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冬季,也是季节性流行感冒在世界各地大流行的阶段,造成为数不少的死亡人数,但为何人们更加将重心摆放在武汉肺炎上呢?又为何西方人看待武汉肺炎如同流感?

新冠肺炎从 2019 年 12 月底从中国武汉发生第一例延烧至今,约莫两个半月左右,几乎世界各国都已遭病毒入侵、沦陷,截至 2020 年 3 月 12 日止,已经有 127 个国家、区域合计 134,559 个感染人,包含 4,972 人因此丧命,从社群平台以及新闻媒体上,可以深刻感受到海内外人们对症状近似 SARS 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恐慌。

相似的情景,相似的恐惧

新冠肺炎,在去年底开始从中国武汉发迹时,因病例尚且不多,是充满未知的,加上病发症状类似 2003 年爆发的 SARS。表像上,人们彷佛是因为新型的肺炎感到恐惧,实际上,从心理学精神分析学派的观点来看,这样的恐惧感受来自于自身的旧有经验。当面对几个名词,“新型”、“肺炎”、“呼吸道传染病”,2003 年 SARS 流行时感受到的恐惧感再次浮现出来。

当前事件激发旧有强烈情绪,人们将采用面对旧有痛苦的行为模式,来面对,这样的行为在精神分析学派的术语称为“移情(Transference)”,把对旧有对第三者的感受转移到眼前事件的对象上。因此,面对充满未知的新冠肺炎,曾经体会过 SARS 流行时恐惧的人们,新旧恐惧交杂,再加上社会的停摆,多重恐惧的叠加,使得新冠肺炎彷佛成了现代瘟神。

然而,充斥在各媒体,有关冠状病毒的大量报导可能使大众对疫情过度恐慌。伦敦的医药记者斯图亚特(Hadley Stewart)在《欧洲新闻台》网站发表评论称,其他社会问题或卫生议题也该被关注。 许多媒体使用“致命病毒”或“爆发”描述新冠病毒,比较像是灾难电影而不是反映真实状况。这是公共卫生的紧急事件,有关当局必须对弱势族群提高保护措施,但随着疫情的发展,我们从统计数据可以看到更加清晰的病毒特性,人们便可以用谨慎来取代未知的恐慌。

新冠肺炎与其他常见呼吸道传染病的比较

每年冬季,也是季节性流行感冒在世界各地大流行的阶段,造成为数不少的死亡人数,但在新冠肺炎疫情间,为何人们彷佛忘却死亡总数更多的流行性感冒而将重心摆放在新冠肺炎上呢?我们可以从各关键数值统计图表来瞭解新冠肺炎与 SARS、MERS、Swine Flu 猪流感、季节性流感的差异。

新冠肺炎(2% 为专家预估大规模流行后的数值,截至 2020  年3 月 13 日即时死亡率为 3.7%)、SARS、MERS 中东呼吸症候群冠状病毒、Swine Flu 猪流感的死亡率比较,可以发现,新冠肺炎的死亡率比 2003 年爆发的SARS死亡率低了许多,与 2012 发迹的 MERS 死亡率高达 34%来比更是差异明显。三藩市加州大学流行病及传染病专家卢瑟福(George Rutherford)指出,现在的新冠肺炎死亡率可能比真实情形高的因素在于,有许多低于 30 岁以下的患者没有被筛检出来是新冠肺炎感染,造成死亡率计算时的感染人数分母比较小(死亡率=受感染死亡人数/感染人总数)。

从 2020 年 2 月 5 日美国医学会期刊刊载的资料显示,确诊患者多为中年人,孩童确诊病例非常稀少,此外,孩童多数是无症状或轻微症状感染,患者年龄中位数介于49至56岁。曾开发出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方法的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讲座教授裴伟士(Dr. Malik Peiris)表示:“根据我的经验,我强烈地猜测年轻族群已感染武汉肺炎,只是病况较轻。”,许多仅有轻度病征,又或根本没有病征的隐性带病毒者,他们从未就医,也从未获官方证实是确诊者,也是因为病况较轻,在疫情初期,连筛检的资源都是稀缺的,所以并不会在每个国家都得到新冠肺炎的筛检。

不同地区的死亡率也不相同,就以南韩为例,至 2020 年 3 月 6 日晚上为止,确诊病例为 6767 人,是中国以外最多感染的国家,但仅有与 44 个患者死亡,死亡率为 0.65%。当中一个原因是南韩找到无病征的确诊者特别多,自然拉低了死亡率。 哈佛医学院讲师福斯特(Jeremy Faust)认为,向大量人群展开测试,就能找到更多新冠病毒确诊个案,这意味着这个病毒并没有真的有那么高的致死率。他又说,当测试愈多,数字就愈准确,死亡率最终为 1% 左右。 卢瑟福同意这个说法,并预测新冠病毒总病死率为 1% 至 2% 之间。


