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 only YES means YES 观念,除了提醒大众必须尊重他人的身体和意愿,更重要的是希望社会停止责备被害者,并让加害者负起责任。

近期众所瞩目的性暴力案件,包括受害者众多的南韩 N 号房事件,还有在表演节目中自爆受害经历的单口喜剧演员博恩,引发民众高度关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告指出,全世界约有 1500 万名青少女遭遇强迫性行为,却仅有“1%”会求助。2012 年我国卫生福利部调查显示,遭遇性侵曾提出求助者仅占 19.67%,其中求助正式体系的不到三成;若以性侵害通报一年约9千名受害者推估,每年可能有超过 15 万人遭受性侵,令人震惊。

现代妇女基金会每年 4 月起发起性暴力预防倡议行动,持续推广“only YES means YES没有同意·就是性侵”(OYMY)的观念,今年更邀请知名艺人安心亚担任倡议大使,呼吁民众关注性暴力的严重性。延伸阅读:【性别观察】世界丹宁日:被强暴后,法院却说牛仔裤很紧,我是自愿脱下的

超过 6 成民众对性侵被害者存有迷思

性侵新闻事件下,经常发现许多责备性侵被害者的留言,包括认为被害者“另有所图”、“没有自我保护”、“行为不检”,以及言行举止“不像被害人”等等。根据现代妇女基金会调查,65% 民众认为女生如果在行为上表现太开放,就应该要承担被性侵的风险;61% 民众认为受害者应该为性侵害事件负责,在在显示社会大多倾向责备被害者。

除了承受事件本身的伤害,外界的责备眼光,或自以为善意的提醒言论(ex:如果你…就不会被害),所带来的二度伤害,经常让被害者更加自责,害怕事件曝光而不愿对外求助,更将变相鼓励加害者持续犯案。担任 2020 性暴力预防倡议大使的安心亚说,推动 only YES means YES 观念,除了提醒大众必须尊重他人的身体和意愿,更重要的是希望社会停止责备被害者,并让加害者负起责任。

“大家常以为足够的自我保护,不幸就不会发生。但性侵害案件很多都是加害者预谋的犯案,就算被害者再小心,仍然无法预防。被害者所经历的自责与煎熬不是多数人可以想像,大家其实不需要再问‘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因为性侵害的发生,不是被害者做了什么,而是加害者有没有取得别人的同意。”安心亚说。

如何帮助被害者?

现代妇女基金会执行长范国勇指出,被害者承受许多社会的责难,民众的讪笑或自以为关心的责备,可能浇息受害者求助的意念,长久下来将加剧受害者的困境,导致自伤或自杀。若听闻性侵害事件,现代妇女基金会呼吁大众“停止责备”,不脑补揣测案情、谩骂被害者,并制止身边/网路上责备被害者的言论;此外也希望能做到“陪伴倾听”,不说自以为善意的提醒、不带批判的陪伴被害者,温柔接住每一个性创伤故事。

4/29 是丹宁日,“穿丹宁·反性侵”是国际重要的象征行动。安心亚对此表示,很开心能担任性暴力预防倡议大使,呼吁民众这段时间穿上牛仔裤,表达反对性暴力的声音,站出来停止责备被害者、给予陪伴倾听,每个人都有能力阻止性暴力发生。在这疫情严峻、公益团体捐款锐减的状况下,安心亚同时也呼吁民众捐款支持现代妇女基金会“展心复原计画”,帮助性侵害被害者的服务得以持续,帮助他们走过后续复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