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看看你的故乡,问问自己:你了解它吗?布拉瑞扬舞团《没有害怕太阳和下雨》,了解你的出身,你才能站得稳。

“Kafafaw, icowa ko lalan namo?”丰年祭时较年轻的阶级用力地向长辈呼喊询问路在哪里?

“ira ira!!”长辈略有深意的回答“就在那里。”

短短两句话,讲完都兰部落的年龄阶级最深层的精神意义——“知道你身处的位置,站稳你的脚步,好好学习且遵循祖先的提醒,让部落这个生命的圆得以完整。”


图片|两厅院 提供、摄影|侯念宗

在台东都兰部落之中,年龄阶层每五年为一阶,目前有记载下来的共有 57 个,换算下来相当于有 200 多年的历史,同时,每一个阶级都各自分工部落所有的大小事务,可以说是一个完整且属地性的社会制度,在不同的阶段有着不同的社会责任,一代传承一代。

阶级的命名就像一部活的历史书,当准备晋阶时,长老会依据五年内最具代表性的人、事、物给予“级名”,这个名字就会跟着这一级成员直到生命终点,也同时成为了同级成员一辈子的珍贵系绊,无论生活上的大小事都必须为彼此无条件付出,也成为了此聚落团结凝聚的基石。同场加映:大口喝酒的成年礼!舒米恩眼中的都兰丰年祭


图片|两厅院 提供、摄影|郭文吉

在复杂庞大又紧密的年龄阶层系统中,唯一“没有名字的人”称之为“pakarongay(青少年预备组)”,年龄落在 12 岁至 18 岁之间,在早期年龄到达符合受训的阶段,就要强制参与,接受体能、精神与传统技能的训练,无论是挑水、砍柴、山林与海洋采集、作战训练、祭典器物制作等包罗万象。


图片|两厅院 提供、摄影|郭文吉

“简单来说我们就是打杂啦,所有哥哥交代下来的事情,不用思考跟讨论,百分百达到要求就对了,绝对的服从与同侪间的团结、分工就是我们这个阶段要学习的事,无论台风或地震,都绝对得完成被交代的任务。”曾经提早接受训练而长达 11年 在 pakarongay 之中的部落青年吴元楷回忆自己的受训经历。

pakarongay 就像是部落内所有制度之所以能够稳固的新生嫩芽,在有名字之前必须学会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要有足够的能力提供部落所需,但在时代变迁之下,都兰部落也曾经面临没有青少年预备组的窘境。“因为现代的工作型态不可能让你请假很多天去参与部落事务,也有很多现代社会与传统社会上价值的冲突,所以这个集军事、政治、仪式、生活技艺于一体的体制有所断层是可以预见的,当然不只都兰是这样,很多地方都是。”来自台北且热爱原住民族文化并深入都兰参与学习的郭文吉,一语道破这珍贵的文化资产在当代的遭遇与挑战。推荐阅读:专访巴奈:我们是岛上的孤儿,没有人爱我们

文化资产守护与部落主体意识的抬头,都兰部落在 1995 年开始进行年龄阶级的文化重建,至今已经 25 个年头。“我是在都市长大,后来才回来参与训练,但真的还好有回来,让我真正认识自己的根和脚下的土地,虽然真的很辛苦很累,但和自己的 kaput(同阶级的人)一起流血流汗,为同样的价值信仰努力是一件很棒的事。”郑廷楷自小在都市长大,回头参与 pakarongay 训练营后,重新找回自己生命的位置。


图片|两厅院 提供、摄影|郭文吉

耳边似乎响起了 pakarongay 在丰年祭到来时,于部落巷弄间穿梭报讯息的声音:

“finawlan, malaweday, ko pokoh, no mihecaan, malikoda to kita(部落里的所有人啊,青绿的竹枝又长出新的一节、开出新的枝桠,年祭即将到来,大家快点聚集到会所,一起牵手跳舞吧)!”


图片|两厅院 提供、摄影|郭文吉

清脆的竹制赶鸟器响亮的敲击声,整齐划一的步伐,年长的 kaka 们在自己阶级的聚会所等待着,准备给予他们冷水的泼溅洗礼。

2020 年 TIFA 台湾国际艺术节,布拉瑞扬舞团新作《没有害怕太阳和下雨》,透过实际参与都兰国训练青少年的田野踏查,爬梳出 pakarongay 的精神与文化价值转译再现。让我们一起走进国家两厅院感受都兰的风、都兰的雨、都兰炙热的太阳,还有接收那千百年来如同海洋不曾停止拍打海岸般,强而有力的生命能量。


图片|两厅院 提供、摄影|高信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