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一个人,相信在你有困难的时候你有个避风港,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但交出自己的弱点,却是那么的困难。

公号 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的泛心理学。

前几天,我们收到一则留言。留言者非常苦恼地说:“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很难相信别人。人们都说如果遇到了不开心的事,要找人倾诉;或者遇到了困难要寻求帮助等等,但我不敢向别人开口。我觉得一旦信任别人,就可能被他人伤害。而且随着年纪变大,我总觉得找个可以信任的人越来越难。我该怎么办?”

在与他人交往的过程中,是信任让我们超越怀疑,愿意接受他人递过来的手。如果没有基本的信任,我们甚至不得不考察别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为,让沟通和生活变得非常困难。今天,我们就来聊聊,什么是信任,为什么信任那么难,以及如何培养对他人的信任。


图片|来源

什么是信任,哪些因素让我们更信任一个人?

什么是信任?

心理学家 John Rempel 等人(1985)对信任进行了总结:信任是我们对他人的主观信心感受。

Rempel 等人认为,信任包含了三个要素:a. 可预测(predictability),b. 可依赖(dependability)和 c. 信念(faith)。

a.“可预测”意味着基于他人过去行为的规律,我们相信自己可以对他人作出准确的预判。例如,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们能知道当我们犯错时,对方是会大发雷霆、还是会温和地解决问题。

可预测型信任是信任的起点,判断的依据是他人过去行为的一致性(consistency)。如果他人的行为变化多端,我们很难对他进行准确的预判;或者“他变化多端”本身会成为预判,而这会直接终止信任的发展。

b.“可依赖”意味着我们相信,别人有被我们依赖的能力和意愿:他不单有能力提供支持,也愿意支持我们。这里的能力不单单指对方拥有的技能,也包含对方本身的生理、精神状态,例如,如果你想找朋友帮忙,但朋友这段时间酗酒,你会认为朋友目前“靠不住”,不相信对方能帮助自己。

而当我们冒着可能被对方拒绝的风险,向对方暴露出自己脆弱的部分(比如向对方求助、倾诉等等),并得到了他们正向的回应和支持,这时可依赖型信任就会发生。许多人在向朋友倾诉秘密后,感到比过去更能信任朋友。

第三个要素是信念,c.  “信念”意味着,即使在没有充分的事实作为根据的情况下,我们仍然相信对方会继续爱我们、关心我们。研究者提出,我们在关系中体会到的信念感,与人们在宗教中对神的信念感,是类似的。在“可预测”和“可依赖”这两种信任中,人们对于是否相信他人还会经过一个头脑中的判断过程,可能从过去的经验中总结出一些证据。但当信念发生时,我们对他人的信任不再需要任何理由。

而 Holmes 和 Rempel(1985)指出,要产生信念,必须要满足一个条件:我们主观上能够认为,他人之所以对我们好,是因为他们真诚地爱着我们,而不是出于为了自身目的的欺骗。由于信念是对他人情感的信任,心理学家认为拥有信念会给人们提供情绪上的安全感(emotional safety)。推荐阅读:“他这么快就说爱我,是真心的吗?”心理师解答恋爱初期的烦恼

在理想情况中,当我们信任一个人时,我们的信任会同时具备可预测、可依赖与信念三种信任的要素。然而在现实里,不是对他人的信任都会拥有三要素,例如很多人缺乏了对他人的信念(Rempel et al., 1985)。

我们会因为什么更信任一个人?

有许多因素会促进我们去信任一个人,其中之一是“相似性”:如果对方与我们更相似,我们会更倾向于认为对方更可信。背后是“社会距离”在起作用,社会距离指的是人与人、群体与群体之间感受到或是期望的亲疏远近程度。

我们与他人越是相似(比如有相同的经历、属于同一个民族,etc.),越感到彼此的社会距离更近、更亲密、更像“自己人”,也就更愿意信任别人;相反,如果彼此差异越大,越容易把对方划为“外圈人”,而更加提防。正如法国作家卡缪所说:“我们很少信任比我们好的人,宁肯避免与他们来往。相反,我们常对与我们相似、和我们有着共同弱点的人吐露心迹。”(Brewer, 2008; Buchan, Croson, & Johnson, 2002; Camus, 1993)同场加映:是什么把你带来我身边?心理学解释“吸引力法则”

此外,说谎有时也能增进我们对他人的信任,只要说谎者是为了我们好。Levine 与 Schweitzer(2014)研究显示:如果当一个人所说的善意的谎言有利于对方时,对方容易更相信他;而且在善意的谎言对双方都有利时(mutual beneficial),对方即便知道说谎者也从中获益,对方也仍然愿意相信他。

