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可尚导演透过纪录片《遥远星球的孩子》,希望你能一同了解,自闭症孩子的故事。

有关自闭症,根据最新统计:每一百五十个新生儿中,就有一个孩子可能会是自闭症儿童。也就是说,这世界上有六千七百五十万人,过着你我都无法想像的生活。这种疾病的患者甚至超过爱滋病、癌症跟糖尿病这三种疾病的总和⋯⋯而且还在持续的增加中。

看到有关自闭症的最新统计数字,很难让人想像原来这世界上有这么一群人,在过着我们或许不能理解的生活,近日首创在网路上四集直播的自闭症纪录片——《遥远星球的孩子》,来自台湾金钟奖最佳导演沈可尚,不仅大陆名演员周迅、陈坤献声大陆版配音,桂纶镁为宣传大使,也透过免费网路直播的方式,希望能够让更多人认识了解自闭症,不计较任何利益,只因为导演跟发行商的初衷很简单——这部电影希望的就是越多人看越好。(延伸阅读:写给我的自闭症孩子:谢谢你让我有机会成为一个更好的爸爸


图片|来源

我发现,我的梦想不是这样

曾拿过金钟奖最佳导演的沈可尚,电影系出身,毕业后接了很多广告、音乐录影带的工作,却慢慢觉得这好像不是他想做的事情,“我发现我的梦想不是这样,不只是钱。”他发现他喜欢的是说故事,他喜欢说一种有真实情感,而且可以跟世界有所互动跟感应的故事,并“当然希望可以产生一点影响或改变的力量吧。”导演谦虚地笑笑着说。

当 2004 年国家地理频道第一次来台湾办纪录片征选,改变了沈可尚,也让台湾多了一个电影导演。他以《赛鸽风云》入选,投注了一年半的时间拍摄,导演豪气的说“那时候真的希望可以让世界看到台湾也蛮屌的。我想替台湾说点故事。”这部纪录片也让沈可尚入围并得到 2006 年金钟奖非戏剧类最佳导演奖。

之后的《野球孩子》则是导演想说一个有关童年的故事,记录着一群孩子单纯的梦想。而今年完成的自闭症纪录片《遥远星球的孩子》,导演更全面的关注、记录这一群特别却又常常被我们忽略的一群人。


图片|来源

珍惜每个观众自己的空间

被问到拍摄这部电影最难的地方在哪?导演思考了一下,才说出或许是要打破既定的社会责任压力,因为议题很庞大也有些沈重,有太多人希望可以藉由电影发声,但对于沈可尚而言,纪录片并不是一个批判的工具,“我觉得,影片本身应该是单纯的,而那些批判跟讨论应该要在影片之后。”导演在电影中使用了动画一些数据,就是为了让理解变得更为容易。

真的去了解自闭症,导演甚至想避免使用“疾病”这两个字,自闭症与其说疾病,更不如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不一样的人格特质,所以预告中由周迅娓娓道来的旁白“他们既害怕人群,也害怕孤独,面对天平的两端,他们都必须用力的活着。也发现世界从不像他们一样简单。”


图片|来源

没有洒狗血的情节,没有特意渲染的情绪,导演沈可尚不放大单独个案,而企图用更多影像取捕捉更多有关自闭症的大光谱。用四集影像,个别呈现自闭症者独特的表现。“你能相信,这世界上没有任何相同的自闭症吗?”导演问我们一个问题,我们摇头,“所以对我来说,我更觉得自闭症是跟你跟我不一样的人格特质。”

那些一般呈现在电影里的可能只是那群人 10% 的面貌,而《遥远星球的孩子》希望可以呈现的是更多更多,以各种不同角度切入,希望更多人看,也希望让那些讨论或改变,发生在影片之后,或许有更多人关心这个议题,或许有更多人讨论既有现行政策,或许教育上能让更多人认识,或许我们可以透过这些影片可以慢慢唤醒其实以前身边就有很多这样子的人,只是我们从不肯花时间去了解他们。(推荐阅读:《动画人生》谈自闭孩童:我们不说话,不代表不爱这个世界

镜头之外,心愿之内

访问的同时,导演真挚的眼神跟恳切的声音,透露出某种热情跟感动,“想到有这么多人,愿意让他的生命这样直接如此坦承地面对摄影机,我真的是满满的感谢。”拍摄之前,其实他也不知道他即将要面对的自闭症世界原来这么复杂,就像另外一个星球一样,有自己的生态系、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宇宙。

导演说:“我真的不觉得自闭症需要被矫正、或被治疗,也许因为生理上的状况,让他们的个性变得与众不同。但是因为社会的不了解,把他们视为奇怪的一群,或排斥或认为他们得被安置在一个特殊福利机构乖乖地做肥皂,那是因为误解产生的错误结论”。

他原本很希望还有第五集的段落,有关于其他国家怎么积极面对自闭症患者,譬如北欧有一家电脑公司员工有 40% 以上都是自闭症患者,日本有间榉木园也大量启用自闭症患者,并利用他们特殊的个人特质,让那些在遥远星球居住的人们发现原来地球也有好玩的地方。

因为资源,毕竟无法大费周章到北欧到日本拍摄,但是导演的心愿还是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更主动积极理解接受,而不是因为“他们跟我们不一样”就错置了彼此。


图片|来源

一切用心感应

每部电影都应用不同的风格,从不预设任何说故事的方法。“其实每次创作之前,我没有一次知道结果会是什么。”导演有点无厘头的说。比较像是给予每个故事充沛的物理条件之后,再静待它的化学变化,不变的是——“用心去感应。”

用心去感觉现在的处境,用心去感觉现在感觉到什么,每次创作风格、说的故事都不太一样,但不变的是导演的心,那个珍惜每个观众的空间,让影片自己说话,有种普遍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情感在影片里流动。

导演最后也跟我们分享他的处世哲学“任何处境都是好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好事。只要珍惜面对的一切,用力的过好一天,任何坏事都是好事,当然那些不得了的好事,也是好事。”一切云淡风轻,但是感受到的是他的真心,而这份心,让他感受到那些遥远星球的孩子,原来其实离我们并不那么遥远。(同场加映:《小王子》与不想长大的圣修伯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