(96359 个人在今年死于季节性流行感冒)

(截至2020年3月13日)

新冠肺炎

季节性流感

今年度感染人数

134,559人

993,391人

今年度死亡数

4,972人

96,359人

今年度死亡率

3.7%

9%

再来,我们再把季节性流行性感冒的患者死亡状况与新冠肺炎做个比较,由于季节流感死亡率在世界各地的计算方式以及是否通报给 WHO 世界卫生组织的状况不一,此季节流感的死亡状况为专家推估值,但还是极具参考价值。今年度感染人数(截至 2020 年 3 月 13 日):新冠 134,559 人、流感约 993,391人;今年度死亡数(截至 2020 年 3 月 13 日):新冠 4,972人、流感 96,359 人;今年度死亡率(截至 2020 年 3 月 13 日):新冠 3.7%、流感 9%(在全球范围内,流感流行每年造成约 300 万至 500 万严重病例,约 29 万至 65 万例与呼吸道疾病相关的死亡。流感死亡数在已开发中国家大约为 0.1%)

新冠肺炎各年龄层、有慢性疾病患者的死亡率比较

另外,我们也可以从另外一个维度,看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年龄的分布,来看自身暴露在病毒下的风险。可以看到 Worldmeter 的统计图表中,显示低于 50 岁的死亡率都不及 0.5%,超过七十岁的患者死亡率才开始飙升,死亡率的年龄分布与季节性流感十分吻合。

从目前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瞭解,12 岁以下的孩童可能不太需要住院、接受氧气或其他治疗,而 12 岁以上的孩童症状和成人染病症状比较相似。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讲座教授裴伟士说:“我们不完全瞭解病况严重性和年龄相关的原因。但是,我们现在看到新型冠状病毒和 SARS 的例子,你可以藉此看得更清楚。”病毒只引发孩童轻症感染,却引起成人严重症状的情况并不少见。例如,感染水痘对孩童而言大多无足轻重,但对成人而言是场灾难。流行性感冒与众不同是因为流感和人类一起演化上万年,而且每年感染全世界数百万人。裴伟士指出,尽管每年都有数以千计孩童因为流感住院,但其中只有少部分人因流感死亡。


图片|患有慢性病的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

从此表可以看出来,患有常见的慢性病,心血管疾病(Cardiovascular disease)、糖尿病(Diabetes)、慢性呼吸道疾病(Chronic respiratory disease)、高血压(Hypertension)、癌症(Cancer),以及未有慢性疾病的新冠肺炎患者(no pre-existing conditions)的死亡率的分布,患有慢性疾病的新冠肺炎患者比当前新冠肺炎平均死亡率 3.7% 皆高上一倍以上。

新冠肺炎与季节性流感的传播速度比较

澳洲雪梨新南威尔斯大学流行病学家瑞娜.麦金泰尔表示:“年轻族群不只是孩童,还包括青少年和 20 岁左右的人。一般而言,年轻族群和社会接触最密切。没意识到自己患上新冠肺炎病的年轻族群可能使疫情更严重。”同时,这句话也适用在季节性流行感冒上,流行性感冒在年纪较轻的族群中显示出来的症状也较为轻微,而这些轻微的患者都是季节性流感与新冠肺炎的流行破口。比较今年度感染人数(截至 2020 年 3 月 13 日):新冠 134,559人、流感约 993,391 人,可以看到流感的传播能力也十分惊人,虽然说流感因为跟随人类已久,检验技术已十分成熟,含有病例的区域也广泛许多,病例数量可观,但也可以得知,流感的传播能量也完全不亚于新冠肺炎,甚至还可能超过之。


图片|Photo by Viktor Forgacs on Unsplash

我们怎么样抵御流感,就用一样的方式抵御新冠肺炎:孩童可留意、年轻人要小心、中年人请谨慎、老年人需保护

从上述的数据分析来看,新冠肺炎与已经跟随人类多年的季节性流感的许多数据是十分类似的,这也说明已与季节性流感对抗长达数百年的多数西方国家人们看待新冠肺炎的态度为何与季节性流感类似。家中有年纪较长的老人、慢性疾病患者的,需要更加审慎,因为纵使自身因为免疫力健全而可以轻易康复,但是一但季节性流感与新冠肺炎传染给辗转上述高危险人群,皆会有较高的致死风险。

