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像雪球一样,会越滚越大,最后我们一定会被自己制造的雪球追过、压垮。让生活轻松一点,一起来练习诚实吧。

国高中有一段时间,我很常说谎。因为爸妈禁止我交男朋友,但国高中正是对异性充满好奇的时候,我哪里学会克制自己的情感?我仍偷偷交了几任男朋友,不过看来我的说谎技巧不够好,最终还是被爸妈发现,被狠狠处罚一番。

今天不是谈到底国高中应不应该交男朋友(虽然我是赞同的),而是想分享那时候为了跟男朋友出去,编了无数的谎言。而一个谎言被拆穿,就要用另一个谎言来掩盖。

一个一个串起来的谎言,就像一颗一颗的磁铁,这一颗被发现了,就要再吸上另一颗,一颗、一颗、一颗⋯⋯,直到有一天这串磁铁抵挡不住地心引力这个属于自然法则的力量,就这样“啪”的一声突然解体,啪啦啪啦洒满地。

我还记得当时,每次爸妈开始怀疑、开始质问的时候,我的肚子总是一阵滔天巨浪,反胃、想吐的感觉不断涌现。这是我标准“做坏事被抓到”的生理反应,“完了!好后悔!赶快补救!赶快逃!”但其实根本逃不了。


图片|来源

而我爸爸最看重的,就是“诚实”。

每一次当我说谎被发现,他都会狠狠地处罚我。说谎看似瞒得过一次、两次,但过程中所累积的罪恶感、为了圆谎的惊慌失措、“做坏事被抓到了”的感觉⋯⋯ 一直到最后,谎言总是会被拆穿,只是早晚而已,那时候爸妈失望的表情、我们之间被摧毁的信任⋯⋯,这些,都让我决定长大后,要成为一个“诚实”的人。

“诚实为上策”在我长大后的人生里,不断地被验证。

从生活中的小事,例如当我不喜欢吃一个东西、或我不想去一个朋友找我去的地方、或是当别人问我关于自己的问题,我选择诚实地让对方知道,不过当然是尽量用比较照顾到对方心情的方式来表达。

再来是一些比较困难的沟通,这部份往往会遇到挣扎,因为害怕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或情绪,不知道对方会如何回覆、是否能理解,导致关系更加恶化或是让自己受伤。

像是当有人误会我的时候、当对方与我立场不同的时候、当我知道说出这些话对方可能会不舒服或被刺到的时候,我会犹豫是否该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与感受,是否该更保护自己说些场面话、假装不在意、或根本不要说免得麻烦?延伸阅读:为你挑片|《政客诚实中》说实话,真会让世界变更好吗?

但到最后,我总是选择诚实说出我的真实感受与想法,不是因为要责骂要辩驳要刺伤对方,而是因为我认为这些真实的话,对我们的关系、甚至对他是有帮助的,尽管可能不悦耳、可能有点敏感,甚至我是感到脆弱不安的,就像把自己赤裸裸的成现在他面前。

但“立意良善的诚实”,是我对于“我在乎这段关系”最真诚的展现。

所以放入感情关系里,我也总是在暧昧时、在交往中、在分手后,尽可能诚实地和对方沟通,让他理解我的在乎、我的顾虑、我的不安、我的害怕、我的失望与我的希望。

或是放入自我关系里,我尽可能诚实地去面对自己,面对离职后的不安、面对一份工作对自己的意义、面对内心小孩的声音、面对所有好的不好的情绪、面对生命中的每一次抉择。

从生活中的小事、困难的沟通、感情到自我关系,我努力在实践“诚实”。而一次次的练习,让我理解到每一次“诚实面对”的结果,大部分总是好的,而对方也能够感受我对他、或对这段关系的看重。推荐阅读:爱上凯特温丝蕾:“忠于自己,永远对自己说实话”


图片|来源

当然,“如何沟通才更好”是一直需要学习的:如何保持诚实,但不因为太过直接而伤害对方;如何循序渐进,给对方一些空间;如何用对方舒服或更自在的方式表达;或如何让对方感受到我说这些是来自于我的在乎等等等,这些,都需要刻意的学习与不断的练习。

但至少到现在,每一次我选择“诚实”,可能事后会反省是否有更好的沟通方式,但都不曾让我失望或后悔,我的朋友或周遭的人,会反馈给我他们喜欢我的“诚实”或“真实”。

而更重要的是,这过程中我不会感到不安,不会因为说谎或不够诚实,每天害怕被拆穿、被质疑。我能够活的坦荡,我能够不对不起自己,而我也喜欢这样的自己。

我耳边总是会响起爸爸说过的:“诚实为上策,诚实,总是最好的选择。”

或许生命中的有些事情,“完全的诚实”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我相信诚实,适用在生命中大多数的情境中。坚持诚实,会成为一个人被信任的基石,也会成为一个人能相信自己的理由。一个不诚实的人,不只对他人,同时,他也可能不断在欺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