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 字餐桌故事,有没有一道食物,总会让你想起某段记忆。K 最拿手的菜,就是葱烧鱼。一次聊天中我才发现,这道菜是他前任最喜欢吃的菜。

文|金星

男友 K 最拿手的,是将白嫩的鱼肉烧成镶嵌在深褐琥珀里,美丽酱色的葱烧鱼。

K 手里的白光起落,鱼已处理好下锅干煎。当鱼皮焦黄香脆旋即关火,让余温吻熟每一分蛋白质。这样的鱼,皮脆肉嫩。而煎好鱼后留下飘着奶香的鱼油,就是葱烧鱼酱汁最好的灵魂轴心。推荐阅读:【吃与爱】还热着的芝麻汤圆:你想念的不是他,而是被拥抱着的感觉

俐落的下青葱、辣椒和姜丝,拍碎几个蒜头丢进平底锅,中小火爆着香。当辛香占据整个厨房,随兴倒入酱油、糖、米酒及胡椒粉和适量的水。等酱汁微滚,把煎的微酥香的鱼放入酱海里煨煮。小火烧得香咸、每个鱼肉缝隙里都吸饱了酱汁,整只鱼重新灌入更丰满的灵魂。

盛盘后,白饭淋上一匙烧酱、盖上一块鱼肉,不论这天有多疲惫、仓皇,都在此刻的齿缝间就地圆满。

还记得第一次吃 K 煮葱烧鱼的场景。呛他一个拿板手的汽修科在怎么会煮,也强不过餐饮科班出身的我,张嘴咬下第一口。

鲜嫩热腾的肥满在吞咽的当下,炸裂出灿灿火花。


图片|来源

面对我满脸的惊艳,K 只是露出可爱虎牙腼腆的笑;但好奇这双巧手的来由时,K 的笑容里多了点局促。

“⋯⋯那是我前任以前最爱吃,我特地学的菜。”K 像做错事小狗低着头。

“前任”,男女间最讨厌、最忌讳、最恐惧的字眼,这世界最不讨喜、不受欢迎的恶心生物。推荐阅读:【吃与爱】咖啡上瘾的日子,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疗伤

我看着他、放下筷子搔搔他的耳朵。这动作是他爱的亲昵,也是前任留下的痕迹。偶然发现后我也跟着照做,心里倒一点都没觉得别扭。

“我知道很多人会介意‘前任’,像哽在喉头吐不出口的鱼刺;但现在如此好的你就是和她们相爱相杀来的,捡个大便宜我还觉得对她很不好意思呢!”感谢祖上积德让我捡到已雕琢成型的宝,少去了大半的磨难时光。

以前爱的声嘶力竭、遍体麟伤是 K 在感情里的标配。他的爆脾气一点就燃,像水投入滚烫的油锅炸得对方仓惶、两个人受伤。但每一段分手、每一任的心痛,就像我爱的这份葱烧酱;如果没有过去她们对 K 甜咸交织的熬煮,现在的他就不会像这盘烧得鲜嫩入味的葱烧鱼,刚好温柔也恰巧成熟。

谢谢前任,无法否认的“不负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