研究者认为,我们愿意去相信一个人,对那个人的行为或意图有积极、正面的预期,甚至愿意在这个人面前展现脆弱——这样的信任的建立,关键在于对方的言语行为背后,是否包含了真正的善意,是否包含了对我们利益的担忧和考虑,而不在于行为本身是否符合一般意义上的诚实。人们所感受到的善意,并不会因为它隐藏在谎言中就有所折损。


图片|来源

为什么信任对我们很重要

信任让人们更真实地展露自己,形成信任的正面循环

高信任度的人更乐于自我暴露;而自我暴露时得到的积极经验,也会让我们更愿意信任他人。在信任的人面前,人们会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情绪,而不是试图掩饰或压抑。在自我暴露后感到来自他人的善意时,人们会明白“他人确实喜欢真实的我”、“即使表达真实的自我,我也会被别人接纳”,于是更信任他人、更愿意表达自我,形成正面循环。推荐阅读:你会爱谁、谈什么样的恋爱,都有心理学根据

相反,低信任度的人会用各种方式掩盖真实的自己,而当低信任度的人被他人喜爱时,低信任度的人会认为“他们爱的只是伪装的我,并非真实的我”,为了继续被人喜爱,低信任度者只好接着压抑真实的自己,放弃真实地与他人交往的机会。

信任让人们在遇到冲突时倾向于正向归因

信任程度会影响到人们面对冲突时的表现。高信任度的人们在面对冲突时,对对方的归因比较正向。归因指的是我们对他人行为的解释。正向归因意味着当他人与我们发生冲突,我们会认为对方的行为总体而言是出于好意,而不是有意要伤害我们。就算我们因为冲突而情绪不好,对对方的评价也不会一落千丈。

而如果不信任他人,当遇到问题时,人们会选择回避冲突,表现出一种“虚假的良善(deceptively benign)”:人们不去尝试沟通来寻找解决方案,而是试图与对方保持距离,来保证自己不会受到冲突的负面影响。表面上,低信任度的人可以与对方维持和睦关系,其实内心对对方怀有隐秘的不满(Campbell et al., 2010; Rempel et al.,2001)。

所以,如果你发现自己和朋友、伴侣经常吵架,至少说明你们之间还是有一定的信任基础的。延伸阅读:“总觉得无法再爱人”想走出分手伤痛,你需要思考的两件事

面临困境时,信任让我们感觉自己更有力量

当我们遇到问题时,信任他人能让人们感到更笃定,更愿意承受风险。因为即使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或是情况恶化,信任者会相信自己能得到来自他人的帮助与支持,能有人陪着自己一起应对问题。而不信任他人的人往往感到孤军奋战,面对同样的问题,低信任者可能更虚弱、担心无法解决。

信任给人们带来诸多好处,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信任别人。那么,为什么信任那么难呢?


图片|来源

为什么信任别人那么难?

有些人确实不值得信任

有时,无法信任他人是因为我们遇见的人并不值得信任。如果一个人有下面描述的情况,我们在给予他信任时要小心:

  1. 出尔反尔、变更诺言。比如经常放人鸽子,或者否认自己之前说过的话。
  2. 言行不一。他对自己的描述与他实际情况不符。比如,他经常对别人说自己是个宽容的人,但你观察到他其实斤斤计较、非常记仇。
  3. 共情能力差。很难体谅、理解他人的情感,总是漠视他人的情绪,比如当你难过的时候,他会说“我真不明白你有什么好难过的”。同场加映:柚子甜交换日记|请别告诉我:“分手是你提的,你难过什么?”
  4. 恶意对待他人。比如无缘无故地说一个人的坏话。当你不在场时,也许他也同样会恶意地评价你。
  5. 无缘无故不信任你,认为你欺骗他。如果一个人总是怀疑你欺骗他,而你并没有。那么他很有可能是将自己不诚实的特质投射到你身上。人们倾向于用自己的情况来揣测他人,如果对方总觉得你欺骗他,很有可能对方经常欺骗他人。
  6. 其他人评价这个人并不值得信任。如果许多人都对他有一致的评价,且有具体的事例作证,则需要在和此人交往中更谨慎些。

并不一定要在大事上出现这些征兆才预示着此人不可信,相反,信任是在种种生活细节和小事中积累起来的。比如在一次一次的爽约中,我们就会形成对这个人不靠谱的预判。

如果对方没有上述问题,或者你普遍感到难以信任他人,核心可能是不信任自己。

面对可信的人迟迟不敢给予信任,表面上是不信任他人,实际上是无法信任自己。以下是不相信自己的两种情况:

不信任自己的价值

他们不相信自己足够好,不信自己值得被他人良好对待,所以总觉得人们都不喜欢自己、可能会伤害自己。即使对方给予善意,不信任自己价值的人也会怀疑地审视这份善意:“你为什么对我好?我明明那么差,你一定另有所图。”

