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能不曾想过,为什么从小,学校会要女孩子将自己层层裹着,只要露出一点点内衣,就会被当作不检点,而我们也曾经就这样接受,接受要对自己的身体感到羞愧、罪恶。

文|少女老王

遮盖欲念的小背心

除了头发,服仪规定里还有一项,就是要在制服上衣里面搭一件“浅色无图案小背心”,原因是白衬衫太透明,如果不再穿一件小背心的话会“很不得体”。

当时的我们还不晓得,所谓“穿学校制服的少女”是多少人的性癖、“若隐若现的性感”又是多少人类最深层、最赤裸的物化欲想,甚至为了正当化这股色念,擅自创造了一种女性就该把性征包紧紧的潜规则,若是稍有裸露就叫“引人犯罪”,被视奸、性骚扰乃至性侵,总是会有活该一说。

人类明明是一丝不挂地来到这个世界,但即将在女孩身上萌芽开花的部位,却都会“害人起邪念”。遮了一层,不够。遮了两层还是不够,只穿内衣太性感,透视感引人更多遐想。遮了三层,你以为够了吗?若是穿上像学校制服这样,被某些网站贴上有色标签的衣服,那对性犯罪者来说,反正最后都会扒光,越多层根本越兴奋。然而对女生来说,这个世界有很多声音觉得妳穿三层才表示“已经尽力”“是对方太坏”,只穿两层或一层就是“有意诱惑”“难怪会被害”。延伸阅读:打破性侵迷思:无论我穿什么,都不是性暴力的藉口

为什么对于女性的身体,犯罪者永远都可以有“误入歧途”的理由?

然而这荒唐的世界,对当时才出生十几年的我们来说还很遥远,网路还不普及,只知道这样的服仪规定穿起来很热,明明制服衬衫的材质已经很不透气、被包住的胸部也已经够闷了,到底为什么还要再穿一件?没有人发问也没有人回答,女孩们私下抱怨外也还是乖乖接受。


Photo by Joseph Chan on Unsplash

不过入学以后,这件规定要夹在内衣与制服衬衫之间的小背心,发展成了女孩之间的小心机。

所谓的小背心分为三种,第一种是类似爸爸汗衫的款式,宽宽的肩带与U字型前领相连,背后无聊的一整片背心,将整个身体裹得跟个老头子一样,这种穿了就是“俗气”,却也是大多女孩的选择。

第二种背心是采平口设计,两条肩带是细的,有的肩带还会采背后交叉式,巧妙地将背部与胸前的肌肤修饰出漂亮线条,这种,是受欢迎的女孩会穿的。

而最后一种就是“干脆不穿”,这种直接无视校规的霸气行为,一开始在青春期躁动的校园里是很流行的,那些在白色制服下透出的五颜六色内衣,在抹去个人色彩的无聊制服底下,就像挣脱了压抑的枷锁,绽放独一无二的锋芒,将一张张稚嫩脸蛋衬得自信满满。但在教官或老师的眼里,不穿小背心简直就像犯了淫荡罪,用“不检点”“骚”“很丑”等词语取代小背心,贴在十几岁少女的身体上,同时入侵了我们还在塑形的价值观之中。

我一向是第一类型的乖乖牌,但有次到校时才发现自己匆忙之间竟忘了穿小背心,率先冲上脸颊的血气全是恐惧,恐惧又升华为耻辱,转瞬再变成冷汗,从背脊开始冒,吞没我整个人。但因为马上就要到操场参加升旗,我只好先套上制服毛衣遮挡走出教室。由于每班升旗服装都是统一的,那天我们班全是白色制服衬衫配蓝裙,加穿毛衣的我在队伍里变得非常突兀,为了不让班级扣分,我只好躲进队伍中间脱下毛衣,放在脚边的草地上。

在晴空万里的蓝天下,国旗歌、国歌响起,老师、校长轮番上台报告校务,炙烈的太阳晒得大家双颊通红,我知道自己的上衣随着汗水浸润变得越来越透明,整个人也越来越焦躁,果然不用几分钟,羊水事件中的教官走近,雷达般的双眼准确地落在了我的胸前。

“妳的小背心呢?”教官拿笔敲敲我的内衣肩带,严厉地明知故问。

此时司令台上,校长正在颁奖给作文比赛得奖的同学。

“我忘了穿。”我小声地说,整个身子不由得蜷缩了起来,想尽可能地让内衣不明显一点。

教官摇了摇头,动手扯了我的制服上衣要看学号,随即在他的板子上记下来。

然后他确认了一次我的名字。

巧合的是,司令台上的司仪也叫了我的名字。

瞬间有上百只眼睛转向这里盯着看。

“在叫妳?”教官愣住。“妳得奖了吗?”

“对,”我小心翼翼地说:“好像是在叫我。”

“妳穿这么暴露,”教官生气地用笔再度敲着我的肩带,“上去领奖成何体统!”

随着司令台上的催促,越来越多人看向这里,我的头羞愧地低下来,这才看到草地上的毛衣。

“我可以穿毛衣上台领吗?”我像得救一样指着被我脱下的毛衣,却换来教官冷峻的目光,他蹲下,用两根手指拎起我的毛衣。

“这件毛衣,”我的毛衣在教官手上摇摇欲坠,上面还黏了几根草,“第一节下课再来学务处找我拿。妳就穿这样上去领奖,我看妳有没有羞耻心。”

就这样,我被推出了队伍,离开了人群保护色,走进由一个个班级群体排列成的迷宫之中。而为了隐藏身上这对被教官的笔重重敲击过两次的胸部,我的头越来越低、背越来越弓,视线里只剩下我加快的步伐。在催促声中跑起来时,胸前因为摆荡的动力拉扯出难忍的痛楚,每一下,都像在提醒我“裸露”。可是,我明明有穿衣服,我明明穿的是全套的制服。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上台领奖的,可是在那天之后,从小就惯性低头走路的我,视野便只剩下自己的脚及各处的地板。我妈不知骂过我几次,叫我抬头挺胸好好走路,我总以怕踩到狗屎为由继续逃避,渐渐地,我也开始成功说服自己,真的是因为怕踩到狗屎,才这样弓起身走路的,但路上真有那么多狗屎?

日子久了,我的背也开始跟着胸部同时隆起,有同学嘲笑我是“钟楼怪人”,从此严重的驼背跟脊椎侧弯便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至今仍未痊愈。

几年过去,迈向成年的我一直有个疑问:到底为什么制服要做得如此透明,让那件小背心成为必要之存在?小背心真的只是要遮住内衣那么简单吗?还是,那其实是引导女孩养成自责意识,甚或是满足某些大人的欲望?

直到出社会后我才明白,有多少职场对女性的态度,轻薄如那几近透明的制服衬衫,而穿着上的种种限制正是各种形式的小背心,意图筛掉一些与“奶”有关的物化与歧视。只是为什么,我们明明已经穿得比男生还多了,却从来不会有人开鸡鸡上位的玩笑,但是女生那缠了又缠的胸部,却往往被简化成事业顺遂的唯一理由?延伸阅读:性别快讯|穿着运动内衣也不行?美网女球员更衣遭警告,主审引众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