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何妤玟离婚消息一出后,出现批评的声音,读者投书讨论:父权捏造的母职剧本,如何限缩女性的自由?

文|Joe Wu

我需要情人,而他需要太太

近日,艺人何妤玟结束了她长达八年的婚姻。消息曝光后,何妤玟多次在镜头前坦然地说出自己心里的感受,她也强调,能有今天的平静从容,是因为她从年初签字离婚到现在,已经花了许多时间沉潜、疗伤,与自己对话。尽管如此,何妤玟在媒体面前自我告白的过程中,难免守不住溃堤的情绪;而在谈到与前夫的矛盾时,她又总是勇敢、诚实地让人心疼。

何妤玟与前夫在婚姻长跑多年后,发现彼此对于亲密关系有不同的期待。何妤玟在两年前承受丧父之痛,不久后,母亲又遭逢重大意外,而种种压力加总起来,让她的情绪来到了最低点。而在她最需要照顾的这段时间里,她认为,前夫总是用着不适合她的方式陪伴她,而没有回应她最真切的,情感与情绪面的需求。从那时起,何妤玟与前夫进行了长时间的婚姻谘商,也认知到两人对于婚姻与亲密关系的角色认知有重大的不同。何妤玟在访谈中用一句话精准地描述这样的关系冲突──“我需要的是一个情人,而他需要的是一个太太,跟一个妈妈”。

笔者无意对何妤玟的婚姻故事做出任何价值性的评断,也无意从旁观者的角度指责关系中的任何一方。笔者更想问的是:此刻的我们,可以从何妤玟的婚姻历程中学到什么?

“现在的社会好像对女生有很多的期待”:婚后女性的“剧本”

在婚姻状况浮上台面后,许多网友为何妤玟加油打气,并且肯定她所做的决定。但同时,也有许多网友在网路上批评她“公主病”、“台女”、“自私”、“不知足”、“连好妈妈都当不了”。对此,何妤玟也开记者会做出回应:“现在的社会好像对女生有很多的期待,可是公主有很多种,如果我是公主,我一定是一个,坚强又勇敢又独立的公主。”


图一|作者撷取自 Ptt 八卦版网友留言


图二|作者撷取自 Ptt 八卦版网友留言

的确,社会对于不同性别角色都有特定的期待,而这样的期待,让我们暂且称之为“剧本”。我们能够从网友的指责中勾勒出社会赋予婚后女性的剧本有哪些内容:她必须全神贯注在母职,不太能有自己的情绪,有小孩以后必须对抹煞自己真实的需求,甚至,她只能是“妈妈”,一个无欲无望的妈妈。

奇怪,当女人成为孩子的妈,难道就不配拥有情欲、渴望,与被爱的权利吗?难道进入婚姻的女人,都必须在孩子出生之后面临婚内失恋吗?传统的婚姻剧本,把婚后女性想像为无爱的客体,不能拥有对于感情的理想,从而忽略了婚姻关系中的每个人,其实都期待以“情人”的身分被爱护着。延伸阅读:为你选书|《婚内失恋》与其做怨妇,不如为自己活着

何妤玟在节目中坦言,自己需要一个爱她的心,爱她的言行,爱她的声音与完整的生命的伴侣。但是,前夫对她的爱只剩下对待孩子妈妈般的“敬重的爱”,这让她非常难过。笔者以为,很多时候,当女性进入到异性恋婚姻关系后,“母职”会取代她自身的主体性,成为她的责任义务,甚至成为她的全部。所以当何妤玟想要前夫如情人般地爱她,而不只是把她当成“妈妈”时,父权的婚姻剧本会指责她不要那么“自私”,要为了婚姻“妥协”,否则,她就是“不知足”、“连妈妈都当不好”的女人。

何妤玟被指责,只因为她不照剧本演出婚姻的陈腔滥调,只因为她不甘于“婚内失恋”而起身行动。笔者认为,何妤玟面对了自己的需求,并且诚实地表达出自己的感受,某种程度上,既改写了婚姻被写定的剧本,同时也向社会说明了一件事:没有一个婚姻剧本能够套住所有人。她当然能够期待爱与被爱,能够活成妈妈之外的角色,也能够在亲密关系中长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社会中会出现这样的批评,代表我们或许该重新思考:在台湾,婚姻里面还有哪些绑架我们的剧本?有哪些原因让我们最真实的感受被压抑?又或者,在婚姻关系之中,我们有什么没说的,抑或是不敢说的话呢?

迎向满足的亲密关系:纯粹关系的启示

正因为婚姻充满了不适合我们的剧本,英国社会学家纪登斯(Anthony Giddens)认为,现代人正面临着亲密关系的重构,白话来说就是──要谈婚姻,先学会谈“关系”。

他提出了“纯粹关系”的概念,意思是“当个人不为任何外在原因,只为了藉着和他人之间某种持续的关系而获益,而且只有在双方都觉得这个关系带来足够的满足时才维系这个关系,这个情况就是纯粹关系”。纯粹关系强调亲密关系之中的个体必须了解、肯定对方的需求与差异,并且在互动过程以平等自决的态度协商、承诺、沟通、冲突,彼此信任,最终达成各方都满足的互动结果。而这样的关系是具有高度流动性的。人们可以在纯粹关系之中协商出彼此都满意的互动模式,不断地反思自身,重构自我认同,并随时对关系的改变抱持着开放的态度(这也意味着不再期待永恒的爱)。

何妤玟的婚姻故事正向我们展现出了纯粹关系的可能性。她在婚姻过程中,不断地回过头来确认自己的需求,并且将需求提出,期待与前夫协商、沟通,而不是委曲求全。同时,她也在访谈中坦言自己的“不成熟”,反思性地承认缺失,面对遗憾,并且期许未来的自己能够更加从容。而当关系不再令双方满足,彼此也尽了最大的努力后,她坦然地面对关系的有限性,并且和平地结束关系;没有多余的死缠烂打,也没有八点档般的翻脸不认人,现在的她,在关系之后,反而更懂得如何好好地呼吸。

练习关系、记得呼吸、继续前进:做自己的公主

从何妤玟的故事,笔者看见了关系的练习、呼吸的重要、前进的可能。

纯粹关系的型态,固然带有浓厚的理想性质。但是,在一次次有限的关系之中,我们会更懂得爱与被爱,更清楚地认识自己,我们也会找回呼吸的频率,在拥抱的过程中不再窒息。最后,我们会与自己和解,与关系和解,在痊愈过后,勇敢地继续前进。

做自己的公主,突破传统的期待,最后,成为真实的存在。何妤玟的故事,为所有在关系之中努力的人点起了一盏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