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日本发起的 #Kutoo 运动,到了 2020 年四月却有另一进展:日本航空公司开放女性空服员穿着长裤、不强制穿着高跟鞋。

“日本企业必须改掉要求女性穿高跟鞋和裙子上班的习惯!”

2019 年,演员石川优实在 Twitter 上的一则贴文,让近 29 万名网友认同转发,她号召女性响应 #Kutoo 运动(结合性骚扰的 #Metoo 与日文鞋子(kutsu)和疼痛(kutsuu)的发音),要求日本企业废止要求女性穿高跟鞋。这场宣示女性意识的活动,却得到日本厚生劳动大臣根本匠的回应:不会禁止企业的服装规定,但若让受伤员工穿高跟鞋上班,则是滥用职权。同时,他也提到,目前社会上还是认为女性在工作场合穿高跟鞋是必要且恰当的。延伸阅读:性别快讯|日本女性发起 #KuToo 运动:抵制穿高跟鞋上班限制

看似没有获得企业响应支持的活动,到 2020 年四月有了另一进展。

日本航空公司在 3 月 26 日宣布,将于 4 月 1 日开放女性空服员穿着长裤上班,也不强制穿着高跟鞋,日本航空成为日本首家响应 #Kutoo 运动的企业,近 6,000 名女性员工得以自由选择穿着。

这项改变,不仅仅是为了回应 #Kutoo 运动,更是为了创造多元的工作环境。

航空业服装解禁背后的意义

在日本航空以前,其他国家航空公司的服装规定早已纷纷解禁。

2014 年,维珍航空就设计出女式长裤,并且无强制规定女性化妆;英国航空及意大利航空也开放女性空服员穿着裤装;而在2020 年,爱尔兰航空公司推出新制服,首度加入裤装的选项,空服员也能选择要穿高跟鞋或平底鞋。

诸多航空公司开放女性穿搭的举动,不只意味女性的自主权前进了一步,更意味“女性空服员”的角色,不再以“引人遐想”“服务大众眼光”为目的,亦拒绝将女性身体与性感挂钩,让空服员都专注在他们的工作,用行动体现专业。

然而“增加裤装选项”这样就够了吗?

事实上除了航空业,许多以服务餐饮业仍旧将各种情感劳动,强行加诸在女性员工身上,用各种服仪规定要求女性做额外的工作,要求女性必须化妆、如果有近视还必须戴隐形眼镜,禁止戴眼镜。

日本就有在餐饮业工作的女性表示,自己就曾被告知不能戴眼镜,因为看起来很没有礼貌。


图片|爱尔兰航空

开放女性穿着裤装,日本 #Kutoo 的一大进步?

好了,那接下来我们可以持续期待,日本企业纷纷跟进,让女性自由选择穿着吗?根据英国卫报报导,其实日本航空的举动,并没有掀起太多涟漪,日本多家银行或航空业,还是要求女性穿着高跟鞋。

#Kutoo 运动后,另一项去年的调查表示,仍旧有 60% 的女性曾经被告知要穿高跟鞋,或者目睹其他女性员工被要求穿上高跟鞋。而超过 80% 的人表示,鞋子曾经造成他们身体上的伤害。

航空业服装解禁的意义,除了自由、多元,还有更重要的,是停止让女性肩负情感劳动的工作,让职场回归专业。真正多元的职场,理当是让每个人都能发展个人潜能,运用在不同工作项目上,但不是用性别去区分,归纳哪一种性别比较细心、哪一种性别比较外向,然后将不恰当的规定与需求强加在他人身上。

我们可以对日本航空公司的新制表示乐观,但是持续对不同行业女性的现况保持关注,松绑加诸于女性身上的刻板印象:必须温柔、必须透过化妆与高跟鞋来呈现礼貌。同时下一步,我们可以更积极想像一个多元共融的职场,是不以性别划分,而是尊重每个人的认同与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