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对其他人来说,忧郁症是一种难以想像的漩涡,所以才给出伤人的建言。我要该如何正确陪伴患者呢?

先说我没有看宪哥“忧郁症是因为不知足”的原片,但我看了他后来解释的影片,其中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大致印象如下):

“我身边有很多忧郁(症?)的朋友,我都告诉他们,你要往正面想嘛,不要都只看到负面。你什么都没有,你还有我们阿,我们爱你!”

我觉得光第二句话就值得爆哭(抱哭)了(但第一句其实可以放心里),因为让他最感到痛苦的不是病情本身,而是办不到 。

我也想往正面想阿!但我办不到⋯⋯。

我也想要赶快变好阿!但我办不到⋯⋯。

我也想要知足感恩,但我办办不到⋯⋯。

这好多好多的办不到,累积成一种无力感,此时你会觉得:

“我觉得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可是就是好不起来,是不是我本来就不值得活?是不是我很糟糕,才没人爱我?”推荐阅读:没人爱我,让我也不知道如何爱人:从心理学看《小丑》的自我修复

“没关系,就算没人爱你,就算连你自己也讨厌自己,也还有我们爱你。你没变好也没关系,我们依然爱你。”

其实光是听到这样的话,那颗坏掉的电池 就会有一点希望,一边怀疑是真的吗?真的会有人这样爱我吗?一边留着热泪感动地相信,或许这世界真的还有一点点可能⋯⋯。


图片|作者提供

给忧郁症患者,一点休息的空间

这就是社会支持与连结的力量。

就像是你不会因为朋友发烧就叫他“快点努力好起来!”,会叫他多休息;

你不会叫脚断掉的人多喝牛奶补充钙质(感谢台湾心理学会的比喻),会叫他多休息;

那你为什么会叫忧郁症的人“多努力、多感恩”呢?推荐阅读:只会加油、努力、好起来?面对忧郁症患者,关心请换种方式

据我所知,大部分的正向心理学研究都显示出感恩对一般人与忧郁症患者有一定的效果,但相较之下“忧郁症组”通常获得的效果量不大,低于一般人。换句话说,如果是一般情绪的波动,暂时的低潮,感恩或许有效;但如果已经真的进入诊断的症状,你要求他感恩,可能只是压倒他这孱弱的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面对忧郁症,我们还所知甚少,我相信宪哥跟许多关心忧郁症的朋友一样,都是出于善意,但有些时候,关心反而会变成一种压力。

搞得好像步步为营,那该怎么陪伴忧郁症患者呢?有需求的人可以看当时小弟不才做的这个懒人包或女人迷此文:12 张图理解如何陪伴自杀者:接纳、倾听、不要批判自杀行为,如果你比懒人包还懒,一言以蔽之其实就是:

用你“想做”也“能做”的方式,给予陪伴就好。不需要要求他“变好”,有时候你只要“在”,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好。

就算你没变好,也很好。

因为你不只是忧郁症患者,更是我独一无二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