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明川下篇,谈中年人的焦虑与压力,其实不亚于年轻人。

专访上篇:与忧郁症相处 20 年,专访李明川:我曾觉得“让别人失望”是很不道德的事

中年人对于“做自己”的焦虑其实不小于年轻

现年 45 岁的李明川,正在经历中年时期,也有过所谓中年焦虑。

在新书《晓花事─李明川的疗愈系花艺》里他曾提及:“中年危机是我从没想过的人生课题,尤其是看似一帆风顺的职场生活,我总以为那只是一种有志难伸的心理状态。”随着网路兴起,娱乐生态改变,李明川的中年焦虑看来不是个短暂的插曲。推荐阅读:中年欧巴桑的告白:我们还活着,时尚别放弃我们

造型工作锐减之时,让他有了更多时间与精力去留意造型以外的事物,而他选择了“花艺”。谈起与花艺相遇的过程,他分享:“当时我失眠状况很严重,每半个小时就醒来,凌晨没有地方可以去,我偶然得知花市四点就开了,所以就去花市晃晃、买花。以前我不喜欢花,我觉得花很浪费,而且花若死了,我会感到自责,我会觉得自己没照顾好它,是我的问题。与其被这个问题烦恼,不如不要接触花,我就不会责备我自己。”

但跨出第一步,理解花艺以后,李明川逐渐从学习插花的过程中感到疗愈,也能从另一个角度看到花开花谢。“花的生命力就跟人一样,会有盛开与凋零,这些都是自然现象,我不需要感到自责或生气,也可以更放宽心去接受每件事。”

花艺让李明川走过 40 岁前半部的低潮时期,但仍有许多中年人面临家庭职场夹攻的状况。对此,李明川提出观察:“除了像三明治一样被夹在中间,中年人容易被忽略的现象就是:其实比谁都无法做自己。”三十岁过后,经历过职场风霜,也看过社会险恶,人们越来越懂得包装自己,掩饰自己。这个时候要重新谈起做自己,是极其困难的。

“建构出来的自己,没办法让中年人好好表现内在,这是社会需要去重视的议题。尤其在网路发达的世代,很多人在社群媒体上表现的很美好,觉得只要讲久了就是真的,容易让人感觉加倍空虚。”李明川就自己、身旁友人、粉丝的经验归纳道。推荐阅读:治疗师谈中年无感婚姻:结婚多年后,相爱更要下功夫

而关于要如何让中年人拥有做自己的底气,李明川则提供了很实际的建议:“最大的问题在于收入,收入高低决定你可以做多少自己想做的事情。”财富自由的中年人,能够从容面对职场困境,不用因为经济压力委屈自己,也有更多余裕去思想除了赚钱、维持生计以外的深度问题。

李明川,投入造型工作 20 余年,在中年之时陷入危机与焦虑,忧郁症也再度干扰生活。此时的他,透过以下三种方法度过低潮,让真实的自己得以获得释放与疗愈,与你分享他的三个心法,相信你也可以与情绪好好相处。

  • 低潮来袭时,去理解自己低落的原因,并且做好旁人可能不会理解的心理准备。
  • 忧郁症不可怕,尤其是当你愿意正视、面对、与之和平相处时,更没有什么好怕。
  • 步入中年后,财富状况决定你能有多少程度的“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