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永鋕离世 20 年,《性别平等教育法》施行 16 年。这期间,并没有让台湾社会彻底反省“厌恶女性”的本质,依然将娘娘腔视为有“缺陷”的男性。

性别、命案与法律

站在 2020 年的今日,回望与“性别”有关的“法律”,时常是因一个又一个人牺牲生命所换。然而,这样的代价之大,大到让人无法说出“这些人的牺牲是值得的”。


性别、命案与法律。图片|本文作者制

彭婉如与《性侵害犯罪防治法》

1996 年,时任民主进步党妇女部主任的彭婉如积极为台湾女性争取参政权。11 月 30 日,她南下高雄为即将表决的《妇女参政四分之一保障条款》彻夜奔波,并在当晚搭乘计程车回下榻饭店后,从此失踪。直到 12 月 3 日,被人发现她陈尸在高雄县鸟松乡(今高雄市鸟松区)工厂的芭乐园里,遭全裸弃尸,身中三十五枚刀伤,甚至右眼眼球被挖掉,其下体处发现分泌物,疑似生前遭计程车司机性侵杀害。延伸阅读:彭婉如逝世纪念:因为她,搁置两年的性侵害犯罪防制法终能通过

彭婉如命案成为台湾“妇女夜归路”的脚前之灯与路上之光,立法院也在 1996 年 12 月 31 日,三读通过搁置两年的《性侵害犯罪防治法》。

毕安生与《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

2016 年,国立台湾大学法籍讲师毕安生和同性伴侣曾敬超共同打拚、携手度过 35 年。曾敬超于癌症病逝前曾找律师处理财产,想将两栋公寓、汽车等财物都给毕安生养老,却因两人无婚姻关系,终究无法继承。没了爱人、没了房子,失去一切的毕安生在 10 月 16 日于台北市文山区的木栅住处坠楼身亡。

毕安生命案引起各界关注同志婚姻权益,同时让台湾同志族群等待超过一甲子的婚姻权《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亦即,同婚专法)在 2019 年 5 月 17 日(国际不再恐同日),由立法院三读通过。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

叶永鋕与《性别平等教育法》

2000 年 4 月 20 日早上,就读屏东县立高树国民中学三年二班的叶永鋕同学在上第四节音乐课时,提早于下课前几分钟上厕所,后来被发现重伤卧倒血泊中,脑部受重创,送医不治,于隔日(21 日)凌晨 4 点 45 分去世。今年(2020 年)是叶永鋕逝世 20 周年,他过去长期因阴柔的性别气质(亦即,娘娘腔)遭同学欺负、施予暴力,甚至强行脱裤来“验明正身”,以至于他不敢在下课时间上厕所。虽然表面上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更二审宣判三位学校行政主管(校长、总务主任、庶务组长)因业务过失致人于死,各判处五个月、四个月、三个月有期徒刑,得易科罚金,但实际上叶永鋕的死因是校园性别暴力。

叶永鋕命案,促使立法院在2004 年 6 月 4 日三读通过《性别平等教育法》(原身为《两性平等教育法》)。


《拥抱玫瑰少年》。

当往事变成未来:玫瑰少年的梦魇不曾远离

叶永鋕离世 20 年,《性别平等教育法》施行 16 年。这期间,并没有让台湾社会彻底反省“厌恶女性”的本质,依然将娘娘腔视为有“缺陷”的男性。

2011 年,就读新北市立鹭江国民中学一年级的杨允承被同学嘲笑“娘娘腔”,因而不敢上学,最后跳楼自杀身亡。他在千字遗书里写道:“我试图找方法抒压,但无论看小说、动漫、听音乐、画画,都不被认同,最后演变成消极自残或睡觉,更加封闭自我,最后甚至放弃一切选择消失。”“即使消失会让大家伤心,却是短暂的,一定很快就被遗忘,因为这是人性。”

2016 年,吴宗宪在三立都会台主持的综艺节目《综艺大热门》“拜托你 Man一点!”单元,请来由女艺人与网友共同票选出最“娘”的八位男艺人上节目,并批评他们没用、嘲笑他们不男不女。作为女性表率的曲家瑞甚至在节目里以“娘”消费、攻击他人!女性若否定男性身上的阴柔特质,不就等于否定自身?因为娘娘腔遭歧视就是贬抑女性气质的具体展现。延伸阅读:综艺节目“最娘男艺人”票投?玩笑背后有真实的“叶永鋕”们

2018年,曾献莹领衔公投第11案,反对《性别平等教育法施行细则》第13条的“同志教育”,包括性别光谱、多元性别、变性、男与男、女与女等内容。投票结果通过,重重反挫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十几年的耕耘。最后,教育部修法把“同志教育”四字删除,改以“认识及尊重不同性别、性别特征、性别特质、性别认同、性倾向教育,及性侵害、性骚扰、性霸凌防治教育”。下一代幸福联盟持续批评教育部“换汤不换药”。

2019年,北台湾唯一一间有性别研究所的世新大学发生性别歧视案件。吕姓男大生在凌晨上厕所时遭柯姓男大生恶意关灯。柯姓男大生甚至闯入吕姓男大生的宿舍房间呛“像个娘娘腔一样的活着!”“怪胎!”“垃圾!”等性别歧视字眼。吕姓男大生将霸凌过程录影搜证,放上网路,引发社会一片舆论哗然。

谁来接住玫瑰少年们?

虽然我们一直重蹈覆辙,但是台湾能成为亚洲第一个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国家;相对于邻近各国,我们的性别环境也相较友善,这些或许都和大众及流行文化的能见度有关。

2019年,第30届金曲奖,蔡依林以《玫瑰少年》获得流行音乐作品类“年度歌曲奖”。金曲奖评价该歌曲:“在婚姻平权的议题于今年稍微落地之前,《玫瑰少年》陪伴许多人度过艰难时光,当流行音乐与年度事件连结,故事得以平易近人且完整。”

蔡依林手持金曲奖座,站在颁奖舞台上说:“叶永鋕提醒了我,在任何情况我都可能成为某种少数,所以我更要用同理心去爱任何我身边的人,这首歌献给他,也献给所有曾经认为自己完全没有机会,没有选择的你,你一定要记得选择你自己,支持你自己。”《玫瑰少年》为任何一具生理性别与性别气质不同的灵魂,打一剂强心针。


纪念叶永鋕(1985 – 2000)。图片|“不一样又怎样”纪录片-叶永鋕篇

看娘娘腔是不正常的人本身就不正常

《性别平等教育法》第一条即开宗明义告诉我们:“为促进性别地位之实质平等,消除性别歧视,维护人格尊严,厚植并建立性别平等之教育资源与环境,特制定本法。”但对于每一个因“性别”仍在受苦受难甚至走上绝路的人,都在提醒我们的努力还是不够。

本文作为一篇回顾,从有关性别命案的法律谈起,并反思叶永鋕逝世 20 年间,台湾社会依然存在娘娘腔歧视的几场梦魇。扼要回望过去以作为将来的提醒,同时希望往事不要再成为未来。娘娘腔并非问题根源,将娘娘腔病理化、偏差化才是要改变的观念。我们不能只是手摇着尊重旗帜,却继续使用言语、暴力对待每一个跨越性别规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