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虽然会影响环境,但却是必须的行为。从原料的种植,加工,运送到贩卖,梁又平如何下功夫,力求环保?

创业无非是有话想说,有理念想实践,有些什么想证明。第一次见到梁又平是在前往印度的机场,她纤细的身躯扛着两个又黑又大的沈重背包,浅浅一笑说,这是帮印度朋友带的。而后才知道,她早已周游列国多年,把旅行之际迸发的灵感聚合为现实。

梁又平 2008 年以西部非洲花布创业起家,时至今日,台湾市面上依然鲜少见到和非洲相关的创业主题。自助旅行还不那么盛行的时代,她早已勇往直前,深入未知的非洲大陆。

那时又平法文系毕业后,在法国留学时遇见法国植物染艺术家 Nicole Lamarche,一位富有实验和冒险精神的女性。

又平自嘲,遇到 Nicole 之后,整个人生就像“坏掉”一样,无法再像求学时一路按照父母的期待过着一路直走到底的人生,她开始看见“正规”之外的可能,走上想都没想过的生命探险。

她随着 Nicole 在西非国家喀麦隆城市杜阿拉的妇女组织当志工,突然萌发灵感,请当地妇女用传统的喀麦隆花布制作成适合自己身型的洋装。当时台湾市面上民族风的衣物都是印度风、中东花纹,非洲的大花布十分少见,在台湾推出引起许多人的好奇与关注。

后来获得机会进驻西门红楼,就此创立了自己的公平贸易服装品牌——洋嘎 YOUNGA,这对又平来说,是个人理念的实践也是实验。她想从创业之中证明,做自己喜欢的事,同时也可以帮助别人。推荐阅读:十家异国手作品牌盘点:你能爱地球,也能让生活有质感


图片|洋嘎 提供

她的确证明了自己,创业后赚到钱、员工人数增加、开了分店,事业正值冲刺有成之际,熟客的一句话让她不得不停下思考。

“你们这些花布说是从非洲来的,实际上是从中国来的吧。”一天熟客突然上门,说了这句话。

又平回头检视从西非进口的布料,才想起布料堆积在仓库过久时产生的刺鼻味,以及有时触碰到布料时肌肤的刺激感。回追源头才发现,许多非洲布料工厂因中非贸易的影响而倒闭,当地还存活的产业链老早为了效率和成本上的考量,改用中国大陆便宜却品质堪忧的化学染剂。

原本想要帮助非洲妇女社群的热情被浇熄,创业的理念受到极大挑战——已经入库的布料该怎么办?这种化学布料势必会越来越多,是否该继续做下去?延伸阅读:让设计师告诉你,为什么时尚就是“反环保”的产业

暂停是重生的起点,被迫转向“整体思考新学习”

有趣的是,此时又开出了一条岔路,又平获得龙应台基金会赞助游学欧洲生态村。这趟游学之旅,打开她另一层视野。以非洲织品为业时,想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公平贸易,游学生态村时期则是开始学习“生态与人的全体为考量”。

又平来到“义大利达慢活生态社区”,这个社群常在思考的是:“从个人、群体到环境,生命就是一张无量的网络关系,当我们的生命的意念与行动,包括吃饭、工作、生活,我的行动会为整体(同时也包含了我自己)带来什么影响?我如何在所有的关系里创造和谐? ”


梁又平来到“义大利达慢活生态社区”,学习“生态社群经营”。图片|梁又平提供

她总在村民开会时看到一张空着的椅子,有天好奇地问,这张椅子是给谁的?为何总是空在那里?

“那是地球的位置。”村民说,“地球是我们的家,也是我们的家人。”开会时为地球留个位置,提醒他们思索每个行动将如何影响在场的每个生命,包括地球本身。

在城市里创业多年,远离了大地。这次回归自然,似乎把当年的初衷看得更为透彻。若说创业是提供社会问题一个解法,她想为多元交错的现代社会提供一种与自然共同创造的生活思考与可能。

“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

因缘际会之下,又平收到了一批来自寮国的手工织布。

大多数的人对于寮国有什么并不熟悉。寮国没有邻国泰国的鲜丽,没有像柬埔寨雄伟的吴哥古迹,美食与美景也不若越南知名,就连村上村树的旅行散文集《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也可以从文中略窥一二,即使是日本人,对于寮国也相当陌生。推荐阅读:小确幸是自由起点!读村上春树《你说,寮国到底有什么》

初次接触寮国原棉手织布料,又平非常不习惯,布料摸起来粗粗的,密度及织线间的间距都不像我们一般市场习惯的、工厂机器织岀的质地。

奇妙的是,寮国布料虽超出又平的头脑认知范围,身体的体验却很直接,“披上手工的原棉织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充电滋养。”那是种类似吃进纯净食物、喝到干净水的感受,身体意识到,天然的布料就像是天然的食物和良药一样支持、保护自己。

或许就是寮国的陌生不起眼,许多人认为寮国什么都没有,让这个国家得以远离西方工业开发,保留与土地共同创造的生活方式,维持世间难以寻觅到的纯净质朴。

一切有如顺水推舟,又平再次看见内心对纯净的想望,想让更多人看见纯净的价值,宇宙就递上纯净的织布给她。

当你寻回了初心,路的尽头终会有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