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按照普遍的期待,选择一条自己所爱的道路,虽然可能有孤独,但这个时候自己所展现的光芒是最耀眼的!

文|曾彦菁

忠于你的灵魂 

离职后我有两件想做的事:写作与身心灵疗愈。

开启这两件事的契机,其实都源自于二十五岁时的那场失恋,我与交往三年的男友分手,正确来说应该是被甩了。自尊心高但事实上很脆弱的我,无法接受这样的失败,情伤让我哭了整整一个礼拜。


图片|来源

我想成为那样的人

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在爱情中的渴求、不安全感、控制欲,其实都与原生家庭的成长经验有关,父亲从我小的时候就有外遇,总是与母亲吵吵闹闹,使我无法轻易信任亲密关系,却也渴望有个人能拯救我。推荐阅读:专访曾彦菁 Amazing:“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长满了虱子”我的父亲就是那些虱子

我开始研读家庭疗愈和相关的心理书籍,渐渐像开启一扇灵性大门,发现单纯从今生的心理现象来看也许不够,再向上认识了灵魂的前世今生、人类图等,接着又因为情绪影响了身体,开始接触花精、芳香疗法、食疗、瑜伽,还有身心灵怎么彼此牵动的学问,很像是闯入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让我打开了与以前完全不同的眼光,看自己和世界的方式,从此不再一样。

我时常被这些灵性的讯息触动,就像初次认识人类图时,当我知道我是要“等待被邀请的投射者”,不需要跟着主流价值强调的“积极争取”,而要回归自己真心喜爱的事,等待才华被看见而被邀请,才会真正发挥出对的能量。当下我觉得自己被释放了,原来我们每个人都不一样,我不是一定要怎么做,才能成功,我有属于自己的运作方式,属于自己的成功定义。同场加映:人类图教我的事|别忙着满足别人:这一生,你只管专心认识自己

我也慢慢发现,整个世界在追求物质欲望与名利的单一价值下,许多情绪与压力都被压抑得更深,很多人是不快乐的,甚至因此生病或想结束生命。所以我开始感受到,灵魂的深处想成为一位身心灵的疗愈工作者,把温暖的、灵性的、充满爱的力量带给大家,也带给我自己,让每个人能好好爱自己,爱这个生命。

我将这些心情书写成文章,投稿到女人迷,竟意外收到他们的邀约,请我成为驻站专栏作家。我还记得那天是失恋后的第一个单身情人节,编辑来信:“真的好喜欢你的文字,像一首歌轻轻地唱,希望正式邀请你来女人迷当专栏作家!”我欣喜若狂,像收到这辈子最棒的情人节礼物一般,开启了专栏写作的生涯。

在女人迷分享自己受伤的故事后,我偶尔会收到来自读者的回馈:“谢谢你的文字,我也曾经历这样的失恋。希望你继续分享你的故事,鼓励每一个爱过也失去过的人。”我感受到身上有股能量,可以将生命的失落转化成鼓励他人的故事,让我觉得感激,也更希望往疗愈的这条路上走去。

我相信就像达赖喇嘛说的:“这个世界不需要更多成功的人,但是迫切需要各式各样能够带来和平的人;能够疗愈的人;能够修复的人;会说故事的人;还有懂爱的人。”我想成为那样的人。


图片|来源

当世界不了解你

当我开始学习与分享身心灵讯息时,有许多朋友很支持,也真的为他们带来一些帮助,可是我也发现,许多人其实不理解也不支持,有时甚至会冷嘲热讽。

我曾经在脸书上分享自己去做花精按摩的故事,讲到按摩师针对我的身体状况推测出的心理状态很准确,有许多不曾开口的心底事都被讲中,感觉神奇又疗愈。就有一位朋友留言:“你那是巴纳姆效应啦,那些描述放在每个人身上都很适用,所以你不应该太相信这些事情!”其他自己本身有宗教信仰的朋友,看到我在使用牌卡,也告诉我:“不要碰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跟着我一起学习祷告吧!”

