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川,一直被大家认为充满活力。但众人没看穿的是,谁能够 24 小时精力旺盛,当颗永远炙热的太阳?他是如何与忧郁症相处,又是如何透过彩妆、造型、花艺等方式疗愈自己?

李明川,萤幕形象始终正面,笑起来也是正好露出八颗牙的半月笑容,任谁看了都觉得他乐观开朗。

2020 年 3 月,他在节目上揭露自己曾陷入忧郁低潮,旁人说忧郁是因为不知足,他笑而不语。他一直被大家认为是充满活力的明川老师,但众人没看穿的是,谁能够 24 小时精力旺盛,当颗永远炙热的太阳?推荐阅读:忧郁症是因为不知足?有时候,我们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会好起来

“其实我 24、25 岁左右,就确诊忧郁症了。”

刚出社会,李明川便被医师诊断确诊忧郁症。早在步入中年以前,他就已和忧郁症相处多时,“因为我害怕让别人失望,所以从小大到都在符合别人的期待。”在意别人的眼光,害怕让身边的人失望,成了李明川一步步成为明星彩妆师的原因,也让他蒙上一层忧郁情绪。

他如何与忧郁症相处,又是如何透过彩妆、造型、花艺等方式疗愈自己?为你专访李明川,谈忧郁症与中年焦虑。

我觉得“让别人失望”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

“小时候,我就长得白白净净,大家会觉得你家境好、成绩优异、是个乖学生。”李明川的外貌压力,其实从小就开始建立。

当所有大人都觉得他成绩好,是个乖宝宝,未经世事的孩童要如何为自己辩驳,摆脱标签与枷锁。他别无他法,只能尽力去符合没来由的期待。“我觉得让别人失望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因为我们都活在群体之中,所以每个人对于另一个人、某些事情都是有所期待的,我好像要让自己去吻合那个期待,才是 right way。”

前方有人指引,告诉后方来者某条路才是可行之路,甚至都帮你把路铺好了,岂有不配合的道理?李明川在“大人”的期待与引导下,走上一条为别人而活的路。匍匐前行 25 年,他成为彩妆时装产业内的佼佼者,却反倒对自己失去信心。

“近一两年以来,我觉得我的工作没办法满足我,所有的项目我都会了,我不需要准备。可是不用准备,我就少一种踏实感。”李明川是能把兴趣当工作,又能把工作做成兴趣的那种工作者。当现有的工作领域已然无法获得新知、新收获,他顿时感到空虚。“当大家越说我做的很好,我越觉得我做的不好。因为以我的经历,我不可能做不好。每次收到别人的称赞,我心里只会觉得我的表现是应该的。工作努力是应该的,不应该拿出来说嘴。”

李明川的心态,正是典型的“冒牌者症候群”。临床心理学家洁萨米.希伯德(Jessamy Hibberd)曾在《冒牌者症候群》一书中如此定义:

你在很久以前认定自己是冒牌货,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找理由强化这个观念,无视其他一切冲突的资讯,对自己怀有强烈的偏见。这份不可撼动的信念,正是你无法向前迈进的最大原因之一。你有一大串贬抑自己成功的理由,像是:我只是运气好或误打误撞/因为他们喜欢我,只是礼貌性说说场面话。

长期否定自我的态度,也让李明川早已确诊的忧郁症再度找上门来。

我会想像,有台车朝我开过来,然后把我撞死

“这几年会比较常胡思乱想,最大的关键是因为闲。”李明川过去的造型师生活,是“忙到没时间”的最佳写照。一年 365 天全年无休,连除夕也不放过。然而随着名气越来越响亮,越是细小琐碎的工作就越不会找上李明川。“现在就算我喜欢化妆,杂志社的小单元也不一定会请我去化妆。”

工作量减少、长期否定自我,让已经能够和平相处好一阵子的忧郁症再度往自己身上反扑。“自从确诊以来,我其实是很享受生病的。我对声音很敏锐,很害怕各种声音,但我听着汽车的声音,就能感受到它从那一头开过来,我想像车子会过来把我撞死,因为我想像中的画面很美。而当声音越来越远,我才会突然意识:咦,它开走了吗?”

极度悲观到“浪漫”的死法,许是李明川随着年纪增长后才领会的体悟。他能坦承自己是忧郁症患者,也不避讳谈论死亡,他甚至连“美美的死法”都已经想好了。谈起自己是如何与忧郁症共处时,他提到:“忧郁症就像感冒一样,当你的心理素质比较差、免疫力差的时候它就会来,我的心态就是,可以呀那你就进来坐坐吧!看你要坐沙发?还是坐餐椅?还是要躺下?都可以啊。”语毕,他挥挥手,做出欢迎光临的手势。

既然都解决不了,不妨就去享受病痛为自己带来的独特体验。自从公开自己有忧郁症后,李明川也经常收到粉丝提问,谈起能给忧郁症病友什么样的建议,他认为首要条件是必须找出病源。“你要知道自己的病头是什么,而且要有心理准备,跟身边的人分享的时候可能会碰壁、或不被理解,但即便如此,你还是能够分享,能够在需要的时候寻求协助。”推荐阅读:“每一次发病,都要花两倍力气面对生活”一个忧郁症患者的自白

“要知道,忧郁症不会痊愈,试着去跟它相处,让它自然的发生,不要害怕。”也许他没说完的是,不要害怕,我也在这。

专访未完待续,请接续看:看似什么都拥有?专访李明川:中年人,其实比谁都无法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