人们之所以会怀疑自己的价值,可能是源于成长之初没有得到来自父母足够的爱、没能建立起对世界的信任。此外,除了早期经历,成长过程中的后续经验也可能会影响我们对自己的信任。如果在成长过程中,我们遭受来自外界的背叛和伤害,也可能在后续人生里形成对自己的不信任,例如青少年时期被朋辈霸淩,工作初期遇到打压人的领导、恶劣的同事等等。

不信任自己的能力

他们不相信自己对他人的判断力,即使他们决定相信一个人,他们的心中也会立刻跳出批评的声音,像是“你确定自己看人准确吗?”不信任自己能力的人往往有控制欲很强的父母。

在成长过程中,他们与他人的交往和决策受到父母的控制,没有机会锻炼自己对他人的辨别能力;即使他们试图按照自己的心意行动,父母也会贬低他们的能力(“你懂什么?听我的。”),或是在他们判断失误后冷嘲热讽(“就说了你不行。”)。逐渐地,他们内化了父母的评价,认为自己确实无法判断别人是否可信,且非常担心自己判断失误后,会遭受负面的结果,比如他人的惩罚和嘲笑。同场加映:《淑女鸟》教我的事:用别人的价值观批判自己,只是在暗示“我不值得”

不信任他人的人带着“黑色滤镜”,会导致自我隔绝

如果一个人不信任他人,在他和别人之间,仿佛隔着一层黑色滤镜,透过滤镜他看到的别人都是更恶意的,这幅滤镜便是认知上的扭曲(cognitive distortion)。比如,在面对他人的行为时,不信任者会“选择性的注意”(Selective Attention),他们会对他人的友善“视而不见”,而更关注别人对自己不好的、令自己失望的部分,更放大他人对自己的伤害。

同时,如果他们由于信任了他人而产生了有好有坏的经验,他们会更关注其中负面的经历,忽略积极的体验。比如他们会举很多例子证明自己因为信任而受到伤害,而当你和他们指出信任带来的美好经历时,他们会说“这不算什么”。

又比如,不信任他人者可能存在“读心术”(mindreading)的认知扭曲,他们总是猜测别人的想法,并在不求证的情况下,武断地认为自己的猜测即是事实。即使他人对他们并没有恶意,他们也可能会负面地解读他人的想法和行为,也许他人并没有想这么做。


图片|来源

如何建立与他人的信任

首先,你需要破除阻碍自己信任他人的负面信念。当你试着去信任他人却又不能够时,仔细感受一下,当时是什么想法阻碍了你,比如,有些人不敢信任他人,是因为觉得“一旦我信任别人,我一定会受伤”。试着用事实反驳负面信念。比如:“虽然我是错信过别人,但我身边确实有真正爱我的朋友,不是每次我信任一个人,都一定会有糟糕的事发生”,这样,我们能把负面、极端的想法,变得更客观、中性一些。

此外,试试寻找你不信任的根源。仔细回忆,是什么导致了你对他人缺乏信任感。是因为伤害你的父母吗?或者是由于过去朋友的背叛?当你找到不信任的源头后,你需要告诉自己:现在的你以及你周围人和环境,也许和当时已完全不同了。比如,当年你被父母伤害而且无法反抗,但现在你已经经济独立,对自己的生活有更高的掌控权;或者当年周围都是不友善的同学,而现在你身边围绕的更多是温和、善良的人们,等等。如果你觉得当年的伤害依然深深困扰着你,而你无法独自处理,也可以寻求专业咨询师的帮助。

我们还可以仔细甄选给予信任的对象。我们先要想清楚自己看重哪些信任的特质。比如说,有的人会信任那些在朋友们痛苦时给予安慰的人,因为这意味着安慰者可能善意地对待自己。在给予一个人信任前,先想想这个人是不是符合你的标准。

其次,有时人们存在一种误区,认为一旦信任一个人,就要把自己完全交出去,或是无话不谈等等。但事实上,你可以逐步地给予人们有限的信任。像是你可以先请他们帮个小忙,然后观察他们如何对待你的信任,是不是值得你进一步信任他们。同时,我们可以给予不同人不同的信任。例如,我们可以将秘密告诉一些人,而对另一些人我们虽然保守秘密,但可以放心地与他们合作。

今天的文章并不是想教大家无条件地信任每一个人,这种盲目的信任甚至会带来危险;而经过筛选、甄别后的信任更现实,也可能带来更长久的积极经验。

我们鼓励大家提起勇气,勇敢地尝试和锻炼对他人的信任。信任是美好的,在生活中我们总会遇到一些脆弱和痛苦的时刻,而“当我们能够讲述自己的感受时,它们就变得不那么沈重,不那么不安和可怕。跟信任的人倾诉能够帮助我们知道,我们并不孤单。”(Fred Rogers, cited in Shapter,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