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0 月 10 号,港中大学生吴傲雪在师生对话会上,说出自己在葵涌警署遭遇的性暴力,在此之后,吴傲雪持续遭网络欺凌。2019 年 12 月,吴傲雪公开宣布结婚,年纪轻轻但作出重大决定,并且将私人决定公开,当时她的目的只有一个:“我说出来,是想令到其他性暴力受害人知道,他们并不是污糟的,他们没有错。”

上篇:实名指控港警性暴力,然后呢?专访吴傲雪:我被质疑作为受害者的合理性

“不要聘请 Sonia和 Emilia,她们为人师表却性开放,误人子弟”


摄影|林亦

网络欺凌和欺凌中涉及性的抹黑,缠扰她多年,“Slut-shaming(编按:荡妇羞辱)和污名化一个女性,真的会影响一辈子。”

中大同学 Emilia Wong 与吴傲雪 Sonia 同样是香港网络的女权份子,早在反送中之前,Emilia 曾经因为拒绝一位网友的交友邀请,而遭到报复,当时 Sonia  挺身而出,为 Emilia 反击,亦遭受到网友追击,私人照片被截图,毫无根据地、图文并茂地被指控为“荡妇”。

Sonia 的照片被传送到香港各大的教育机构,包括幼儿园、幼稚园、补习中心、学前教育中心、小学、中学和大学等,随图附上“不要聘请 Sonia 和 Emilia,她们为人师表却性开放,误人子弟”的字眼。 Sonia 所属的学系亦收到匿名信,里面要求开除她的学籍。 对方这样做,是为了毁了就读幼儿教育的 Sonia 的前途。

实名指控警方后 继续被网络欺凌

实名指控之后,网络出现两极化的意见。两极化的情况有两种,第一是政治立场——黄与蓝两大阵营的相反意见,蓝丝指出,Sonia 与段校长“有性关系”,她在说谎,前言不对后语。延伸阅读:男警用力摸胸、女警看她如厕 香港中大学生吴傲雪:“如果我不站出来,还有谁会发声”

在 Facebook 上,曾经有一个貌似中国的帐号,对她作出恐吓:“我会将你先奸后杀。”另外她收到中国区号电话的电话短讯(sms),“内容问我会否提供性服务,‘今晚有空吗?要多少钱才陪睡?’”她认为来自内地的恐吓,应该是警方将她的电话号码泄露出去造成。裸照、恐吓、问价,她不断收到各种各样的性骚扰,不论这些骚扰是否政治人任务,骚扰的目的都是“噤声”,“是偷换概念,我要指控警方性暴力,对方先下手为强,将我捏造成一个荡妇、随便的女人,令我显得不可信。”

第二是黄丝(即支持民主的香港人,“黄丝”一说来自雨伞运动时抗争者配戴的黄色丝带,黄丝与支持警察的“蓝丝”为两个对立阵营)之间的支持和质疑意见。

“连登讨论区以黄丝为主,当然不排除有蓝丝和五毛。里面的意见有些很支持我,说我勇敢无私。有些人则重提我以前被网络欺凌的内容,罗列出我的十大罪名,这些罪名,十个里面有九个都与‘性’有关,形容我是公厕、爱收兵、爱勾引别人男朋友。我细看对方指控里面的证据,很多都是来自以前追求过我但我拒绝的人,还有在真实世界中已经绝交的朋友。”

盗用相片、假 Facebook 帐号、不实证据,都是攻击她的人所运用的手段。在这样的讨论氛围下,庆幸的是还有人愿意 逆流支持她,指大家应该“事”和“人”分开讨论。然而,其实她没有说谎, “警方到目前为止,其实没有否认过我所指控的事情。”延伸阅读:“天拿水等紧你”香港中大学生吴傲雪指控性暴力,却遭恐吓

性别不平等 远超于黄蓝政治立场

记者问,“面对警方(性)暴力,你认为女性站出来控诉,需要面对比起男性示威者更大的压力吗? ”

吴傲雪斩钉截铁地回答:“我认同。 性方面,一直以来都不平等。 传媒、讨论区都加速和深化不平等的现象。

“在一个叫《午夜讲场》的节目,小曹提到,林郑月娥做香港特首,大家就会说‘女人做特首,当然会弄得如斯田地,一塌糊涂。’”

林郑月娥固然无能、腐败,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但其实梁振英执政的时候,香港同样亦一塌糊涂,执政能力,其实与性别无关, “区议会选举的时候,大家讨论女参选人的身材,她们的政纲呢?立法会选举即将来临,大家说,女人去参选是否想当花瓶?”

