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不能放在同个篮子里”这句话,在这个严峻的时刻被验证。要如何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也能存活?

武汉病毒席卷全球的速度,让人措手不及,而原本就收入不稳定的艺文工作者,更是在 3 月 5 日澳洲音乐家确诊后,大幅遭遇雪崩式的停演。可能原本没还算稳定的疫情控制,也未有明显社区感染的现象,都因为剧场演出的封闭性、群聚性,而大大降低走入剧场及音乐厅的意愿。平常就非艺文的观众,更视艺文产业为与民生无关的娱乐事业,疫情当头,就如旅游一样,似乎是优先可以冻结的活动,但对以此为业的艺文工作者来说,却像被泼了一盆冷水,浑身寒冻。

好在疫情当前,百废待举之际,文化部向行政院争取 15 亿元,以“艺文纾困补助”、“纾困贷款利息补贴”、“行政调控”、“振兴措施”四大对策,于 3 月 17 日上路,让从事艺文的自然人及法人,都可以因应停演对收入及营运的影响,提出申请,降低艺文工作者因停演造成生计困难或被迫转行的现象。笔者亦身为艺文工作者,对此德政虽满心感谢,却也有些观察,想与大家分享。


图片|来源

首先,还是要感谢国人在总统大选做了正确的选择,才能留下这样为文化人着想的文化部长及团队。 3 月 5 日澳洲音乐家确诊后,比抢购卫生纸更大的退演潮,第一波迎面打来,虽然从 45 案到目前 108 案,再无一例与艺文相关活动有关的感染案例,但,取消演出已成事实,关闭演出场馆也是世界跟进。

这时在表演艺术联盟的号召下,立即搜集舆情,向文化部表达剧场从业人员的现况,文化部也以最快速度、最大诚意,甚至与立委直球对决,就为了抢下一块纾困预算,为剧场人、音乐人保留生路。申请方法跟拨款时间,也在最短期效内发生,真的是对艺文团体及个人,相当的体恤与照顾。

但,身为国民每天打开新闻,看见第一线医护人员、卫福部相关官员、机场海关、军警宪兵、大众运输工具清洁人员、相关检疫人员、药师、口罩制造、物流,每天都如此疲于奔命的在为台湾,守住一天又一天的平静生活,深感他们现在承受着高风险与高压的工作状态,更需要立即的补助,来回应与感谢他们的第一线付出。另一方面,旅游业、餐饮业、旅馆业,面对这波疫情也是倒闭潮不断,熄灯的熄灯、破产的破产。我看到学校教师也无不在应变改为线上教学,尽管许多私人课程停课量大增,严重影响生计,但是大家不也都在拼命想办法应变,只为了活下去。延伸阅读:性别快讯|“剃了她的发,再说她好美”甘肃医护救援队正面临的性别歧视

反观剧场,一面临停演马上深陷经济危机,待在家中无法转为其他能力贡献社会,而且需要立即的补助。身为剧场工作者,我为此产业毫无风险控管的预备感到忧心与自责,为何我们的体质如此脆弱?为何总需要政府的第一把扶持,还未必能够站立。若所有的收入都来自演出,一旦遇到不可抗力因素,连一点存粮都无法应急,那只是向社会彰显:剧场不仅是社会危难时刻可以优先被舍弃的一环,更是一个对于个人与团体来说都非常没有保障的工作,不建议从业。


图片|来源

这波疫情,我本人遭遇停演的案子有吗?有的,已在进行与尚未进行,被延期与取消的在五个以上,下半年摇摇欲坠的也正在发生中。但我会去申请纾困专案吗?不会。

为什么呢?

一、身为一个母亲,本来就须有危机意识,只是顾及自身的想法,对维持一个家庭来说是不足够的。有小孩的家庭,本就有义务保护弱小孩童,在物资、安全、金钱上面,必须充足。再者,只要是怀孕生子经验的女性,都一定想过:如果从以我没有工作与收入了,怎么办?