虽然他们都没有恶意,但是当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否定,仍旧感到受伤。

而更难面对的,是自己的家人。尤其那时正值“seafood 事件”,整个社会对宗教或灵修议题都更加敏感,家人看到我房间出现瓶瓶罐罐的花精和精油,或是一张张看不懂的人类图,也担心我会不会误入歧途、走火入魔,被奇怪的老师骗了。

那时我非常难过,也一度讨厌自己喜欢的东西,为什么都这么非主流,这么需要解释,还很少人相信。同场加映:为了满足社会期待,我们如何一步步远离“爱自己”

回想我大学时读人文社会系,总是会被问:“那在读什么?读出来之后可以做什么工作?”毕业后投身国际志工的工作,也常常被问:“这也可以当工作喔?你们有领薪水吗?”有时候真的希望,我是位老师或医生,走在社会期待的路上,在主流的行列之中,也许就不会觉得自己奇怪。

有时为了保护自己,会刻意不提我喜欢的这些事情,认为对方一定无法理解与接受;偶尔遇到提出质疑的人,会为了捍卫自己跟对方辩驳,连对方的话都还没听完,就急着插嘴反驳,变成一个充满刺的人,然后在争执过后又讨厌这样的自己。


图片|来源

忠于你的灵魂

有天晚上,我刚上完一堂自然疗法课程,男友来载我回家。他是一位创业家,自己开立了影像工作室,虽然年纪比我小两岁,却有着比我丰富的职场经验。

他问我今天课上得怎样?我淡淡回应:“嗯,还不错啊。”然后那阵子累积的压力突然爆发出来:“我觉得好孤单喔,为什么我好喜欢这些事,但是大家都不懂,连家人都觉得我很奇怪。”我在停车场里崩溃哭着,自己都被突如其来的情绪吓到。男友却笑笑回应:“唉!这就是创业的感觉啊!不知道怎么解释,可是你就是喜欢到不行,也想一直做下去。”同场加映:为妳装上梦想的翅膀:三位女性创业者,三种坚强女力

喔?原来就是这样吗?我停下哭泣,看着男友,觉得那个当下被深深触动,这份孤单被理解了。原来不管是不是在创业,只要走在一条跟别人不一样的路上,你就是在活出自己,就是一种开创,就会有这样孤独却无法停下的感觉。

每个人的道路绝对都是独一无二的,重点不是怎么让人家懂,而是你怎么坚持到底,让别人看见。看见了,相不相信都是他们的自由,但你不再需要多说什么,自己知道最重要。

我其实很幸运,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知道即使这条路会很困难,在目前主流社会下不被重视,也没有办法选择其他不是心之所向的事物。只有为了这件事,我会愿意在下班后的空档,在假日投入时间与金钱学习;只有为了这件事,我会不顾跨年时的倒数,守在电脑前抢一门大师级的精油课;也只有为了这件事,我会开开心心与朋友分享,并想像自己以后要以此为业。

这些最深层最有力的内在动能,都是来自灵魂的召唤,他正推着我向前,活成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理由。

就像每一次灵魂为之震动,我都更加肯定知道,这就是我要的。记得有次我请芳疗老师帮我调油,她说我那阵子因为家中的重大变故影响后,气郁、不安,心神不宁,因此挑了义大利永久花精油给我。我原本只知道永久花的功效是化瘀解郁,回家翻看精油书后,发现它的灵性讯息是:“让因受伤而封闭的心,再次为爱开启。”当下一行眼泪就落下来,觉得自己最脆弱的地方被触摸了。因此我真的相信,这些事物能带给人们疗愈。

我想这也不只是选择的道路主不主流的问题,我曾遇过想读设计,但父母叫他考公职的学生,或是不喜欢读书,但家人希望他读医科,将来接手自家诊所的孩子。大家都在“成为自己”,与“他人的期许”间拉扯。

所以,找到自己热爱的事物后,更多的自我突破不只是关于能力如何达成梦想,更多时候是你怎么突破在乎他人眼光的自己,怎么突破没有勇气沟通的自己,怎么突破没有自信的自己。

成为自我这件事,也许永远都会在恐惧与热情之间摆荡,可是有一天你会发现,忠于自己的灵魂,会带你渐渐长出勇气,朝向该前往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