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是智慧财产权的简称。而中国戏剧中的 IP,指的是有一定销量和能见度,受到广大支持,而后被改编的戏剧。

发源自中国的“IP”曾是这几年来风靡影视圈的名词,相信大家都已不陌生这两个字的原文来自“智慧财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缩写,但其实在中国,并不是每个拥有智慧财产权的故事或文本都可以被视为“IP”,它必须有一定的销量、声量或能见度,甚或有非常明确可被动员的粉丝及族群,才能走上“IP”的殿堂。因此,IP 其实是原本就有一定的人气和走红的条件(或背后的因素脉络),才会被影视业选择改编。


图片|WeTV 提供

而事实上改编 IP 的行为早在这个名词之前就行之有年,台湾最重要也最有名的“IP”之一自然就是琼瑶,纵横影视改编数十年;而如金庸武侠小说那更是横跨中港台的“大 IP”。而近年来,中国网路文学发达,加上社会氛围的压抑,从超点到晋江,玄幻修真与奇幻言情(包括架空历史与历史穿越两大类)始终是火红题材,这几年也纷纷落实为火红的影视作品,从台湾观众熟悉的《步步惊心》、《甄嬛传》和《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再到眼下的《庆余年》、《枕上书》等等,都可说说是 IP 狂潮里的一环。(同场加映:每一部都让你痛彻心扉,又无比过瘾!盘点五部穿越时空爱情剧

而延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世界观,而且将剧中原本是配角的凤九与东华帝君这段苦恋“扶正”,让这段在正剧里相爱却不能爱、广受观众喜爱的 CP 重新复活,更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延续了原 IP 的价值——而“延续”这件事,其实正是亚洲 IP 正在尝试克服的“心痛”。


图片|WeTV 提供

相较于美剧能以季度的模式延续一个好故事和一组好角色的生命,一演数年甚至数十年,美国电影也常以续集乃至近年电影宇宙的模式来延续同一组角色或同一故事 IP 的生命。在亚洲,好的 IP 往往只能获得一次性的短暂成功,顶多是往同一作者的其他故事去做开发,然而不同的故事仍然不见得每次都能成功。如同最近《爱的迫降》红遍亚洲,但它就是十六集播完就很难再有续集或类似的组合继续延续其 IP 生命。


图片|WeTV 提供

那么亚洲的 IP 究竟如何可能开启不同的衍生或延续价值呢?稍早曾经流行同一部小说同时翻拍电视版和电影版,如《何以笙萧默》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都尝试过这路线,但往往因为观众对于不同的选角难以接受,最终电影版成绩都是差强人意。但《枕上书》的出现却展现了奇幻爱情剧做“外传”(siquel)的 IP 价值,由于奇幻爱情/仙侠此一类型往往有架空的世界观以及庞大的配角支线,往剧中受欢迎配角去思考外传很是一个延续的解方,再挟原本 IP 的成功与角色的人气,在上档前就能够让观众有着超乎异常的关注,做起行销和卖起版权怎能不风生水起?尤其《枕上书》的凤九 CP 和正剧主 CP 一样有着纠缠三生三世的设定,就更贴近原本的观众,也更有机会将 IP 热潮延续下去。(延伸阅读:古装戏生孩子场景都是真的吗?带你看 1500 年前的“温柔生产”

在《枕上书》之后,也许奇幻爱情剧的“外传”有机会成为一个固定的 IP 延续模式,也更证明了奇幻仙侠爱情剧的宇宙与世界观,虽然建立不易,却也许可以开展出更长的生命,也许哪天像漫威一样能够每个角色遍地开花,那也说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