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药诞生的历史,复杂但有迹可循。有两个女人,或者我们也可就大胆的称呼她们为“避孕药之母”的玛格丽特 • 桑格(Margaret Sanger, 1883-1966)与凯萨琳 • 麦考米克(Katharine MaCormick),这两位女性携手合作,她们要“一种完美的避孕药”,并真正促成了口服避孕药的产生。

 

避孕药(The Pill)的历史其实不长,2010年她刚过五十岁的生日。

 

但当然,畏惧怀孕,避免怀孕的历史不可能只有50年。

 

怀孕,生产是女性重要的人生经验,不是吗?为何要畏惧?如果妳从20岁生到50岁,连续生了30年,生了孩子却无法抚养,每一次的怀孕与生产,都是对身体健康的与家庭经济的折损,妳会不会害怕?

 

玛格丽特 • 桑格原本只是一个护士,为何她成为避孕药之母?桑格的母亲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桑格的母亲长期为肺结核所苦,生下第六个小孩后(也就是桑格),桑格母亲身体更为虚弱,卧病不起,但之后又再生了五个小孩,曾经历七次流产,五十岁便去世。桑格在母亲出殡的那天,对酒鬼父亲说:“都是你害的,妈妈是生太多才会死的!”桑格认为,孩子太多,负担过重的家庭等于贫穷,劳苦,酗酒与殴打。

 

桑格是护士,她看过太多贫穷的女孩在不断的怀孕与堕胎中,循环不幸,其中莎迪的悲剧让桑格无法忘怀,莎迪是俄国犹太移民,28岁已经有三个小孩,桑格遇见她时,莎迪因为想自行堕胎而昏迷,倒在自己的血泊中,莎迪被救醒后,只问了一个问题:“要怎样才能不怀孕?”莎迪终究敌不过命运,惨死在下一次的自行堕胎,莎迪的悲剧影响了桑格的一生,让她决心帮助女性脱离不断怀孕的悲惨命运。

 

同样的故事,也曾发生在中国,或许各位读者知道明代着名的散文家归有光(1506-1571),归有光的妈妈,也是因为生了太多的小孩,而想避孕,她说:“那么多小孩,真的好苦...”听得此言,家中的老妇便拿了一杯水,盛了两只田螺说:“喝了这个,以后就不会在怀孕了。”归有光的妈妈一口喝尽,却哑了嗓子,再也说不出话,此后虽未怀孕,但一年后便病死了。

 

与其说避孕,不如说这些女性再也不想怀孕了。

 

真的不能再生了。中国的医书计有数种“断产”,“断孕”的方法,医书写明了,断产不是好事,只是有些妇女身体虚弱,无法承担生产带来的沈重负荷,所以即使断产不是好事,但也不能因为这样抛弃断产的药方。

 

医书中几个常用的断产药方,例如将蚕纸烧成灰,和着酒一起喝;油煎水银后制成枣核大小的丸子吞食;四物汤加蕓薹子等,此外角刺茶(又名老鼠刺叶),凤仙子,玉簪花根,白面,马槟榔等药材都有绝育的效果。(笔者按:此乃数百年前的记载,绝对已经超过时效,请不要尝试...)

 

但此类让妇女终身不孕的药材或药方,都是十分危险的,更有医书直接写明这类药方药性猛烈,服用后时有无法回覆健康者(归有光的母亲便是一例),有时服用断产药方,对身体的危害,甚至更胜过生产的危害。

 

生产与断产,都充满危机,但女性仍试着寻找出路,在口服避孕药(The Pill)诞生前,她们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口服避孕药的诞生,实在也不过是50年前的故事而已,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注:桑格的故事,参考自伯纳德•亚斯贝尔着,林文斌、廖月娟译,《改变世界的药丸: 避孕药的故事》,台北:天下远见,1999。

 

也许你想读更多有关避孕这个问题:

怀孕、避孕,女人的不可承受之重

四问,爱情结晶

we are just dating

 

 

图片来源:【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