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辈想抱小孩时,你会帮孩子拒绝,还是教孩子就算不喜欢也要学会社交礼仪?

不少人长辈都喜欢小朋友,每次见面都想要抱抱打招呼,但有时小朋友其实不喜欢,变得特别别扭,到底父母要帮忙推却,容许孩子拒绝,还是教孩子不喜欢也得接受,反正就是社交礼仪?

看到〈POPA 学.问〉中的这提问,我们编辑之间都来了一场激烈的讨论~辩题是:

既然孩子不喜欢,就不要迫他抱抱长辈

正方有编辑 S,她是高敏一族,没有小孩,比较倾向以孩子的角度出发;反方则有编辑 Y,她是两位孩子的母亲,在海外长大,性格有点 chill。

正方论点一:尊重孩子是独立的生命,而且要从小开始

一开始,正方就搬出了 POPA 一直高举的教养观:尊重孩子。

S:“我相信孩子在生命之初,需要父母的关爱,供给心灵与物质的所需,但打从第一天开始,他就是独立的生命。任谁的生命从来都不从属于任何人。

父母的终极目标不该是教出一个‘乖巧的孩子’,而是提供一个合适的环境,让孩子能够茁壮成长,发展出整全的人格。要做得到,我们必须要让他学习到,他的意见是重要的,父母愿意聆听和互动,因为我们尊重他是独立自主的个体。

很多人在孩子开始进入青春期的时候,才会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但年纪再小一点的呢,大家似乎就没什么所谓,觉得一切由父母作主都是理所当然。然而,如果孩子很明确的表示了自己不愿意抱抱,但身边的大人还是不断的无视他,那他学会的就是自己的意愿并不重要,只要其他人喜欢,他甚至应该舍弃那个部分的自己。

若他在第 1 年、第 2 年、第 5 年的人生,都没经验过自己的声音被听见,那为何在第 11 年,他就会突然的听到那把属于自己的声音,并有勇气大声的说出来?”(推荐阅读:为你选书|《你不可以随便摸我》不只隐私部位,你的身体,从头到脚都只属于你一个人

正方论点二:“意愿”先于关系,别让孩子混淆了

相信七、八十甚至九十后的香港父母都肯定记得多多和宝宝龙,那是香港政府当年的公民教育广告。


来源|网路截图

多多:我是多多。

宝宝龙:我是宝宝龙。

宝宝龙:海滩是公共场所。

多多:要穿泳衣好好保护自己呀。

旁白:有些时候,我们要主动保护自己。

多多:被人侵犯,要立即说“不要”!还要大声叫救命!

宝宝龙:要赶快逃到安全的地方去。

多多:把事情告知你信任的人。

回忆都浮现了!近年,特别是 #MeToo 事件后,大家开始意识到教育身体自主的重要性。相信大家都一定不陌生,而且会认同需要教会孩子学好保护自己。

那为何当对象是亲友,我们就觉得可以强迫孩子放弃身体的自主权呢?(推荐阅读:“阿姨可以亲妳吗?”在瑞士,从小教孩子拥有身体自主权

有些人可能会说,阿公要抱抱孙女难道都要被说成是“侵犯”!?当然不是!而这个“不是”的前提,不是因为对方是爷爷奶奶姨姨叔叔,而是孩子的意愿。

“会有这样的想法,也许是因为我来自大家族。所谓亲友,有时比邻居见得还少。

拿我的侄女做例子。我们一年有三、四次家族的聚会。对我而言,我叔叔是我自出生已认识的人,凡三十余年;但对五岁的侄女来说,这位称为舅公的长辈,一年见三、四次左右,扣除三岁前的记忆,这个人只是见过不够十次的‘陌生人’。当然,叔叔并不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来,但侄女不想要跟他亲近也不是这么难理解的事情吧。

若我们让孩子习惯了‘长辈的意愿先于自己的意愿’,那将来,他们会否将同样的模式复制到其他的关系中?”


