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出于好心,因此会去管束对方。但交换立场想想看,自己是不是管过头,越了界了呢?

所有的烦恼都是人际关系的烦恼。(阿德勒)

人没办法独自一个人生存下去,一定都是有其他人帮忙之下活下来,即使那些跑到深山去隐居的人,也需要母亲(人)生下他、养育他,养育的过程喝的奶又能够去连结到卖奶粉的供应商(人)、制造奶粉的生产商(人)到养牛产牛奶的酪农(人)。因此人是无法靠自己一个人生存下来的,也因为如此,所有的烦恼也都是来自于人与人之间的相处。

最直接让人感到不舒服的状况应该是在于对方挑起权力斗争,比方说被别人挑衅、嘲讽、取笑等等,关于权力斗争日后有机会会写到,现在要讲课题分离。人因为无法做到课题分离,因此接受了权力斗争进行反击,反击可能是积极的也可能是消极的,端看人生型态是如何,而我则是属于消极的那种。

最近几年经营粉丝页,随着人气的提升,喜欢我的人变多同时讨厌我的人也增加,讨厌我的人平常对我就是豪不留情的攻击,从长相、身材、婚姻、学历、专业等各方面都能够把我批评得体无完肤。

而我面对这些批评声浪所做的选择就是,不看、不听、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不再更新粉丝页,取消追踪靠北健身界、不主动认识新朋友,不含学生的话我的生活圈缩小到大概只有 10 个人,而会碰到面讲话的只剩下两名合租的室友。(推荐阅读:你要顺着他,还是直接吵?遇到网路酸民的三种解决方法

我认为只要我不去面对这些事情,我就不会继续受到伤害。


图片|来源

课题分离是我学习个体心理学的第一步,当时我告诉自己,就算是装的也没关系,试试看不要去在乎那些人对我说的话吧!一次又一次不断的告诉自己,别人要怎么评论我都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就算觉得不舒服他们也不会收回讲过的话。

他们不是因为我做得不好而批评我,他们是为了讨厌我而批评我,一个已经讨厌我的人不管我做得再怎么好都不可能会让他改观变成喜欢我,因为他已经先有了“讨厌我”这个目的了。

我开始学着坚守自己的课题、不干涉他人的课题;不再去勉强自己为了满足他人的期待而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情,同时也不再为了别人无法达成我的期待而难过或愤怒。

所谓别人无法达成我的期待就是指“不要批评我”这一类的事情。初期我只有先练习在“别人对我的批评”这块,然后慢慢的去练习对身边所有的事情都学着课题分离,例如与前男友的喜好差异、学生上课的消极表现,我父母对我的冷嘲热讽。

这些原本影响着我每一天心情的事情,都是因为我太执着于希望他们按照我期待的那样表现,例如希望前男友不要一天到晚看那些照片充满性暗示且发文毫无内涵可言的网美、学生回家能够做自主练习上课教的内容、父母对于我的理想能够给予鼓励等等,而这些念头,正是因为我没有做到课题分离。(推荐阅读:关系心理学:为什么我会想限制另一半跟异性单独出去?

我总是会想着我自以为是的“为他们好”去干涉他人的课题,我认为要前男友不要看那些是因为我希望他把那些时间拿来充实自己;希望学生回家练习是为了让课程进度稳定进行;希望我爸妈支持我也是为了将来能够给他们更好的晚年生活。 

我认为那样对他们来说才是好的,不知不觉间站在一个自以为比较高等的位置在看他们,阿德勒说过“每个人虽然不同,但都是平等的”。

课题难分难舍的对象很多都是跟自己很亲密的人,因此不干涉他人的课题也不是说要无视他们,而是去同理他人的想法,然后站在对等的位置进行沟通。最明显的改善是我跟父母间的关系修复了很多,我曾经对他们又爱又恨,爱是因为他们是养育我长大的父母,恨则是他们让我做了很多我不想做的事,讲了很多我听了会很难受的话。

过去因为权力斗争的关系,我接受了父母的挑衅进而反抗他们,因此亲子间的关系十分紧绷,我曾经有过一整年的时间回去高雄只有去看我的儿子们,即使经过父母家也不进去,也没有告诉他们我回高雄了,我知道见面会吵架,所以我宁可不要见面。然而学习课题分离后我明白到,我没办法去选择他们对待我的方式,但我能够选择怎么对待他们。

“总要有人先去做,不要管别人会怎么回应,做就对了。”——阿德勒

当我开始改变自己对父母的态度,父母批评我的工作时,我不再像过去那样顶嘴说他们想法过时不懂变通什么的,而是跟他们说明我现在的工作内容,以及我的理想,而我又将怎样去执行。(延伸阅读:面对人生决定,孩子在意的往往不是自己,而是父母的同意

虽然刚开始他们还是会对我开嘲讽,说我太天真等等的,慢慢到会跟我说要加油,但如果撑不下去的话就回来高雄吧,过去我妈打电话给我只会跟我说健保单寄到家里来的叫我自己去缴钱,现在则是偶尔会没有理由的打电话给我,只为了跟我说他们想念我,然后叮咛我要按时吃饭不要工作一忙就没吃,好好照顾身体。


图片|作者提供

我在对自己做课题分离的同时,也在影响着身边的人,让他们同时也学习课题分离,也许他们没有自觉到,但其实他们也慢慢学会跟我课题分离了,他们不会再过度干涉我的人生,而是站在对等的位置陪伴以及支持着我,给予我鼓励而不再只是反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也重新得到了修复。

永远不要试图直接改变一个人,也不要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你能做的只有先改变自己再去影响他人。这是我过去看了许多励志及谘商师写的书籍也没办法得到的改变,也许不见得适用于每一个人,但如果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也有类似的困扰,或许可以尝试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