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气你,我是气我自己。”即使事实是如此,但我们的内心彷佛有一道保护机制,使得我们将矛头指向别人。

那天是我去雪梨找 K 的最后一晚,他带我去参加了一场骚莎 Salsa 的社交舞会,毕竟对于内向的他来说,跳舞是最好表达他内在情感的方式。然而,我却在那场舞会中,赤裸裸地从气愤中遇见了我的恐惧。

那是一个很热闹的舞会,约有上百人在舞池里翩翩起舞。社交舞之所以为社交舞,就是因为从头到尾,舞蹈都是透过两人肢体互动而产生的结果。也就是说,一人的水平,绝对程度地影响着另外一个人的发挥。

而当 K 领着我跳舞跳到一半时,我不小心踩到身边的一个人,我看他在我面前比划了一个 L 型的手势,意思似乎是说“我带着你是往前后移动,你为什么可以撞到右边的人呢?”,当我感受到那样的压力时,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心中满满的委屈与气愤,让我当下笑容变得僵硬、尴尬,忍着一句话都没说,一首歌结束以后,我默默地走到了一旁。


图片|来源

好像脑筋急转弯《Inside Out》一般,我也清楚地听到了我心理无比强烈的愤怒在跟我自己说话,“他凭什么批评你?你又不是跳了很多年的高手,如果这么喜欢批评,那以后你都别跟他一起来了,让他自己一个人跳去。”愤怒的内在试着保护我自己,让我感觉自己在过程中没有做过,是对方的错误让我受到委屈。推荐阅读:献给心里的孩子《脑筋急转弯》:成长路上我们一路捡拾,一路丢弃

而愤怒的内在不只是想跟自己说话,更想透过怒骂宣泄。然而,我却知道我当下所想要说出口的话,并不会让我感受好一些,那些话确实是宣泄,可以狠狠伤害我男友。但是,我却知道没过多久以后,那些已经收不回的话会用更强烈的力道让自己受伤。于是,我知道自己不可以让愤怒的自己控制我的行为,我决定把注意力放在那些愤怒的成因。

我问愤怒的自己,“为什么你会那么生气呢?他只是比了一个手势,你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而且感到那么无地自容呢?”

我注意到有一种另外一种情绪变得更清晰了,而这份情绪其实从我一踏入舞池时就存在了。

当我被一名陌生人邀舞时,我尽管答应了,却在真正走进舞池时,很不好意思地跟对方说我是新手,跳得不好请见谅。那个时刻,我听见对方很大方地说,“没有关系啊!跳得开心就好。”

奔放的音乐流窜在舞池中,我却一次次因为跟不上对方的节奏而踩踏到同在身旁跳舞的陌生人。频频道歉以后,我开始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有点不对劲。

我开始感到很强烈的自卑,我觉得自己并不属于这个舞台。跳得一点也不优秀的我,在舞池中,好像一个异类,怎么跌撞便怎么扰人。跳得不好的自己,一定造成大家很多很多麻烦。于是,我很想把自己藏到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默默成为观察者。

然而,当 K 走向我时,我因为信任他的技术,相信自己能被好好照顾,所以便不作多想地和他开始跳起舞。但当我又再次踩到别人、看着 K 对我的“批评”,我的薄弱自信瞬间破碎,感到自己被看穿了,我就是那个糟糕的舞伴、很丢脸、很让人失望。而面对这袭击而来的负面自我认知,我一度觉得唯一的出路就是运用愤怒保护自己,然而当我看见自己的自卑时,我知道新的出路在哪了。


图片|来源

好好面对自己的自卑,去花更多时间与自己对话,思考为什么自己面对舞池中不够完美的表现会有如此强烈的恐惧,当我可以接纳自己的不完美,我便有可能面对别人的评价而不再自卑。

我一个人站在门口边上想了大约十分钟,从愤怒到反省,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男友竟然在放慢歌时走向我,这一次,他拿掉了社交舞当中各式各样需要舞伴高度配合的技巧,只是用最简单的方式牵着我、抱着我、带着我旋转。电影情结里情侣因为跳舞而看不见外在世界的状态,我在那个当下亲自感受到了。我知道 K 发现了我的愤怒与挫折,不善言辞的他用他擅长的方式告诉我,他很爱我。而这份爱,与我会不会很厉害的舞蹈技巧一点关系都没有,就只是因为我是我。同场加映:超直白星座解析:土象星座生气时,用稳重与风度面对他

又一次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只是这次,他又补了一句,“刚刚我比划的意思不是说你跳得不好。我是很自责我怎么带着你前进、后退,我最后却让你撞到别人,是我带的不好。”

离开舞会时,我怔怔掉着眼泪。幸好,我从愤怒的状态中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了。幸好情商管理也不够好的自己,还是被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