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3 月,南韩警方破获一起大宗网路性犯罪案件。其中发现至少 74 人受害者,有 16 名为未成年少女,他们被要胁拍摄性虐待影片,并提供 Telegram“N 号房”内的付费会员观赏。由此借镜台湾,我们的网路及儿童性暴力现况为何?对于这些性暴力报导感到焦虑的你,又可以开始做些什么?

2020 年 3 月 20 日开始, Telegram“N 号房”事件成了南韩最大搜寻入口网 Naver 热门关键字及各大报的头条新闻。根据南韩先驱报(The Korea Herald)报导,南韩警方近日破获一起网路性剥削案件,犯罪嫌疑人先是利诱方式胁迫女性拍摄性爱影片,再于 Telegram 创立 8 个以“N 号房”为名的聊天群组;要加入群组必须付费以观看影片,费用约莫从台币 600 至 36000 元不等。

警方表示,该性犯罪从 2018 年 12 月至 2020 年 3 月初之间,受害者女性至少多达 74 人,其中 16 名为未成年少女;其中部分聊天室有多达一万名使用者;总数则超过 20 万人次。该新闻消息一出引起南韩民众挞伐,并迅速至“青瓦台国民请愿版”发起连署活动,要求政府公开嫌犯资料与照片“n 号房”全数会员名单;目前两项提案合计共有超过 300 万份连署。延伸阅读:“她们被迫在身上刻下奴隶二字”南韩 N 号房贩卖性虐待影片,200 万人愤怒连署抗议

而这起事件与身在台湾的我们有着什么样的关联?当台湾网路声量高举“南韩不意外”、“厌女及性犯罪国家”的同时,台湾当前的网路及儿少性剥削事实又是什么样的景况?以及身为女性,当你为这些消息感到愤怒与焦虑时,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

走一趟“N 号房”,揭露房内恐怖真相

根据凤凰天使 TSKS 微博帐号上一篇“韩国 N 号房记者实录完整翻译”文章提到,“N 号房”事件先是由两名 20 多岁的记者潜伏半年时间进行了深入挖掘,最后搜集足够证据提供警方而得以进行调查。该篇文章翻译了潜伏者这六个月期间在 Telegram“N 号房”内看到的故事。


图片|来源

首先该名记者纪录,想要进入“N 号房”其实需要重重关卡,你得先进入“衍生房”,再透过“上传自己所有的淫秽物品或参与性骚扰的对话”以避免被强制退出:“里头淫秽色情讯息就超过 3000 条。虽然也有商业性质拍摄的色情片,但大多数是强奸儿童的影像制品等非法拍摄品,......,直接拍摄的非法摄影作品很受追捧,是直通 N 号房的门票。”

“N 号房和之前的那些房间完全不是一个水平,......,记者亲眼看到了像狗一样叫着的孩子们、还有在男厕所里裸体躺在地上的孩子们,盯着摄像机拍摄自慰的影片是最基本的,每段影片都会露出性器官。”

“N 号房的游戏不仅限于网路性虐待,他们还会把奴隶带到线下,......,一个看起来像是中学生的女孩被关在疑似是旅馆的房间里,一名成年男子进入该房间强奸了这个女孩子,影片被即时共享。 聊天室一片欢呼表示‘这就是收拾宠物’。”

而该记者也指出,这些受害者之所以束手无策,是因为他们长期遭受加害者的胁迫。加害者会先在 Twitter 上给人气较高的未成年发讯息,之后冒充警察进行恐吓“已经接到对你们贴文的举报,请在发送的连结中输入个人讯息并接受调查’,之后再要求“需确认身份,想传送能看到脸的照片过来”,包含要求全身照或裸身照片等,让受害者一步步能为“奴隶”。

记者在潜伏期间,也发现了“真正的恶魔房”——“博士”营运的房间。“博士”主要是透过高额的打工费作为诱饵,以签约为名义轻易取得受害者个人讯息;其中,孩子们也普遍对于“只以普通的照片赚取高额收入”感到惊讶。但等到上钩以后,想拒绝更大尺度的要求就将变得非常困难。

他估计“博士”共开了三个房间,其中之一需要支付 150 万韩元才能入场:

“有一张‘博士’向所有奴隶要求拍摄的照片,就是一张在身体上用刀刻着‘奴隶’、‘博士’等照片,它被用来向自己的看房者证明“确实是我制造的奴隶”,......,博士特别喜欢那些猎奇的影像作品,他要求女孩子们在裸体状态下把内裤蒙在头上、或者像疾病发作一样翻转眼睛、身体哆嗦着拍摄影片,她们也全都伸着小指,这是‘博士创作的作品’的犯罪标志。”

“儿少性交或猥亵行为类占总数五成”南韩离台湾远吗?

