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租屋会不安吗?深夜一个人搭计程车坏感到害怕吗?《76 号恐怖书店》刻画了都市单身女子的担忧。

日前刚在 myVideo 独家上线的《76 号恐怖书店》改编自不带剑的恐怖小说《恐惧罐头》中的四个篇章,不带剑的恐怖小说不少融合了平易近人的都市生活细节,让人更容易对主角的遭遇感同身受,而无独有偶的,在都市里常见的单身女性恐惧,其实在里面的三个短片〈租屋〉、〈饥饿〉和〈计程车〉里都被刻划了出来,在戏剧张力的背后,深藏着亘古不变的都市寂寞与深层恐怖,让人在看完精彩画面被吓完之后,深思之余可能还会让恐怖更加蔓延在心底。


图片|《76 号恐怖书店》剧照

〈租屋〉的女主角小薰是个为了家计单独到城市里来讨生活的单亲妈妈,显然她孤身来到城市是为了更高的收入,能够养活家人,这样的设定和绝大多数在城市里打拼的单身女性背景十分接近,相信能引起不少代入感。

而身为单身女性在都市里租屋的最大恐惧不外乎就是被窥视、遇上行径古怪的邻居或房东、遇上“不干净”的房子,而〈租屋〉可以说是把这几个恐惧都巧妙地融入在了剧本之中,剧中更是有意无意地让小薰这个单身女子被围绕在几个从外型、说话到行为都让人感到不是很安全的男性:从说话古怪的房东、动作声音粗鲁的邻居、不说话却眼神空洞的小男孩⋯⋯每一样都更增添了空间中的诡异气氛。再加上本应最安全的家竟然有疑似被用来窥看的小洞,甚至房门曾被因不明因素撬开,真个是把单身女性对租屋的恐惧运用到淋漓尽致。延伸阅读:Airbnb 房东性侵案:你看的是报导还是“戏剧化新闻”?


图片|《76 号恐怖书店》剧照

〈计程车〉则是从篇名就点出这同样是个常勾起都市中单身女性恐惧的空间,就如同剧中的女主角吴心婕一样,不少女性对于单独搭乘计程车还是有着许多不愉快的回忆或恐惧。

回溯到 90 年代,台湾曾经因为计程车司机接连卷入刑事案件,造成众夕女性恐慌,那时女性对于计程车的恐惧是更加严重的人身安全,从性侵到谋杀都有可能。经过一连串的制度改革和时代演变,进入到 2010 年之后,女性对于计程车的恐惧与不舒服感可能更多不是牵涉到刑事案件,而更多是常常可能要碰运气,不时可能会遇到对于单身女性“过度关心”甚至接近言语性骚扰的男性司机长辈,或是白目地一上场就问政治立场等等,这些都构成了单身女性对于计程车的负面印象。延伸阅读:彭婉如逝世纪念:因为她,搁置两年的性侵害犯罪防制法终能通过

同样的,从原着到影像,〈计程车〉都重现了对于计程车不同层面的恐惧,从计程车上(以及面对长辈)的沉默尴尬,到上了车之后不知道要被载到何处的恐慌,都在剧情里得到呈现—至于这趟计程车惊魂之旅究竟如何作结,那就要看到最后才知道啰!

相较于以女主角为第一视角的〈租屋〉与〈计程车〉,〈饥饿〉则是以男性视角为主,然而男主角身边却有着一个纠缠不去、明显有冤屈的女鬼。

由曾以〈自由人〉入围金钟最佳女主角饶星星饰演的女鬼小紫,不但一双大圆眼让人惊吓度十足,剧中她为什么会变成含冤女鬼的真相恐怕更让人心惊—相信聪明的观众一定猜到她和男主角之间必然有感情的纠葛和辜负,但不到最后关头还不会知道真相有多残酷,这部融合奇幻、冒险与浓烈爱恨的短片〈饥饿〉,可以说不但恐怖镜头吓人,藏在剧情背后的邪恶和冷血更令人心惊,而这样的角色关系,也说尽了都市里的人际冷漠,即使表面上可能亲密无间,在利益当前时有多少人能够挺过考验,那还真是难说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