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事件,可不可以被拿来开玩笑?让我们用喜剧演员 Daniel Sloss 的表演《Daniel Sloss:X》带你一起反思。

世上有什么东西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吗?根据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的定义解释,“笑话”指的是一件藉由说或演的方式,让人发笑的事。因此,只要能让人发笑,那么在定义上就足以构成一个成功笑话。

近日喜剧演员博恩于 3 月 26 日上传了《【博恩站起来】博恩被强奸的故事》的脱口秀片段影片,又于 3 月 28 日上传《【博恩站起来】真・博恩被强奸的故事 ( 完整版 )》。在第一支影片上传后,女人迷也以〈嗨博恩,你可能等不到骂你的文章,这四个性别小辞典,我们想送给你〉、〈当博恩谈“一段男性被强奸的故事”:笑完之后,你让观众带着什么离场〉等文回应。

而后社群开始讨论,性侵是否能拿来开玩笑?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先不直接下结论,想透过另一位喜剧演员 Daniel Sloss 的表演《Daniel Sloss:X》带你一起反思。

因为那有毒的男子气概,让我除了暴力以外没有其他解决办法

当你发现你最好的兄弟之一,不但性侵了别人,而且对象还是你的朋友。你会怎么做?我的第一反应甚至不是激动,出于我那“有毒的男子气概”,我只想找到他,把他的头压在马路上踩,直到把他踩死。那才是教科书般的正义。如果你念的是俄式教科书。

就在我准备要去揍他时,我那位女性朋友说“噢,得了吧,你不能去。如果你打了他,你就是让他变成受害者。”我说,那我这一股脑的怒火要如何发泄?她回应我,对啊,那就是我的感觉,你现在懂了吧。我说,吼!好吧,那我就回我的角落里蹲着好了。有事妳再叫我。喔对了,这里的 WIFI 密码是⋯⋯?


图片|微博截图

性暴力事件若发生在周遭朋友身上,你会怎么做?根据 Daniel sloss 的说法,多数男性会感到愤怒,想用暴力解决。但仔细想想,这样就能解决问题了吗?这样能避免更多人受害吗?以暴制暴能够解决的事,从来都只有怒火,而不是真正的核心问题。

父权体制赋予男性的“男子气概”想像,更容易让男性在面对问题的第一时间想到用暴力或“有气魄”的方式来解决。

因此,有毒的男子气概,容易让男性想要以“伤害对方”来解决问题,是这段笑话第一件要嘲讽的事。

我当下说过“请不要那么做”,但他没有听进去

她决定不去报警,而我鼓励过她去报警,她说,我们和那人(性侵加害者)绝交之后,他反倒回头来控诉她是个骗子,企图反转这个故事,并说其他人都在撒谎。原先他承认自己犯下性侵罪行的当下,我们没有录音,所以所有有力的证据都没了。而此刻如果报警,警察一定会钜细弥遗地询问这整个过程。她说:“我并不想要再次回想那些过去,我想靠自己的力量忘掉这些事。因为我不想被当成受害者,我是个幸存者。”

我当时想,这段声明真是了不起,这段时间我一直和妳相处在一起,妳已经说出两个有关性侵议题最好笑的段子了。我从来没看过这种韧性:妳居然对于被强奸这件事忍气吞声?——这话是难听了点——然后她回应我:“其实我是不记得他射在哪里了。”

“噢,我得请你别再这样了。”我说
“我当时(被性侵时)就是这么说的。”她回应。


图片|微博截图

受害者是否有权决定该如何看待自己的受害经验,并决定采取或不采取任何行动?在这个段子里,Daniel Sloss 的朋友因为不想被贴上“受害者”的标签、采集不到有力证据,并且不想经历耗时长久的侦讯过程而决定不报警。她甚至能以幽默方式回应:其实我是不记得加害者射在哪里了啦。Daniel Sloss 差点听不下去,要求朋友“别再这样做”的同时,她又回应,对啊,我当时也是这么跟他说的。

当事人看似比他身边的朋友更加坚强与强悍,也觉得虽然痛苦,但还是靠自己解决比较有效。是否足以证明社会对性侵幸存者的支持系统仍然不全面且不有效呢?推荐阅读:专访 Eve Ensler:“我们的社会不停告诉幸存者,你要试着原谅,这很奇怪”

受害者的声音与没有被看见、性侵支持系统的漏洞反抗没有被看见,是这段笑话第二件要嘲讽的事。

我没有要攻击任何人,只是想邀请所有人参与并重视

我们到底要如何阻止性侵事件发生?过去这一年来我反覆思考,但我没想到答案。我唯一想到的是,我们必须参与。我说的“我们”指的是“男人们”。对在场的所有女性来说,我知道你们都了解,我现在说的这些对你们来说早就不是新鲜事。在场的男性们,我想明确的说,我不是在攻击你们,也没有指责你们的意思,更重要的是,我也没有指责你们的朋友,我只是想分享一下我的经验——我认识这个家伙已经八年了,我没想到他竟然做出这种事。我们身边其实有的是这种长得跟我们一样的怪物。

(中略)

如果要我扪心自问,多年来,我有没有忽视过我这位朋友曾经对女性做出不恰当的行为,我要说,答案是肯定的。然后他去性侵了我的朋友,而我为此后悔终生。所以,在场的男性们,去和你的兄弟们聊聊,让他们参与进来。因为说句真心话,女性真的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好让自己不被性侵,每天她们都在努力防范这件事,这是她们人生的首要任务。而我的首要任务,是连 WIFI。

我也做不了太多,但我不愿意再袖手旁观,而我建议你们也是。


图片|微博截图

就 Daniel Sloss 朋友的经历看来,加害者是男性,受害者是女性,多数的性侵案件例子皆是如此。(根据卫福部统计资料显示,从 86 年至 105 年度间,性侵害通报案中有九成比例受害者是女性)因此 Daniel Sloss 选择向在场的男性观众喊话,要求大家重视并参与讨论。

但实际上,男性也很有可能是性侵受害对象,甚至基于父权体制赋予男性的期待,让男性更难开口谈自己的性侵经验。推荐阅读:男性的 #MeToo:当性侵细节丢失,练习信任身体

因此我们要呼吁的,是性侵议题值得所有人的重视和讨论,也应该是所有人都该参与的议题——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身边有没有这样的怪物。所以,我们必须要从日常生活中建立讨论、重视的概念,不要再认为“这与我无关”。

所有事情,都与“我们”有关。

回到开头,博恩透过说笑话现身的方式,来与自己过往的创伤经验和解。而 Daniel Sloss 的做法,则是在看似分享一个“性侵笑话”的同时,也去处理其中重要的问题,包含有毒的男子气概、对于女性经验的漠视、众人觉得与自己无关等。

女人迷很乐见有越来越多人参与,并在性别议题上提出不同角度的讨论。并且理解,这个社会固然不希望再有更多性暴力事件发生,但要防范性暴力,除了参与,除了表态,别无其他根治方法。

看完这篇,如果你想开始参与(当然我们真的很希望有你的参与),可以做的三个行动:

  1. 阅读更多“男性处境”文章,理解男性也是父权体制下的受害者。
  2. 分享这篇文章到你的个人社群,让更多人加入讨论。
  3. 锁定女人迷脸书IGLINE,和我们一起持续关注更多世界各地的性别现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