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史威默(David Schwimmer),他是《六人行》的 Ross,也是一位女权倡议者,长期为性暴力议题发声。

当你看到大卫史威默(David Schwimmer),一定会不自觉脱口 “Hey, Ross!” 或者一句 “Oh! Dr. Geller”,然后开始响起背景音乐 I’ll be there for you....那么,可以说明你是一位资深的《六人行》粉,但是,你对这位饰演罗斯(Ross)的大卫史威默可能还不够熟悉。


图片|达志影像提供(AP)

今年 53 岁的大卫史威默(对!距离他饰演 Ross 已经是 26 年前的事了)他是演员、是导演,更是一位女权倡议者,长期为性暴力议题发声,是圣塔莫尼卡(Santa Monica)强暴治疗中心的其中一员,协助遭受性暴力对待的女性与幼童治疗。

“我比任何人都知道,身为异性恋白人拥有什么样的特权”

大卫史威默出生在犹太家庭,父母两人都是律师,他曾经在卫报上透露,自己因为家庭背景而对人权、性暴力特别关注,尤其他的母亲是一位女权倡议律师及演员,他几乎是看着两人争取女权、同志权益的背影长大的。

“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我非常清楚,父母亲能够给予我什么样的教育,而我作为异性恋白人拥有什么样的特权。”这也让他开始思考,自己是否更需要肩负起责任,去阻止权力滥用。

随着 2004 年《六人行》划下句点,大卫史威默也逐渐将演员重心转往舞台剧,同时担任导演。2010 年,他执导了一部以网路社群为背景的惊悚剧《信任》,剧情描述 14 岁的女孩,在网路上认识一位 30 岁的男性,最后遭拐骗性侵。这部片细腻处理网路交友连带而来的未成年性侵,目的在于引发大众关注此类议题。延伸阅读:未成年诱拐与真爱的界线:从电影《信任》谈网路性侵

2017 年,随着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爆发的 #Metoo 运动,好莱坞近几年也掀起了几波改革,包括增加亲密戏的身体指导员、鼓励女性说出故事⋯⋯与此同时,美国一位电影评论家 Nell Minow 回忆起 2011 年采访大卫史威默的经过延伸阅读:“性爱场景不是靠感觉,而是设计出来”#Metoo 后的新职业“亲密行为协调员”

当时正值电影《信任》的宣传期,Nell Minow 被安排到饭店采访大卫史威默,在专访前,大卫史威默就先与她碰面,并且询问她是否介意待会专访有第三人在旁边。也因此多年后回想起来,她表示,大卫史威默的行为,同时考量到女性在饭店中单独面对男性时的焦虑,而这样的行为,充分展现他的敏感与同理。


图片|达志影像提供(AP)

我这一生遇到的女人,都曾经受过性骚扰

2017 年,根据路透社报导,大卫史威默点出了他的担忧,以及为何他对于性骚扰/性侵等问题特别敏感。

“我一生遇到过的女性,包括我家族中的女性,都曾经被骚扰过。”

当 #Metoo 运动爆发,他感触特别深:“我妈妈自小就跟我们分享,她当律师时被法官、客户、其他律师骚扰的经验。”而他的两任女朋友,从小也都遭受过性虐待,这让大卫史威默对性别暴力问题的敏感度急速升高:“你会想要找到那个加害者。我的前女友曾告诉我,那个加害者是她的家族成员之一,这件事情一直让我过不去。我问她,我是否会跟他处在同个房间?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作为异性恋白人,作为一位男性,大卫史威默承认自己的身份是种特权,这辈子亦无法去除,而当生命中的所有女性,皆以各种形式被伤害,他开始相信这样的特权,使他比任何人都有义务去做出改变。于是他与强暴基金会开启长期合作,至今已 20 多年,为防治幼童与妇女性暴力倡议。

2018 年,时值美国总统大选,大卫史威默在 NBC News 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性骚扰必须被终结,我的女儿才不会步上我母亲的路(Sexual harassment needs to end, so my daughter doesn't go through what my mother did)〉

他在文章中提到,自己作为一位 6 岁女孩的父亲,不愿看见孩子活在一个,连总统都能公开骚扰女性却不自知的世界,于是决定发起 #那叫做性骚扰(#ThatsHarassment)的活动,他执导八支系列短片,拍出女性在职场与日常中遇到的各种歧视与骚扰(而他也在其中一支短片中出演)

他表示,这是一个行动号召,改变的时候到了。

“如果每个企业都能参与改变,这说不定是终结性骚扰最好的开始。而或许有天,我的作为,能让我的女儿,不再需要忍受母亲曾走过的路。”

大卫史威默的行动,都再再告诉我们,推动人权、阻止暴力,是所有人都必须参与的事,而每个人都能在之中各司其职,我们的母亲、妻子、女儿,说不定都曾经历过性别暴力与骚扰,我们责无旁贷,我们不能漠视。

我们期待的平权,不该只有女性参与在其中,每一个人都能在庞大的性别框架里施力。当众人努力去想像一个没有性别暴力、性别歧视、所有人自在做自己的未来,一同并肩作战的,该是含括所有男性。

He participates 他参与,是平权的重要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