在该则新闻消息于台湾露出后,网友们纷纷留言表示“不愧是南韩”、“韩国人心理变态很多”等,认为只是基于韩国当地性别保守文化塑成的特殊案例。“N 号房”从犯罪意图、犯罪时间到进行手法的确让人发指;然而,比起直接划分该犯罪内容的独特地域性,我们更该在案例上特别关注针对“未成年”对象及“网路犯罪”的手段,也同样在台湾盛行。


图片|PTT 论坛截图

据卫福部统计,2017 年通报为《儿童及少年性剥削防制条例》拍摄、制造儿少受性剥削 / 性虐待影像有 581 件,案量为所有儿少性剥削犯罪样态之首。再根据关注儿少权益的“台湾展翅协会”网路检举热线 2018 年度报告显示,在 2018 年他们共接获 10,305 件检举案件,是五年内最高;其中儿童性剥削/性虐待相关案量共计 469 件。

我们还可以继续参考风传媒报导表示,“国内近年儿少性剥削案件的大宗,已从过去让儿少进行有对价之性交或猥亵行为,转为拍制儿少性交或猥亵行为之照片、影片。2017、2018 年的统计显示,在全国 2337 件相关案件中,拍制儿少性交或猥亵行为类就多达 1127 件,占全部案件的 48.2 %。”其中,有高达 66.4% 的儿少性剥削案件是透过网路进行的。延伸阅读:“你看的 A 片,是真实性侵过程”35 万人连署关闭 Pornhub

根据卫福部统计资料,同样使用拐骗或金钱利诱手法,以及网路媒介的易达性,未成年与网路犯罪在台面下悄悄进行。 台湾展翅协会在 2018 年期间追踪特定成人色情网站,发现不少加害人利用“儿童内容”吸引成人观看者加入犯罪行列;甚至有加害人将内容加密,并标榜持有大量国高中女生的私照,以吸引买家私下进行利益交换。

妇援会也从 2015 年起设立性私密影像外流求助的专线,关注“复仇式色情”案件的后续支援;而他们在 2017 年一项问卷调查中发现,在 1138 位受访者,有高达 46% 的男性及 34% 的女性,曾经在双方合意或自拍的情况下拍摄性私密影像;其中甚至有超过 1/5 的女性受访者拍摄性私密影像时未满 18 岁。另外,7%的女性受访者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偷拍、4%的受访者曾经因性私密影像遭到恐吓;又在“谴责被害人”的社会氛围下,有 24% 的受害者因为害怕被别人发现而不敢报案,并且一直在自我谴责的痛苦中。


图片|达志影像

感到愤怒或焦虑的你,可以做些什么?

在接获讯息并理解现况后,我们要问,所以接下来可以采取什么行动呢?

首先,我们想呼吁你可以开始关注及保护个人网路安全。根据南韩及台湾,或更多国际网路色情犯罪的模式观察看到,他们多藉由“利诱”为使取得个人资料后,再一步步获取情色影像,以进行让受害者更难以挣脱的威胁。因此,我们在个人层面,可以在网路使用上审慎提供个资,若不幸遇到有意人士骚扰及胁迫,也请尽速联系警方或地方妇女团体。如妇援会。

接着,我们也关注儿少网路使用及性教育的落实。教育部“儿少性剥削及校园复仇式色情事件防治工作宣导方案”中针对中学至大学的宣传文宣,其中的重点包含:

一、不管你是我的谁,偷拍、恐吓都是犯罪
二、散布私密照,将面临刑法及民事求偿
三、被偷拍不是你的错,应勇敢求助
四、当网爱成金钱勒索,截图保留证据

并且叮咛网路使用行为应避免以下事项:

1.绝不违反他人意愿拍下他人的影像
2.绝不听从他人指示自拍私密照片
3.绝不仓促传送影像讯息
4.绝不转寄任何私密影像档案
5.绝不取笑或霸凌私密影像遭外流的人

最后,我们也邀请你可以一起和性别力继续关注南韩“N 号房”事件发展。避免焦虑的方式之一,就是掌握够多的讯息;但前提是不要超过你每天心理能够负担的重量。

你并且可以将正确的新闻资讯传播给身边的友人,请他们也一同理解和关心这次的事件。我们承认性别之路很漫长,但我们会在更多声音的集合下,找到更多打击性暴力犯罪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