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压抑了自我换取别人的注意,建立了连结,但感受到的不是慰藉,而是害怕自己被揭穿的恐惧。

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移动通讯设备的普及,GPS 定位的发展,交友方式也迎来了颠覆。对二十世纪以前的人们来说,很难想像,一台手持设备竟然可以协助人们,依靠左滑右滑、上摇下摇,找到一个又一个的潜在约会对象,交友的难度似乎下降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新低点。

然而,交友的生态是否面临真实的革命呢?不,我认为仅有形式与速度迎来变动,交友本质并未因媒介的不同而有所变化,毕竟背后依然是血肉之躯——人的投入操作,人的心理并没有因为科技的变化而产生质变。快速、便利的特质,掩盖不了人们依然缺乏对自己了解的常态,甚至因为快速、麻木、缺乏耐心的社会氛围,使人们更缺乏认识自己的耐心与意愿,因为外在大量的刺激选择,使人们轻易逃离面对真实自己的不舒适感。

我在从 2017 年一月第一次突破过去的心魔使用了第一个交友软体(过去总觉得使用交友软体彷佛就是不正经的交友方式,我承认是自己的偏见,庆幸有决定尝试,不然就错过过去的两任伴侣了!),而后来前往上海工作两年,也去了英国流浪半年,也陆陆续续接触不同地区流行的交友软体,大概尝试了有十款交友软体吧!除了盼望遇见有趣的灵魂外,同时也做着田野调查,观察人们在网路上的行为与动机,藉以了解自己与世界。然而,一句网路上的短语“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可以粗略地概括我的观察。


图片|来源

充分认识自己的人拥有一条有趣灵魂

而怎样是有趣的灵魂呢?经过接触交友软体上东西方的人群后,我认为,充分认识自己的人便可以说拥有了一条有趣的灵魂。软体上,美丽、帅气的照片锦簇,加上手机修图软体的成熟,令人赏心悦目的照片确实繁多。但,自我介绍栏位才是真实鉴定一条灵魂有趣度的关键,常见的情况就是空泛的寥寥几行,甚至带上一片空白。而有些交友软体甚至限制自我介绍字数不可多,更助长了自我介绍的空泛化,照片成了交友软体战场上是否折戟沉沙的关键,可惜的是,照片中可能充满了谎言。这是麻木、速食、肤浅、缺乏觉察之社会的一种镜射,交友软体不过是现代社会的一个缩影罢了。延伸阅读:网路时代的“无痛社交”:什么时候开始,你不再与人真心四目相对?

德国人本主义哲学家和精神分析心理学家弗洛姆对这样的社会有独到的见解:

“简而言之,个人不再是他自己,而是按社会文化模式提供的人格,把自己完全塑造成那类人,于是他变得同所有其他人一样,这正是其他人对他的期望。“我”与世界之间的鸿沟消失了,意识里的孤独感与无能为力感也一起消失了。人放弃个人自我,成为一个机器人,与周围数百万的机器人绝无二致,再也不必觉得孤独,也用不着再焦虑了。但他付出了昂贵的代价,那便是失去了自我。”

不论是在交友软体上抑或是现实生活中,人们尽可能地把自己打扮成美丽好看的皮囊,但是却从小就努力将自己的独特性掩藏起来,努力追求着社会认为的“成功样子”,深怕自己“不入流”的特性被看见而遭受排挤,最终便渐渐遗忘了自己是谁,只敢谨记这个社会轰隆乍响所说的:“自己应该要是谁”。

因此,交友软体上,许多人们害怕自我介绍显示自己“不入流”的特质,在书写自我介绍的当下,将自己的特质压抑入潜意识中,假装自己没有拥有。最后干脆留下一片空白,成了保护自己的甲胄,而可惜的是,有些人称之为神秘。

纵使只是找寻一夜情,人们的内心还是渴望深刻连结的,从找寻一夜情的人们不喜欢孤单、总找寻肉体的连结的倾向中便可一窥究竟。可惜的是,仅有肉体连结而缺乏内心连结,永远也填不满内心的匮乏,怎么约也约不饱。因为,能填饱人们的,可能只有萌芽于自己内心的力量了,能与他人内在连结的力量。


图片|来源

我们一开始选择戴着面具,那我们就会恐惧需要摘下自己面具的那一天来临

“喜欢运动运动、看电影、吃美食、逛街”、“有幽默感、贴心”、“⋯⋯”,这些陈述的共通处,是缺乏深度。人们普遍害怕真实,也恐惧深度,同时不喜欢坦诚的感受,在交友软体与生活中皆是。也厌恶对方的自我介绍是详尽深刻的,为了合理化自己的缺乏耐心与深度,人们批判这样的自我介绍为过度的、自以为是的、缺乏神秘感的。渴望保持神秘与距离的背后,显示着人们不习惯也不想要深入地探索自己与他人,害怕碰触自己到内心的空泛。

有人会说:“一开始认识,有必要说那么多吗?那些是我的隐私。”,然而,人们在认识对方一段时间后,能接着袒露真实的自我吗?答案我认为是不能的。我们一开始选择戴着面具,那我们就会恐惧需要摘下自己面具的那一天来临。“隐私”背后保护的,是真实但不被正视的自己,连自己都没能接受的真实自己,那个怕被看见而忧虑不被爱的自己。同场加映:二十八岁后的恋爱,是看尽对方丑陋,仍愿与他同行

我们同时也焦虑于对方仅仅只是喜欢上自己的外表,于是便尝试追求社会赋予我们的“优势框架”,可能是具有强烈的性别成见、年龄成见、道德成见。之后,彷佛减低了焦虑感,但实际上,这样的迎合也不过只是加剧了弗洛姆所说的“机械化”罢了,更加地失去自我。

认识你自己是人获得力量和幸福的根本要求之一。

人本主义精神分析学家弗洛姆

弗洛姆又说:“个人最大力量的基础在于人格最大限度地整合,这也就意味着以最大限度地认清自己为基础。“认识你自己”是人获得力量和幸福的根本要求之一。”

真的能爱自己的人,同时必然也是可以爱真实自己的人

因此,每个渴望被爱的人,除了先接纳自己真实的样貌、爱自己以外,同时也很重要的是——认识自己,真实的、袒露的、不戴面具的那个自己。我们需要明白,真的能爱自己的人,同时必然也是可以爱真实自己的人。不论是在线上的交友软体中,还是现实场域中的交友,都是如此。交友软体实际上只是人际关系线上化罢了,人性毫无修饰地被转移到了线上。而差异仅仅是线上交友更容易用不真实的面具去修饰自己。那些面具与伪装,总是让关系中充斥着谎言与虚伪,时时焦虑着面具不经意滑落的时刻,关系维持不再充满着爱,而推积着恐惧。这样充满焦虑的关系,是人们要的吗?

了解到“被选择”与“不被选择”是多麽的正常,在日常生活中便是如此,平常心看待被左滑与被右滑,世界偌大,缘份时有时无。有觉知地使用着交友软体是很重要的,否则将被交友软体设计的上瘾机制驱动,而渐渐戴上一具又一具的面具。同时也尝试在快速的社会脉络中歇歇脚,停下来与自己单独相处,认识真实的自己,不论是藉由阅读还是内在工作,都可以逐渐远离机械化而找回自我,并向拥有内在力量、真实幸福迈进。推荐阅读:“为了圆谎,继续说谎”诚实,是你对得起自己的原因

当有一天,人们在自我介绍时,开始习惯袒露脆弱,敞开真实自我时,那世界将变得温暖有力量,而交友软体内的个体便不再只是一座座孤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