因此,当我们预防新冠肺炎时,做出了一些比平常预防流感时还来得多的措施,可以推测为未知的恐惧造成的现象。抢口罩、抢卫生纸、抢酒精、对特定族群的排斥心态、对自己患病可能的恐惧、做出不理性的防护措施等等,这些外在行为与内在感受,都充分地显示“未知”对群众的影响是多麽剧烈。美国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全球健康和流行病学教授阿弥拉·罗斯(Amira Roess)教授说:“疫情扩大同时,恐慌也在蔓延。”他指出,传染病爆发初期阶段所发生的恐慌常常是“对未知的恐惧”,但恐惧并不能阻挡病毒传播,反而可能对社会造成负面影响。

心理学研究表明,人们在面对新兴威胁时更容易产生焦虑,面对熟悉的威胁反而掉以轻心,例如心血管疾病是美国人死亡主因之一,每 7 个人就有 1 名死于相关疾病,至于死于恐怖攻击的可能性仅约 0.002%,但根据 2016 年查普曼大学调查美国人恐惧事物的研究,“国家遭受恐怖袭击”和“个人遭受恐怖攻击”两项皆名列受访者最担忧的事项前 5 名。

另外,长期处在罹患传染病的压力中,才正是使免疫力低下的杀手。简化地说,当我们遇到恐惧时,将促使正肾上腺素分泌。如果压力提升,感觉到可能无法控制时,肾上腺素将涌现。当压力持续、甚至有绝望感觉出现时,苦恼与挫败感会让可体松从肾上腺爆发出来。即使只是 20 分钟、片段的强大压力促使分泌的可体松,就可以压抑免疫系统长达3天。即使只是一直想着有压力的事情,光是这些念头,就可以激发可体松,造成免疫系统能力的暂时低落,使得人们暴露于罹患传染病的高风险中。

防疫的表面可以用口罩覆盖,但防疫的根本只可以是健康的身体

可以继续维持自己熟悉的防疫的措施,例如勤洗手、使用口罩、减少前往公共场所的机会,但最根本的是拥有固定运动习惯、良好饮食习惯、避免抽烟喝酒、具有良好生活作息,最后就是维持心情平静,避免恐惧带来的压力以及因疫情与他人争执摩擦的强烈情绪,不但可以防止新冠肺炎、季节性流感,还可以避免慢性疾病上身,强健的身心体魄是远离所有疾病的最佳根基。

对抗病毒,外在举措只是辅助,防疫关键在于人心

可惜的是,媒体大多放送使用“致命病毒”或“爆发”描述新冠病毒,比较像是灾难电影而不是反映真实状况,使得人心惶惶,并激发人们将过往疫病流行时的恐惧,移情到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中。

新闻、社群平台的消息并强化各种防疫资源的稀缺状况,使得群众更加积极抢购这些防疫资源,却忽略了增加免疫力的根本们。运动、饮食、作息等基本常识彷佛是无趣且痛苦的宣导,比不上轻易刺激人们神经的灾难宣传。而媒体以及舆论也给予医护人员极大压力,许多一线医护、防疫人员经常缺少足够休息,被认为在高强度的工作场域下不间断出勤是医护人员的天职,甚至英雄化这些医护人员,隐隐地传达出“医护人员若是不坚守前线、无畏地抵抗病毒就是不尽责”,最终长期的压力以及与病毒的近距离接触,缺乏休息导致免疫力低下的身体暴露在高死亡率的阴影中,造成每场传染病的战场上,一线医护人员的死亡率居高不下。

对抗疾病需要的不是病逝的英雄,需要的是理解医护人员也是会感到害怕的凡人,也有身心休息的需求,并需要众人携手与医护人员一同稳定平静且理性地对抗病毒。

最后,我们可以观察到,疫情间影响最深的不是病毒感染给人的直接影响,世界上直接受到病毒侵害的人约莫13万人。真正影响的是面对未知的无名恐惧,而这些恐惧激化了不少对立以及促成许多冲突。人与人之间的猜忌、歧视、对立、推咎责任,皆源自于对这片未知可能带来死亡的恐惧。人类内心的恐惧,实则比病毒更加可怕的。

让我们用爱与理解取代恐惧吧!带着爱与理解,谨慎地面对未知的病毒,携手众人对抗病毒而不是人类彼此,因为我们的敌人是病毒,而不是地球村上的人们彼此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