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议庭今天也传唤被害人出庭,让她隔着双面镜诉讼参与,对量刑表示意见。被害人说,钮承泽不认罪,她就无法原谅他,还说钮赔钱只为求得轻判。

文|记者王圣藜


钮承泽今天出庭辩论,依旧否认犯下妨害性自主罪,律师请合议庭判他缓刑。图片|UDN 提供(记者王圣藜摄影)

台北地院审理国片导演钮承泽性侵案,今天召开辩论庭。据了解,钮承泽主张喜欢剧组女助理,没有犯罪故意,认错不认罪,律师替他求缓刑;检察官论告说,钮将犯罪行为归责于被害人,即使认错也没诚意,具体求刑 3 年 4 月。法官订 4 月 14 日宣判。(延伸阅读:性别快讯|钮承泽性侵之后:有罪推定、咎责被害者,#MeToo 运动的挑战

钮承泽被控性侵后,多次公开表示因喜欢对方被误会为犯罪;本月 10 日,法官传唤“跑马”剧组林姓女子作证,林女证称觉得被害人与钮有情愫;去年 9 月,钮承泽在庄姓女律师的见证下与被害人调解成功,钮给付“7 位数”金钱给对方,双方和解。

今天辩论庭中,据了解,辩护律师依然主张钮承泽主观上没有犯罪故意,另辩,钮以为女助理知道自己的意思;律师说,本案已调解成立、被告已弥补被害人身心损失,建请合议庭考量钮承泽已道歉、已赔钱等因素,予以缓刑宣告。

检方持反对意见,公诉检察官论告认为,被害人是电影剧组的一员,事实上,与钮承泽有上下隶属的职场关系,她一开始没有反抗,是为了保守工作权利,没有激烈对抗并不代表顺从,被害人只是不敢去触怒龙颜。

检方认为,钮虽然表示过歉意,却又将犯罪的责任推由被害人承担,既使有歉意,也是毫无边际的道歉而已,不算真心诚恳;钮承泽所犯罪名是强制性交罪,刑度为 3 年以上 10 年以下有期徒刑,依他的犯后态度,不能量以最低刑度,对钮承泽具体求刑 3 年 4 月。

合议庭今天也传唤被害人出庭,让她隔着双面镜诉讼参与,对量刑表示意见。被害人说,钮承泽不认罪,她就无法原谅他,还说钮赔钱只为求得轻判。

台北地检署指控,钮承泽执导电影“跑马”认识被害人,2018 年 11 月 23 日,剧组原订召开工作会议,钮临时取消会议,改邀友人到家聚会,藉机请剧组人员带被害人到场;11 月 24 日凌晨,剧组人员离开,被害人独留钮家。

钮承泽在剧组离去后,将被害人强压在沙发上,强脱衣裤,以手指插入她的下体,被害人事发后由室友陪同前往医院验伤采证,向警方报案。

检警侦查,被害人胸部上残留的微物迹证为唾液,检体 DNA 与钮承泽相符,她的下体虽然无验出与钮 DNA 相符的微物迹证,但有新撕裂伤,且四肢出现新瘀伤,检察官采信被害人指述,认定钮涉及强制性交罪,将他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