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小生,谈感情中里的很少被看见的男性脆弱。当性别平等成为普世价值,当人们高喊争取女性权益,是否曾想过,男性也是父权体制下的受害者?

“姑娘/兄台你好,我是小生,偶尔客串回文,点缀你的人生。”

姑娘?兄台?这个时代,怎么有人以古人之姿回应当代男女感情问题?翻开 PTT 男女版,提起热门神人,小生绝对是最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行文中总带点“古”气,或许是从古至今,困扰世间男女的感情事,其实从没变过吧。

2015 年,小生在 PTT 板上爆红,他笔风幽默、流畅、点出盲点而不咄咄逼人。于是,一票乡民将小生视为感情灯塔,期盼他指引自己找到生命里那个“对的人”。

而写过上百篇回文,甚至出了第二本回文集《对爱入座》的他,只说了句“如果你理想中的‘对的人’,都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的,例如身高要 180 公分,要长得像孔刘,要很温柔又要很有钱,通常是不可能找到的。因为,这么好的对象怎么会轮得到你,哈哈哈哈哈。”

理工男不说废话,一语道破感情真相,“我们都只是平凡人,交往对象不会百分百跟理想型一样,但在谈个一两次恋爱之后,你会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感情模式。”

作为关系议题中少数的生理男性作家。小生看见哪些男性焦虑与空虚没有被讨论与理解?男性的积极参与,会对一段关系造成哪些影响?在满满女力讨论的三月最后,让我们透过小生的眼,来聊聊当性别平等成为普世价值后,男性的需求变化。

解决不了的困境,让男性只能自嘲鲁蛇

想了解男性处境,先来做个网路观察。

打开 Google,输入“如何谈恋爱”,映入眼帘的满是“女生必须知道的几件事”、“只要有这几项东西,他就是你的 Mr. Right”等文章。看似实用可靠,但等等,为什么只有女性需要知道如何谈恋爱?为什么在热门文章的讨论脉络里,不见男性踪影?彷佛男性不需要爱情?

小生对此提出观察:“市面上很多感情教学都是面向女生的,但其实男生也有这些需求,男生也想被看见内心的柔软。”想被看见,却又说不出口,这是男性困境。推荐阅读:专访城男旧事心驿站主任黄重仁:至少别让男性觉得自己孤立无援

面对关系经营,不分性别,大家都是从零开始。但是当社会长期告诉男性要主导、要强势、这有什么好烦恼的,便容易忽略男性心中脆弱的一块。“所以后来,因为不知道该如何解决问题,所以男生常常容易会以另一种自嘲的方式来解套——我就是万年鲁蛇,我就是交不到女朋友。”

无法解决问题本身,男性只好把问题推给“都是外在条件的错”。大概是我不够有钱吧,也或许是不够高吧,又或者是有其他更棒的人吧。种种自我否定情绪占据男性心中,每个辗转难眠的夜里,他们无法入睡,也无法找到真正的问题核心。

而又因心灵需求长期以来不被看重,也导致男性在面对困难时,总习惯将问题归因成外在的具体条件,而不是自己内在的心灵问题。“倘若分手,男生习惯去找明显可见、可被量化、可比较的原因,他们比较少去想是不是不适合、是不是自己说错话等原因。通常会去用外在条件来质疑自己,因为一旦找到了,就能具体发生改变,比如工作,比如财富。”

正是如此,小生的出现才尤其重要——他要告诉男性,你不是钱不够多,是想得不够多。

为什么八卦版上的男生很爱说“女权自助餐”?

既然活跃在 PTT 社群,小生对向来有仇女、厌女倾向的八卦版生态也颇有心得。“如果你去八卦版看,会发现有群男生就是完全不想理解女性,一直批评‘女权自助餐’。”

为什么会走向性别二元对立?小生提到“我们从一个传统价值的社会,演进到现在提倡性别平权、女性独自自主,这个过程,我认为是有些青黄不接的。”当社会不断讨论的是“提升女性权益”而非“打破僵化父权体制”时,其实很容易被认为是不是只强调女性声音,而忽略了男性也是父权体制下的受害者。

因此,女权自助餐的说法由来,或许与争取性平路上,缺乏一个对男女而言都能顺利衔接新概念的破口有关。错的不是男或女,错的是父权思想,让男性柔软不被看见,让女性只能成为扁平形象。

在拥有不少歧视言论的 PTT 环境中,小生的读者群约有 45% 都是男性,被问起是否觉得自己能承接男性脆弱时,小生表示:“我觉得我在做的事,是提供大家一个发泄的管道,包括我在回留言的时候,也希望自己是一个中立的角色,我不特别偏袒女生或男生,我只说我该说的,以这个人为中心,以他为出发点,去想我应该要给什么样的建议。”

无论性别,也无论你正经历暧昧、热恋、磨合、分手哪个阶段,都欢迎找小生聊聊。倘若你迟迟无法顺利展开关系,他要你专注在自己身上;倘若你不停想着复合,他要你检视自己真实需求。推荐阅读:小生专文|感情好像只剩下责任,还要继续在一起吗?

我可以过的很好,也相信每个人都可以过得很好

“其实一开始会想在 PTT 上回文,是因为失恋。”原来他之所以能够给予建议,是因自己也曾经历伤痛。当时为了想吸引前女友的注意,他开始回文,想安慰有着相同境遇的男男女女。没想到,没寻回前女友,反倒为自己寻来了新的人生方向。“在回文的过程中,我看到了更多不同的感情面向,或我从来没接触过的感情方式,这些问题也慢慢修正我自己感情观的棱角。”

从第一篇到后来的几百篇,小生的信箱涌入越来越多的私讯,他发现自己似乎能帮上点忙,于是决定辞去工作,专心在家做个全职文字工作者。不用打卡上班的日子,听来浪漫悠闲,但其实过程极度耗费心力。

“后来大概到第三、四年时,我变得蛮辛苦的。当时刚出完第二本书,也正好是影音崛起的高峰,品牌的广告预算都投入在影音创作者身上,文字自然变得比较辛苦。”他一边面对众人在感情中的负面情绪,一边承担自己生活上的不稳定感,苦撑了一阵子,发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那时觉得自己的情绪很在边缘,也知道自己这样不行,应该要重回职场,重新找工作。”

经历全职文字工作者,再重回职场,回望这段历程,当不再以文字作为维生工具后,小生坦言自己现在认为“回文是种使命”。

“我从一个刚分手的小男生,慢慢成长到现在,了解更多的爱情,更懂得和别人相处,已经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也认识了我现在的太太。虽然生活看起来也还是有要面对的困难和挑战,但是我现在过得很幸福、知足。我希望用这样的历程,告诉大家,当时的我觉得世界要毁灭了,但经过这样一连串的成长之后,我可以过的很好,我相信你也可以。每个人都可以过得更好,一定可以找到对的人跟幸福。

小生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从接受自己失恋的事实开始,发现自己有能力承接更多的讨论与情绪,进而体会过去不曾想过的感情观。我们看见,当男性愿意开口谈论脆弱,愿意正面处理焦虑,不会招来嘲笑,也不会引来批评,反而能更理解自己,更有机会做出对的选择,进而成就自己的理想人生。

最后,为你整理小生给男性的三个建议:

  1. 没有一百分的理想对象,只有优点多于缺点的“对的人”。
  2. 开口坦承自己的脆弱,不会让你被嘲笑,反而让你有机会被理解。
  3. 就算你现在很痛苦,也要相信自己拥有能过得很好的机会。

感情作家的感情路走得如何?请看下篇:专访小生:妻子第一次产检时,我不敢陪她去,我没自信当个好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