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笑要怎么开才好笑?有什么限制?一定要至始至终政治正确吗?

利亚说我这阵子缺乏正能量,推荐我每晚看一集一小时长的单口喜剧(stand-up comedy),也就是港澳人熟知的“栋笃笑”。

单口喜剧是一门斗智斗勇的艺术,性格分明,高下立见。同是幽默爆笑,有些具备悬崖般的深度,有些纯粹粗口横飞的低俗吐槽。利亚说我的笑点很高,很难讨好。

单口喜剧不一定是屎尿屁,好的讲者表面上寡廉鲜耻,实际在暗渡陈仓革命思想。有的知性温文像另类福音,如着名的同性恋笑匠艾伦 · 狄珍妮(Ellen DeGeneres),又如来自南非的崔佛 · 诺亚(Trevor Noah)笑谈种族不平等,毒舌之余又大爱非常。最易也最难的是粗鄙笑闹,高手如亚裔女编剧黄艾莉(Ali Wong)的十八禁黄腔,讲述当代女性如何在情人、妻子、母亲等多重角色中,追求真正的两性平等。还有像艾莉莎 · 施莱辛格(Iliza Shlesinger)那样的全能型“喜剧之王”,在各种趣事糗事中糅进火力全开的女权主义,直线抽击社会对女性的不公不义。推荐阅读:性侵可被拿来开玩笑吗?看喜剧演员 Daniel Sloss 如何讲述一个性侵故事


图片|来源

利亚曾经有一个讲流利汉语的中日混血儿男友,一脸憨气,不学无术,靠着老爸是日本大企业的驻华总经理,在公司里混日子。他某天突然妙想天开打算做单口喜剧演员,利亚找我出来帮忙泼冷水。

“自嘲可以,取笑亲人可以,像印度裔的罗素 · 彼得斯(Russell Peters)笑印度的千奇百怪,尺寸把握好,连印度观众也受落。你是日本人,可以讲日本人的龟毛,但你拿中国人韩国人开玩笑,就是战争了。”我不客气地说。

他死心不息地在我们面前讲了一个有关日本人的社交距离和洁癖的段子,真心不好笑。男人的冷笑话,比平凡的性爱还要糟糕。利亚在一旁面带微笑,心肠真好。

单口喜剧的道德感在于“先损己,后损人”,表面上在讲胡闹的段子,其实在痛陈有笑有泪的人生。谁说一个人的舞台就是悲剧?单口喜剧真是正能量到不行。同场加映:为什么开始讲脱口秀?专访龙龙:低俗喜剧,是我排解悲伤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