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问朋友“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其实有些事情可以交给别人做,有些责任,可以不需要自己扛⋯⋯有时候软弱一下也没关系啦!”“如果你不勇敢,没有人会替你坚强。”他对我说,而我一时语塞。

前几天,花编我跟一个朋友去某个远方买沙游物件。从认识他以来,我就觉得他是一个非常“敢”的人,每次有什么困难他都孤军奋战,每次我担心他这样做太冒险的时候,他总是无惧上前抵挡,不怕遍体体鳞伤。他就像是一个孤独的骑士,很难让人靠近他的内心,连掉眼泪,都在 0.5 秒内收回。(你有认识这样的人吗?)

太勇敢的人,其实是怕麻烦别人

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其实有些事情可以交给别人做,有些责任,可以不需要自己扛⋯⋯有时候软弱一下也没关系啦!”

“如果你不勇敢,没有人会替你坚强。”他跟我说,我一时语塞,感觉这句网路上流传的话,也蛮有道理。

“你想要有人替你坚强吗?帮你挡个雨什么的?我今天有带雨伞。”

“我自己有带雨衣,而且随时都穿着,这样子就永远不会湿掉了。”我觉得他说的不只是身体,也是眼角和心灵。

“可是穿雨衣很闷耶!”我是个很讨厌穿雨衣的人,所以这样说。

“自己痛苦,总比造成别人的麻烦好。”我本来想跟他说“我愿意被你麻烦”(有没有很暖)。

但后来想想,一方面太矫情不像我,另一方面我也在思考:帮忙他究竟是我的需求,还是他的需求?

龙猫和小梅


图片|作者提供

然后他在货架上看到了这只龙猫和小梅,他尝试把小梅立起来,但小梅背后(磁铁)太重,根本立不起来。后来,她把小梅靠在龙猫的肚子上,就这样依偎着。
“龙猫的伞好小,这样还是会被淋到啊!”我说。推荐阅读:“我很不会安慰人”当身边的人低潮,其实你不需要“回应”

“她不怕被淋到,她自己有穿雨衣。她只是需要一个可以让她靠着休息的地方。”他说,我忽然懂了什么⋯⋯(懂的人可以留言说看看)。

列车上的依靠

回去的路上,车程很长,旅客很少,像是神隐少女的的列车一样。我一边写论文,他一边累得靠在我肩上睡着了。回到台北,我的右肩有条长长的口水痕迹。

“诶,你刚刚睡得跟猪一样,超靠背的!你看我的极度干燥外套!”(指口水痕处给他看,口水都“极度干掉”了⋯⋯)

“哈哈,我不是靠背好不好,我是靠肩。诶,我珍贵的口水可不是人人都可以获得的,肩膀上的可是传说当中的龙涎啊,用来强化武器⋯⋯”那我们就进入游戏的世界了。

他虽然语带搞笑,但我其实知道,我们之间有一些什么在改变跟发酵(此处应有本)。

“就算大雨让这个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下车的时候我们一边唱着,雨超大,他真的从包包里面拿出雨衣。

“不用啦,就跟你说我有雨伞。”(开伞中,结果伞骨脱钩了⋯⋯)

“你那什么破伞,你看都坏掉了。用我的吧!”

于是我们两个人舞龙舞狮一样,把雨衣放在头上,冲上计程车。大雨从头上砸下来,可是心里面却有一种欢乐跟温暖,慢慢扩散开来。

原来最贴近的关心不一定是拥抱,有时候仅仅是彼此依靠,就不会被寂寞绑票。

你也是一样。


图片|作者提供

心理学抱抱

我记得另外一个朋友阿猛曾跟我说,他从小在一个没有爱在家里面长大,所以对他来说,家不是家。当他谈到自己的心情或感受,家人总是嗤之以鼻,叫他不要想太多,可是家人自己也有非常多剧烈的情绪,久了以后,他习惯把自己的心上锁、戴上防护罩,任何的家人都无法进入他的城堡。

“但说了也没有用、也没有人会懂,那我为什么要说?”

我一开始以为,要帮上他的忙,就得先帮他把防护罩脱掉;但后来发现,这个防护罩也帮他走了很漫长的人生,用心理学来说就是所谓的“症状的功能”(Symptomatic function),强制拆除他的防护罩只会让他更不舒服,或许他需要的只是简单的支持。

就像文章一开始谈到的那个跟我一起去买沙具的朋友,防护罩已经陪他很长的日子,需要的不是名雨衣而是有一个人可以让他休息靠靠。用心理学概论 Int to Psychology 要的是“情绪支持”,而不是“工具性支持”。当我发现阿猛要的只是有人听他靠背,我发现这种“刚刚好的关心”,而让他有“家的感觉”。

只要有爱,便能成家

或许你无法改变你朋友过去原生家庭的困扰,但你要付出如果刚刚好,你就有可能变成他的一种依靠。而如果你就是那个很像阿猛的人,也不需要脱下噢耶,只要在你需要的时候,找一个地方好好休息。推荐阅读:别急着给建议!安慰朋友安慰到心坎里的六准则

就算自己有雨衣,还是有被撑伞照顾的权利。你并不需要把雨衣给脱掉,你还是可以找一个人靠一靠(背),或许,你就可以在这样的陪伴里,找到你的家、你的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