完美受害人想像的操弄 :“冰清玉洁的顺性别女性”

“一个女性,不管她是否一个随便的人,都不可以合理化她被施加性暴力这件事。”


摄影|林亦

让她摸不着头脑的,是为何一个女性的私生活,会成为被质疑的原因。假如我曾经有过很多的伴侣、性伴侣,是否代表今天的我说的,并不可信?或者是否代表我所做的努力,就化为乌有?她认为必须分开事和人。在女性的“性”经常被拿来评头论足的社会,即使我们不是Sonia Ng,也定必试过因为私生活,或者被幻想出来的私生活,而被身边友人、同事、素未谋面的人“扣分”。

“一个女性,不管她是否一个随便的人,都不可以合理化她被施加性暴力这件事。”

同时,受害人的性别不限于女性,并非女性才会受到性暴力的煎熬和折磨,“在 927 集会,我们会看到一名男手足公开自己被警方鸡奸的故事。”

2017 年香港运动员吕丽瑶实名指控教练性侵,高呼 #metoo,不少传媒将 Sonia 与这件事拿来比较,“我认为反送中运动之后,其实大家对于性暴力受害人的态度已经有改善。但这亦与社会气氛有关,因为我的政治立场是黄,所以依然有少数网民愿意支持我,但若果我是蓝丝,大概不会有好下场。有一名女警曾经指控警方内部的性骚扰,连登网民马上落井下石。”

究竟网民所支持的是她的政治立场,还是真的知道性暴力应该零容忍,“我真的分不清楚。”

自愿公开私领域决定 为的是鼓励性暴力受害人

有政治人物将我视为假想敌,认为我这样‘出位’,是为了未来于立法会选举参选。其实我真的没有这个打算。

2019 年 12 月,吴傲雪公开宣布结婚,年纪轻轻但作出重大决定,并且将私人决定公开,当时她的目的只有一个,“作为性暴力受害人,我曾经觉得自己很污糟(书面译:不洁),亦因此不想谈恋爱、被触碰或者成家立室,因为我是污糟的,我的身体被沾污,所以我不配被爱。直至另一半的出现,他无微不至地陪伴我走过艰难的这段路,我才感觉到自己是可以被爱的。我说出来,是想令到其他性暴力受害人知道,他们并不是污糟的,他们没有错。”

这个举动,再次惹来猜度,“有人不理解我作为受害人,为何可以这样三番四次公开发表关于自己经验的言论,认为我想获得更高知名度;有政治人物将我视为假想敌,认为我这样‘出位’,是为了未来于立法会选举参选。其实我真的没有这个打算。”

愿荣光归香港人 自由平等民主何时来临?

是次访问,为吴傲雪就着警方性暴力采取司法行动前最后一个访问。访问写毕之际,香港的警方暴力并未完结,多名民主派代表人物刚刚被捕,时夕4月,距离反送中运动爆发一周年尚余2个月。香港准备踏入多事之夏,年轻一辈准备就绪。

同时,遭受警方性暴力的受害人,至今只有吴傲雪一人依然活跃发言,但我所谈及的受害人,并不只吴傲雪,还有年轻的男被捕人士和女被捕人士,他们定必面对重大创伤,而遭受的性暴力程度,我们无法想像,只知道是政治迫害下的人道灾难。

吴傲雪是极好的例子,让香港人在民主运动中反思同路人对于同路人的偏见和猜忌,也是让香港人能够在性/别意识上有所提高的一个契机。网络欺凌文化固然不可纵容,但主导民主运动的讨论区同时是一个仇女主义者的集中地,让事情更加复杂和困难。

进步价值包含一篮子的元素,里面有普选,也有性别平等,缺一不可。

身在同一个政治立场的我们,支持民主和自由,渴望香港可以有一天摆脱极权枷锁,少了一个人的支持也不可以。而记者友人罗冠聪(前香港众志主席、前立法会议员)的一句话永远能够派上用场,“进步价值包含一篮子的元素,里面有普选,也有性别平等,缺一不可。”意味着极权政府打压进步价值,定必一篮子一同打压,讽刺的是我们在高举民主自由时,很容易忽略了这一点:其实女权运动和民主运动密不可分,真正的自由平等不单止时争取普选制度和五大诉求,别忘了性/别公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