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好不好,值不值得珍惜,有时候当下难以辨识,所以看走眼也不用太懊悔,抽身再来过就好。

我专注地用 Hario V60 冲单品咖啡时,利亚说起那则劲爆的娱乐新闻。

“渣中之渣!”咖啡洒出来一点点。利亚认为渣男并非一个好男人慢慢变坏的互动过程,而是东窗事发后的原形毕露。别人的私事我没兴趣,也希望能假装生命中不曾有过近似的劫数。推荐阅读:【一个人的派对】飞机上的邂逅:他终究只是希望被需要

我倒是相信渣滓也有过高光时刻,尤其在厨房里。茶、酒、咖啡,一向是我的福禄寿,也是我的岁寒三友。用完的茶包和咖啡渣,可转放到冰箱里吸异味,变味的咖啡粉能制冷萃咖啡,过期茶叶会用来做茶叶蛋,或直接放在茶香炉里熏出禅意来。


图片|来源

就连酿完葡萄酒的果渣,也能为世界殚精竭虑,鞠躬尽瘁。意大利的国民佳酿格拉帕酒(Grappa),又称“果渣白兰地”,此酒正是节约的酿酒人用酒渣作为原料,加入酵母将残余糖分发酵蒸馏。格拉帕酒混合了不同品种的葡萄果渣,酒精度虽达到四十度以上,但口感柔和甜美,酒香馥郁袭人,作餐后酒饮用,能助消化。蒸馏成白兰地后,这些“渣中之渣”还能用来天然堆肥、沼气发电。

茶、咖啡、酒的世界里,好坏、高下皆有系统的评比,是渣滓还是至宝,各有偏爱,亦自有公论。但爱情世界里,像张爱玲说的那样,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遇上了,抽身了,下一次再来盲饮测试,也知道自己在喝的是顶级葡萄酒还是“果渣白兰地”——一切就成了选择的问题,而不是欺骗的问题。同场加映:给大人的绘本|好好伤心,是为了能再次平静呼吸

利亚问我,何时对某君起疑心的,是不是偷看过他的手机。

“喝咖啡。那天我从国外旅行回来,约在餐厅见面,我早到了,如常为他预点了热茶,平日喝咖啡会头晕的他,那次却说最近爱上了喝热咖啡。不久后,手机看了,该坦白的也坦白了,爱情的残渣也没有再度发酵蒸馏的必要,直接拿去堆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