二、 虽然身为收入不稳定的艺文工作者,但是还是很努力的在帮家中积累粮食。创作面上,除了导演工作外,先生分析我的能力核心应该在“文本”,也是“小岛旦”这个表演艺术团体的主要服务项目。文本牵涉的范围很广,跨领域门槛也较低,编剧工作只是其中一环,用在剧场可以,用在音乐会可以,用在书籍可以,专栏、歌词、企划、田野调查、文史工作、教案,都可以运用文本的概念。所以风险分散投资,扩大服务项目,也在承平时的计画之中。

三、 平时家中的娱乐支出很少,举凡旅游、购物都排在很后面选项,先生的保险工作,让我们家一年三分之一的收入都放在各样的保险上。所以如果真的发生意外事件,医疗险、意外险、寿险、储蓄险,就会在不同时段上启用,年前婆婆车祸受伤,也因着保险规划成功转嫁风险,不仅没有带来金钱损失,还赔偿有余。

四、一直有在观察全球金融脉动,其实从美中贸易大战,全球经济就已经呈现不稳定状态。所以目前的急用预备金,就算真的一年没有任何工作收入,也不至于断炊,是一直有计画性地收拢,节制开销的结果。同场加映:投资、基金、股票!给新手的简易理财入门三步骤

五、 无负债,身上没有每个月固定支出的房贷、车贷、分期付款或房租,除孝养金、保险金跟伙食费外,都会控管在存摺可支付的状态。所以当每月收入不固定时,都还是在有三个月淡季的预备,不至于产生过大压力。剧团本年只有委托创作的案子,无演出计画,且一切计画不能过高比例肇基于外部投资之上,一旦时局紧缩,投资必定有所动摇。


图片|来源

我的剧场朋友们,都是努力不让自己停下来的人,他们有很好的技艺,但很多时候需要人群的聚集才能产生效益。希望这份纾困贷款方案可以让大家休养生息,度过寒冬,但也期许在这段期间,我们能调整理财观念、增强投资风险、培养第二专长。若能将自身精力回馈社会,则更是鼓舞人心。就像许多反应速度够快的个人与艺文团体,已经嗅到这波疫情持续的时间跟影响的层面,会长过这个夏天,甚至三季、一年。等待着剧团复演,观众再次有财力有信心走回剧院,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发生的事。

于是像湾声乐团,第一时间在停演之后,就在艺术总监李哲艺的带领下,开始音乐家隔空交响的防疫乐章。台北市立国乐团与台北爱乐合唱团,也不愿停止演出,就算没有观众走进音乐厅,他们依旧进行线上直播音乐会,让音乐可以走进每一家的客厅。也有剧场灯光设计,开始成立线上频道,将打灯的技巧转为科普,让每个想要当直播主的朋友,都可以简单易懂的学习打灯的技巧。也有表演者,在所有人都戴口罩的日常,开始一系列关于“眼睛”的拍摄。擅长手指舞的舞者,已经陆续拍摄,将洗手防疫融于舞蹈之中。

身为台湾国民的一部分,身为艺文工作者,面对停演除了坐领补助之外,我其实更希望,艺文也可以站在疫情的最前线,跟大家在一起,为国家所用。像法国的防疫的广告可以用舞蹈,英国的防疫广告靠戏剧,义大利广告派出阿嬷,伊朗用默剧家交响乐。

政府投资在艺文纾困基金固然很好,其实更为互利的是,可以请艺文工作者来协助推广防疫宣导,拍摄防疫日常,让艺文一起协助公部门,台湾美学 VS 台湾防疫,一起出征全世界。

或许这场战役,还要打很久的时间,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在存量耗尽前,就等来艳阳高照春暖花开。但我知道此刻,还有更多有需要的人,关于“文化部艺文纾困补助”,我想说的是:我 OK,你先领。

相信我们一定会各自累积实力,多多创作,来日出关,必定锋芒耀眼。邀请观众届时再回到剧场,验收我们闭关练功的成果!感受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与表演者共同呼吸的剧场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