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9 日墨西哥爆发大规模的抗议行动,成千上万名女性集体罢工,根据卫报报导,当天许多银行少了女性柜员、地铁站也没有售票员、父亲负责送孩子上课⋯⋯这一切都是为了抗议女性遭到的暴力对待。

这一天,墨西哥失去了女性。

3 月 9 日,墨西哥爆发大规模的抗议行动,成千上万名女性集体罢工、罢课,为的是高居不下的杀害女性(femicide)案件数,为的是已经把恐惧当作日常的女性。

“没有女人的一天”(A Day Without a Woman)这起抗议行动扩及全墨西哥,从校园到企业,从家庭到地铁,女性们离开工作场域,超过八万名走上街头表达愤怒,不少商家更是挂上象征“反暴力”的紫丝带声援。

墨西哥官方数据显示,墨西哥每天至少有 10 名女性惨遭杀害,而警方目前也在调查 700 多起杀害女性的案件,然而面对女性受暴数字攀升,墨西哥政府却没有释出任何积极作为。根据 BBC 报导,墨西哥总统罗培兹·欧布拉多也将接连出现的女性抗议行动,归咎于右翼份子对于政府的不满,声称她们仅是希望看到现任政府失败。

而根据卫报报导,一名走上街头的法学院学生 Arista Gonzále 表示:“我们曾经能够独自从学校走回家,并且打开我们的家门,但是再也没办法了。我们已经习惯活在恐惧之中。”


女性罢工当天,一家超市的男性收银员工作景象。图片|达志影像提供(AP)


“没有女人的一天”抗议当天,一家印刷电路板厂商办公室呈现空荡的景象。图片|达志影像提供(路透社)

以女性为主的暴力事件频传

就在抗议罢工的前一个月,墨西哥才刚发生了一起惨忍杀害女性的案件,一名 25 岁的女性 Ingrid Escamilla 被 46 岁的丈夫 Erik Francisco Robledo 剥皮分尸,当地媒体更刊出 Ingrid Escamilla 尸体的照片,引发社群网友愤怒抵制,要求政府及相关单位有所作为,并纷纷以 #IngridEscamilla 为标签,上传美丽的蝴蝶、花卉照,他们希望世人能记住的,是 Ingrid Escamilla 的美好模样。

#IngridEscamilla 事件后,同月,一名七岁的女孩 Fátima 遭诱拐绑架,四天后在袋子里发现她的尸体,身上留有被虐待的痕迹。

根据墨西哥官方数据,在 2019 年有 1,006 女性受害者,相较 2018 年成长 10%。这些死去的女人,生前多是遭到丈夫、男友暴力对待,也曾向外求助,却都没能得到保护。性别暴力事件频传,政府单位却没能积极阻止,这让墨西哥的众多女性感到十分不满。

智利的女权团体 Lastesis 曾创作歌曲〈你路途上的强暴犯 (A rapist in your path) 〉,控诉社会对妇女暴力的漠视,从警察到司法再到政府都是加害者,而这首歌曲也从去年 12 月开始不断在墨西哥传唱:延伸阅读:“我被侵犯,错不在我”〈强暴犯就在你左右〉智利女权抗议歌,为什么在全世界延烧?

The rapist is you 强暴者是你
It’s the cops 是警察
The judges 是司法
The state 是国家
The president 是总统
——〈 A rapist in your path 〉

想像一个,没有女人的一天

“没有女人的一天”(A Day Without a Woman)抗议活动始自 2017 年的 3 月 8 号,反对川普的性别歧视与对女性的骚扰,以“女性全员罢工”为号召,企图传递给社会一个讯息:女性在社会上有其价值与经济力量,并藉此经济行动抗议不同酬、性别歧视、性骚扰与性暴力。

妇女组织鼓励女性在当天请假或者以其他形式(停止各种劳动)支持此活动,并鼓励男性在家照顾孩子与家务,或者与企业主管沟通促进女性权益的政策。


一名女子在脸上画上瘀青妆,抗议墨西哥的性别暴力问题。图片|达志影像提供(AP)

来到了 2020 年,自女性杀害数量攀升,愤怒的墨西哥妇女们开始聚集起来,以各种游行方式抗议政府。根据卫报报导,当天许多银行少了女性柜员、地铁站也没有售票员、父亲负责送孩子上课⋯⋯,有许多妇女停止走出家门,或者聚集到游行现场抗议 。一名 33 岁的女性 Paula León García 说:“没有我们,这一切都会崩溃。”

在遥远的另一端,墨西哥女性集体向社会发出抗议,女性杀害事件的发生,不仅仅是加害者的错,更是纵容性别暴力的司法、政府应该要肩负的责任,对于女权的漠视,就是对于人权的漠视。

女性会不断愤怒,不断发声、不断集结,直到性别平等的那天到来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