享双方收入,而是保持财务的相对独立。在这部分受访者中,超过半数(51.29%)的人表示,自己和伴侣都无权干预对方的个人消费决策。

各自的钱各自管,对方无权插手,是当代许多人在亲密关系中的常态。


图片|作者提供

而对“彼此的财务坦诚程度”进行分析后,我们发现,高达 60.15% 的受访者在开支上向伴侣撒过谎,比如,花了钱却不告诉伴侣、说出的金额少于实际开支,等等。延伸阅读:“越来越难轻易相信别人”六个迹象,判断他可能不值得信任

很早就有研究显示,财务问题影响我们对关系的满意度(Vogler, yonette & Wiggins,2008),而我们的分析也验证了,财务亲密度和亲密关系满意度显着相关(p<0.05)。

但实际上,财务上的亲密在现实中很难达成。

为什么我们偏偏在金钱方面难以和伴侣亲密?“谈钱伤感情”的背后,有哪些原因?

“谈钱伤感情”是因为,爱情中的金钱,从来不止是金钱

1. 金钱参与我们在爱情中的自我呈现

社会学家戈夫曼曾将日常生活比作一个舞台,每个人都是表演者,而与我们互动的人,就是观众。我们都希望给观众留下某种印象,以获得特定的反馈,这就是自我呈现的过程(Goffman, 1956)。

通过限制衣食住行、娱乐消费,金钱影响着我们的自我呈现。而在伴侣面前,我们往往更想呈现良好的自我形象。

为了维持这个自我形象,我们可能会对金钱问题加以粉饰或回避。比如,为了令对方觉得自己有能力,“打肿脸充胖子”,或因为不想对方看轻自己,绝不接受对方的经济馈赠。延伸阅读:解读当代欲望的心理学:为什么你的脸书比人生更幸福?

女友刚工作时,我听说她同事想追她。我感到不安,毕竟比起当时还在读书的我,工作的人肯定能给她更稳定、更好的物质生活。

为了不被比下去,我谎称做项目发了奖金,带她去日本旅游。为此省吃俭用半年,还欠了朋友点钱,但看到她开心,我觉得我的地位保住了。

但后来她得知了真相,觉得我不止不信任她,还用这种不真诚的手段,说对我很失望。——阿奇,男,26 岁,大学辅导员

2. 金钱象征着我们对关系的理解和构建

越来越多的人在亲密关系中实践个人化的财务管理模式,比如完全 AA 制、部分 AA 制。这种模式带来自由和空间,但也导致关系变得“好像在一起,又好像彼此之间没有那么紧密的联系”。

早在 2005 年,纽约时报的专栏评论家 David Brooks 就曾指出,越来越多的已婚伴侣仍然使用完全分开的帐户。他担忧,这会使夫妻忘记,一个家庭中的伦理精神,和市场中的个体主义伦理精神本应当是有区别的。

他还进一步提出,他担忧这样的 AA 制会破坏亲密关系——一对伴侣本来是基于爱的一个整体,AA 制容易让他们变成基于个人利益的一组结合,继而开始思考:我的投入是否获得了足够好的回报?此时,双方在关系中优先想到的是如何保全个人利益,而不是共同利益(Zelizer, 2006)。

我们为了方便记帐,开始同居就实行 AA 制,一人一半出共同花销,其余的钱各自自己管理。

但是时间长了,我开始有点不踏实,好像如果哪天她想分手,也可以像那些壁垒分明的帐单一样,撕掉自己那一半,毫无牵挂地走人。

过去的家庭,分家才分钱,既然我们打算成为一家人,为什么一开始就过得像分家了一样呢?——匿名,男,27 岁,金融业

 另一方面,金钱也与伴侣双方的权力地位有关。在过去,男性在关系中的权力地位更高,于是在金钱方面,男性赚钱养家、做重大的消费决策,也被视为理所当然。

现在,随着女性经济独立,亲密关系中的权力地位开始发生动摇。在探索新的权力关系的过程中,钱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如何对待金钱,体现了我们和伴侣如何理解彼此的权力关系(Vogler et al, 2008)。

但传统权力关系的影响仍在。研究发现,在男性赚钱更多的关系中,他们会通过让女性决定日常小花销、自己决定大开销,体现对女性的尊重。延伸阅读:“只能在放弃工作和过劳加班中选择吗?”当疫情蔓延,职业妇女的处境更艰难

