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受性侵害的案件并不如一般人所想像容易揭发,在儿童心理上的引导、治疗也相对成年人来说更为困难⋯⋯。

文|Tân Kuàn-Lîm

澳洲枢机主教乔治.佩尔(George Pell)的性侵唱诗班少年案,原先遭判有罪并处 6 年有期徒刑,但在日前大逆转改判处无罪定谳,这案件让国际社会又开始重视儿童性侵案的重要性。延伸阅读:六年刑期!澳籍枢机主教 George Pell 性侵入监服刑

其实世界各国性侵男童的案件比例比我们想像的还多,甚至在台湾也是。

根据行政院性别平等会的调查,在台湾所有男性的性侵害案件中有 85% 的受害人是未满 18 岁的儿童及青少年,比女性的 57% 还来的高。

其原因不外乎是由于男性成年后的反抗能力会急速增加,相对而言未满 18 岁的男童抵御能力明显较弱,也增加了性侵男童的可达成性。而社会上也有某些人对于娈童有特殊的迷恋,造成男童的受害比例较高。不过在未成年性侵受害者的数字上,仍然是女性的 4,005 人高于男性 1,178 人。

除了在教堂、学校的儿童性侵案件不易被揭露以外,根据美国研究调查,只有大约整体案件三分之一的儿童性虐待事件被他人发现,其中更只有 40% 的受害者选择告诉亲密朋友,而非成年人或相关机构。再加上告知家长也不一定会向上通报,实际案发的数字只会更高。另外在加害者方面,只有 29% 的儿童性虐待加害者被逮捕,而对于六岁以下的儿童受害案件中,更只有 19% 的性虐待事件加害者被捕。


澳洲枢机主教乔治.佩尔(George Pell)图片|达志影像提供(AP)

性侵受害儿童的伤害远高于成年者

被性虐待的儿童遭受创伤后压力和其他伤害的风险将大大高于一般案件,情绪上和心理健康问题通常是儿童性行为的首要后果,例如严重的焦虑症状和自杀未遂等。这些心理问题可能会导致正常发育的严重中断,并且直至成年都会有长期的生活影响。

与同年龄的人相比,遭受性虐待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的心理测验中的认知能力,学业成绩和记忆评估的表现往往较差。且被性虐待的儿童的性发展上的问题(例如对他人的性骚扰或对自身的性伤害等),更是未遭受性虐待的儿童 3 倍之多。在成年后影响方面,遭受性虐待的儿童成年后吸毒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三倍(40.5% 相对于总人口的 14%)。

儿童受性侵害的案件并不如一般人所想像容易揭发,在儿童心理上的引导、治疗也相对成年人来说更为困难,性侵案件对儿童受害者的伤害影响也将大幅增加,影响也更加深远。在澳洲枢机主教案子中,在无罪推定原则上,我们不能贸然断定被告者的罪行。但在权力的不对等以及多数是家庭犯罪的儿童性侵案件中,我们都应该多留一点心观察,因其中的结构和因素的复杂度和对儿童所造成的深远影响都不是一般犯罪和性侵案件可以比拟的。延伸阅读:为你选书|儿童性侵绘本《蝴蝶朵朵》:性教育,是每个家都该开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