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段关系、婚姻、家庭生活之中,男性若积极参与,能够带来多大的改变?带你从修杰楷的每个小行动中,看见男性参与的影响力。

他说,爱一个人就是爱她的全部,连过往一并爱下去。

他不认为年龄的差距有何值得害怕,他想得很简单,爱也应该要如此简单——我爱上一个人,想和她携手共度人生,想要未来人生的每个时刻都有她参与。

他是修杰楷,2018 年与同为演员的贾静雯步入婚姻,他们相差九岁,媒体在旁喧哗,说相差九岁的姐弟恋该如何维系,说和一个离过婚的女人结婚很有勇气,他只回应:“她其实要付出的事情,是比我更多,我没什么好害怕,就是真心爱她,然后喜欢她,跟她一起生活。”

在一段关系、婚姻、家庭生活之中,男性若积极参与,能够带来多大的改变?带你从修杰楷的每个小行动中,看见男性参与的影响力。

 

参与家庭事务:我们家没什么大事,小事我来,所以她不用管事

两人曾在 2018 年一起上节目《佼心食堂》,谈家庭经营,谈夫妻相处。外界才得知,修杰楷在家中主要负责厨房相关家务,举凡买菜、挑菜、烧饭等,他都一手包办。“我喜欢逛市场,而且觉得自己煮的比较健康,至少你知道食材从哪里来。”重视家人健康,愿意参与家务分工,男性参与,让家庭功能更能完整运作。

回到节目现场,当下两人分享着家务分工,主持人黄子佼打趣说道:“反正小事都是修杰楷(负责)啦!”而修杰楷接着回应“但我们生活中没什么大事,都是小事,所以她不用管事。”虽是玩笑谈话,但仍能从修杰楷一席话间看出他的高度参与和意愿。

根据中研院对台湾家庭展开长达 20 年的研究结果显示“无论妻子有无工作,丈夫做家事的时间都差不多,代表家务分工仍存在着性别差异。”在大部分家庭里,男性参与家务的比例并未因女性有工作而有明显改变。

而在修杰楷与贾静雯共同建构出的家庭里,我们看见,只要在家庭里,大家都需要负担家务责任,不分性别。两人的作法,或许值得我们省思该如何分配家务,一起互相体谅,互相配合的相伴扶持。

参与子女养育:小孩不是妈妈一人的责任

关于教养观念,过去修杰楷在接受《亲子天下》专访时则提到自己对育儿琐事瞭若指掌,并说到“我是她父亲,如果不会这些事情不是很奇怪吗?”他认为爸爸参与育儿分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2018 年,夫妻俩带着女儿咘咘与 Bo 妞参加实境节目《妈妈是超人 3》,节目中可看出两人其实拥有截然不同的教育观念,一个谨慎细心,一个放飞教育,虽然个性不同,却也总能互补。节目中,修杰楷在母亲节当天主动提出让贾静雯休假一天,自己负责照顾两个女儿,起先贾静雯还不愿意,直说自己会想孩子。但修杰楷坚持并鼓励她“妳今天想做什么就去做”。贾静雯也在他的鼓励之下和朋友来了场好久没体验的惬意下午茶。

于是在他们身上,我们理解养育孩子从来不是妈妈一人的责任,孩子是一起生的,便没有独自扶养的道理。你累了我帮忙,我倦了你协助,家务分工如此,子女养育也是。

男性参与,有机会发挥家庭多元功能

2020 年三月,女人迷发布“2020 年女性影响力调查报告书”问卷,搜集近千位读者对女性在个人、职场、家庭层面的处境及看法,而被问起“期待何种家庭样貌”之时,有 92.7% 读者皆认为“期待与另一半共同承担亲职责任”是最值得在意的教养重点。推荐阅读:2020 年女性怎么看自己?女力调查:近四成职场女性没有获得成就感

因此,或许可以延伸思考,若和另一半共同承担亲职责任,是当代女性最关注的教养重点,是否表示现况并非如此,才导致有九成受访女性皆希望能与伴侣共同承担责任呢?

在同份调查报告书里也提到,当代女性对家庭的满意度为 6.06 分,有孩子的女性认为自己分身乏术,没有自己的时间,也习惯自我咎责;没有孩子的女性则认为自己与原生家庭的关系紧张,不知道如何进行有效沟通。而在 2017 年,安海瑟薇也曾在联合国演说中呼吁各界重视双亲产假的重要性。全文请看:男人该有产假!安海瑟薇的联合国动人演说:“解放女性束缚,也要解放男性束缚”

她提到:

我们需要重新定义男性角色,并且赋予他们承担亲职的途径。为了要解放女性束缚,我们同样也要解放男性束缚。女性应当肩负家务责任,是非常固着的性别刻板印象,不仅加深对女性的歧视,也限制男性参与及男性与家庭成员的互动与连结。

就我看来,有薪产假不仅只是中离职场,更是让我们握有重新定义性别角色的自由,我们能够重新选择如何投资时间,并且建立新的,正向的行为循环。

我们相信,家庭模式是会被世代复制的,而当我们这个世代开始建立男性参与的观念,让所有家庭成员负担同样的家务重量,或许有机会减轻女性被赋予的传统期待,也能有机会舒缓原生家庭的紧张关系。

我们期待,未来可以不用特别强调“爸爸育儿”的重要性,而是父母/父父/母母都能参与其中,完整家庭的样貌,进而成为全然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