而在女性赚得多的关系中,女性倾向于在各类开销上都听从男性的意见,因为她们担心自己说了算,会让男性感到不被尊重(Kirchler, Rodler, Holzl & Meier, 2001)。

我先生赚得比我少一些,所以我们家大宗消费我出钱多,拿主意。但是我常常会刻意去听他的意见,比如买车会买他觉得好的牌子。

因为我想让他感受到,我没有因为他赚得少,就不重视他的意见。毕竟赚得比老婆少,已经让他在外人面前压力很大了。我不能在跟我相处时,还感到矮我一截。——福鲁鲁,女,30 岁,程式设计师

3. 谈钱 or 不谈钱,是我们在纯粹关系和无依感之间的摇摆

在讲门当户对的年代,在亲密关系中比较各自的经济状况,是很常见的。

但是在现代社会,人们越来越追求纯粹关系(pure relationship):希望关系是基于双方的感受和自主的选择,而非基于外在经济条件的匹配,或被社会制度约束(Giddens, 2013)。

但是自主也意味着易变,一方宣布关系的终结,可能会导致另一方一无所有。我们因此生出一种“内在无依感”(Beck & Beck-Gernsheim, 2018);为了身心的安顿,我们本能地转向那些旧习俗中“好关系”的标准,比如他肯为我花钱、能给我好的物质生活。

这样在追求纯粹和寻求依靠之间来回摇摆的状态,可能也使得我们“谈钱在心口难开”。

但是,近几年,随着消费主义甚嚣尘上,人们开始用金钱衡量爱情的价值,比如相信“他不愿意为你花钱一定是不爱你”。钱从安顿身心的依靠,演变成了衡量感情的“黄金标准”。

这种对于爱情价值的量化,让亲密关系又倒退回旧时代的模式。它不仅没有解决我们的内在无依感,又进一步让我们忽略了现代自由恋爱中纯粹的一面。


图片|来源

想要增进财务亲密度,可以怎么做?

金钱所代表的多重意义,令我们在面对它时有覆杂的体验,也因此难以在财务方面变得亲密。那如果我们想增进彼此的财务亲密度,可以怎么做呢?

承认一个事实:我们对于向别人坦白自己的财务状况,或让别人共享自己的财产,就是会感到不舒服的。

所以,如果你的伴侣总在钱上跟你划清界限,不一定是他有什么秘密,或不够爱你;他的反应也许只是人之常情。
 
承认了这一点,会让我们在争取财务亲密时情绪更稳定。

从“好好谈钱”开始:先让钱成为伴侣之间最寻常的共同话题。

比如看看有多少某呗要还、平常怎么做个人预决算⋯⋯在平时多交流彼此的消费习惯、金钱观等,可以为进一步的财务亲密做准备。推荐阅读:“成熟的关系,可以坦承谈钱而不尴尬”适合结婚的伴侣,是因为至少讨论过这五个金钱问题

为“对方”存点钱。

如果想要主动增进财务亲密,你可以先和对方共享自己的一部分财产。比如在自己的财产中预留一笔钱,用于支持对方的爱好、支持对方留学深造、看望对方父母,等等。

这笔钱将成为橄榄枝,邀请对方也允许你分享他的财产。

为“我们”存点钱。

习惯了让对方分享自己的财产后,就可以规划“我们”的钱。

比如另开一张银行卡,每个人存点钱进去作为共用资金;或者一起做财务规划,将个人的钱分为“旅游的钱”、“养孩子的钱”、“人情往来的钱”等,在遇到相应的共同支出项时,各自提取,一起使用。

接纳变化并积极调整。

感情中的财务管理模式,会随着许多因素变化。原本财产共享的两个人,可能因为开始异地工作,决定 AA;原本 AA 的两个人,也会因为开始还房贷,共同理财。

不同的财务管理模式未必有优劣之分。相比找到一劳永逸的模式,能够尊重彼此的观念,对关系的变化保持开放,才不会让金钱成为关系亲密的阻碍。

所有与金钱相关的冲突、讨论,其最终目的,都不是着眼于金钱问题本身,而是我们更了解伴侣、学习求同存异、责任共担的途径。

通过金钱方面的磨合,我们和伴侣尝试着建立令彼此舒适、健康、坚实的亲密关系。这才是金钱问题对亲密关系最重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