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批评指责的世界,身边充满恶意攻讦的氛围,谁能感到不痛苦、焦虑及忧郁呢?

文|洪培芸

“同性恋就是死变态!”

他原本是轻快地走在路上,无意间看到路的另一端,集结了反对同性婚姻的汹涌人潮。他随即默默低下头,加快步伐,只想要赶快离开那个让他脚底发麻、打从心底发寒的现场。

从小到大,他的学业表现都跟弟弟一样,学校方面的事,不需要爸妈担心烦恼。他不用大人催促写功课,自己就会乖乖认分地写好写完,接着才去玩耍。到了青春期,他跟弟弟开始有些不一样了。最明显的不是外型及身高,也不是学校的表现,而是弟弟喜欢的是女生,他喜欢的是男生,也就是跟自己相同性别的人。

有天,不知怎么地,这件事竟然被爸妈发现了。爸爸怒不可抑,摔了遥控器,接着拍桌子大骂:“我没有这样的儿子,我们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人!”妈妈则是在一旁哭天喊地,不断说着:“一定是因为神明在惩罚我们,不然儿子怎么会这样!我不是这么教的啊,我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无论爸爸或妈妈,都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喜欢男生,以后交往的不是女朋友,而是男朋友。只有弟弟安安静静地不多说,因为弟弟也帮不上忙,年纪轻轻,人微言轻的他也不能多说什么。

后来他继续升学,出社会,进入职场。每间企业及公司的文化不同,不同产业及领域的氛围不同,有些格外保守,有些则能尊重不同,彼此包容。他发现他只能当独行侠,在偌大的公司里,没有他能轻松自在的地方。因为他发现,其实爸妈的反应并不奇怪,虽然很多人都说现在的社会开放多了,但其实并没有。

最早的他,中午休息时间还会跟着同事去员工餐厅吃饭,直到同事们谈论起对于同志的看法,有人这样说:

“我支持婚姻平权啊,只要我的孩子不是同志就好了。”

“我是没有特别的意见啦!只是觉得喜欢同性,应该不太正常吧。”

“这样人类怎么会有后代呢?绝子绝孙了吧!”


Photo by Clément Falize on Unsplash

同志的微笑忧郁

其实他从小到大听过的,比这些狠毒残忍的还要多更多。这些语言,包裹着贬抑的成分;这些思想,其实就是无法接纳同志,也是排斥、厌恶、反感,且视同志为异己的最好证明。

微笑忧郁的人,往往也是贴心细腻的人。他们不想造成别人的负担,不想让自己生活及情绪上的重担,拖累了别人,影响了旁人的好心情。所以,多数时候的他们看起来过得不错,各方面都有好表现,工作平步青云,待人总是和气圆融。在同志族群中,尤其不少人都体贴入微,跟他们聊天,往往比异性恋朋友更加细腻敏锐,让人感到温暖及被关心,贴心贴到心坎里。延伸阅读:“我今天完好无缺的在这里说话,非常幸运”台湾是亚洲对 LGBT 最友善?看跨性别者现况

然而长年下来,外界那些积非成是的观点,让同志族群活得愈来愈纠结,甚至还得忍气吞声。

雨果说过:“人们能抵抗军队的侵袭,但抗拒不了思想的入侵。”同志时常要听着这些恶意的谩骂、子虚乌有的揣测及莫须有的联想,每天听着反同族群的声浪,看着电视又播了罹病的相关新闻,他们彷佛被人无声指责着:“就是你们,都是你们!”

他们从小就不能告诉别人,而要把这个祕密埋藏在最深层的心里面,因为说出来不会只是“羞羞脸”这么简单的回应而已,而是会被贴上“死变态”、“不正常”、“有病”等标签,甚至产生跟疾病相关的联想,彷佛他或她有多么污秽,他们或她们的爱情必须要遭天谴。

可是,他们做错了什么呢?不过就是喜欢一个人,这么美好而纯粹的一件事。没有掠夺,没有坏心眼。他们只想要被社会接受,被家人祝福,能够爱得没有憋屈,同样享有爱的自由。

在同温层里好好生活,在舒适圈里怡然自得

现在很流行的几个名词,其中一个就是同温层,另外一个就是舒适圈。多数人对于同温层及舒适圈的观感都是接近负向,彷佛就是消极、不上进、井底之蛙的标签。然而,关于同温层,我突然有了新的感悟。

那就是:为什么人非得要离开舒适圈?为什么不能生活在同温层呢?

如果是为了能力的成长,瓶颈的突破,也就是把它定位在“学习”之用,还有破除长年迷思及因循思考的框架,那倒是无可厚非。可是对于微笑忧郁的族群,或是容易被射冷箭、遭人恶意攻讦的同志朋友们,应该要好好地待在同温层,因为那里面有能够懂你、关心你和支持你的人。

你无须孤身一人去跟大环境对抗。那些拒绝了解别人,无法尊重异己的人,会让你日益枯萎。

毕竟,生活在批评指责的世界,身边充满恶意攻讦的氛围,谁能感到不痛苦、焦虑及忧郁呢?行有余力时,再离开舒适圈、走出同温层,才能打造更大的舒适圈,创造更厚的同温层。

设定时间:不让感官超载,不让能量浪费

不够重要的人事物,请删除再删除,不要留下来。

改变大环境根深柢固的价值观及信念,需要时间及共同努力。那么现在的我们,就是认真筛选及过滤,可能影响我们情绪,折腾起伏,无法平静的刺激。

我们都知道要设下自己与他人的界限。坊间已经有非常多的书籍,都在强调人际关系里界限的重要性。可是能完全不接触,完全回避吗?当然不容易。所以,对于那些来消耗你能量,占用你心理余裕,耗用你心力、脑力及体力的人,你做不到最彻底的断舍离,那么至少要“设定时间”。

想想看,你打算也愿意开放多少时间,去听那些人说话,吐苦水。简言之,让他们麻烦你。还有,你准备安排多少时间,去接触可能让你不舒服的刺激。例如,必须去到一个不太欢迎同志朋友的社交场合及饭局。

当然,更好的是,你了解自己的状态,尊重自己此时此刻的需求,勇敢地表达自己的立场,进而说出:“现在我累了,你的事情我很关心,但目前我需要休息,或许过几天再说。”或者:“如果你准备好,要找出有建设性的解决办法,我们可以另外约时间;如果只是想抱怨,请找别人。”

不让忧郁堆积和蔓延,必须觉察到自己的感官,是否因为那些外在人事物的耗损而超载。不被过度耗损,你才有能量回过头来,看见自己、认识自己及照顾自己。

对付没完没了的吸血鬼,需要十字架及大蒜;面对耗损你能量及心力的人,需要真正的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