图片|来源

反方论点一:孩子也得学会社交礼仪

忍耐了很久的反方,终于要出声了!已为人母的阿 Y 说出了她很切身的挣扎。

“有时我会不知如何拿捏尊重孩子跟引导孩子的界线。他们的意愿需要尊重,但是在特定的社交场景他们也有需要学会的礼仪。

在我成长的加拿大,拥抱家人朋友就跟 Say Hi 一样。当然我理解,香港的文化不同,有时我会想孩子面对拥抱会变得别扭,是因为我们在要求他们做些自己都不会做的事。

在加拿大拥抱是非常自然的事,只是主要对象都是家人朋友。孩子是不会随便和陌生人抱抱的,即使是幼稚园的老师,跟孩子也不会有身体接触。重点在于孩子跟对方的关系。

在香港,则是成年人很少会拥抱另一位成年人,却会要求孩子在不同场合都跟别人拥抱。重点在于当事人的年纪。也许是成长环境使然,我倾向喜欢拥抱这种亲近的方式,也希望孩子跟家人朋友都建立轻松友善的关系。”

反方论点二:希望孩子珍惜和长辈间的关系

阿 Y 再道出了她的另一个困难。

“是的,有些长辈很久才见一次面。也正因如此,长辈希望可以趁机亲亲这些小宝贝,我非常理解。

像我的孩子的太嫲,已经八十多了,因为分隔两地不常见面,老实说也不知道下次见面是在何年何月,更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下一次见面。我是把每次相聚当成是最后一次了。除了孩子的意愿,我也想同时关顾长辈的感受。虽然我知道要平衡并不容易。

这个时候要不要迫孩子抱抱呢?若是这些难得的聚会,我就会倾向要孩子学会将就。而且我想我们作为父母会能够分得清楚他的‘不愿意’到底是在耍脾气,还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让他不想去拥抱。若是前者,我显然会做得强硬一点。”

如果大家是裁判,你会判哪一方胜出?

其实说是辩论,非要得出一个谁胜谁负,我们相信可以的话,父母更希望得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那这个方法到底是否存在呢?诚邀大家与我们一起动脑筋!欢迎到〈POPA学.问〉分享你的想法。

最后分享一下编辑仝人终极补充:

分清尊重跟纵容

我们说要尊重孩子,并非指要父母变成“Yes Man”,凡事交由孩子作主。因为在孩子还没有足够能力作决定时,给他们无尚的权力,并非尊重,而是纵容。

真正的尊重,是指让孩子感受到自己的声音有被听到、有被明白、有被理解。而且尊重是双向的,当我们愿意倾听孩子的意愿,我们也可以将自己的想法告之他们,让他们也学会聆听。在互相明白对方意愿的情况下,看看可否找出一个双方都感到舒服的方法。(这正是编辑喜欢辩论的原因)

突破冲突的盲点

当有长辈要求跟孩子抱抱,而孩子表示不愿意的时候,我们可以先明白长辈想要亲亲孩子无可厚非,他们渴望跟孩子亲近,而抱抱是他们最直接想到的方法,只是和孩子亲近是否必需要身体接触?还是我们可以有其他方式让长辈感到和孩子连结,而孩子则不必要放下自己的身体自主?有时我们以为是两难,只要换个角度,或者看得深一点,冲突点并不存在。

寻找代替品

现在想来,最轻松的代替品自然是飞吻吧~有时我们可以告诉长辈,“哎呀,他最近学会了飞吻~”、“最近他们这年纪都爱跟朋友击掌~来 Give me 5 那样!”一来可以减低尴尬场面,二来长辈也不会感到被拒绝。

自己先突破

阿 Y 也道出了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在要求他们做些自己都不会做的事。如果我们真的认为拥抱可以让我们和家人朋友更加紧密,大家可以先由自己做起,让孩子长成于一个敢于用肢体表达爱的环境~!

为孩子做好心理准备!

若是像阿 Y 那样,要见高望重的长辈,而且是机会难逢,错过了会抱憾终生,那该怎么办?

如果孩子已到了一定的年纪,不妨在见面前就先跟他做好心理准备:“待会儿会见到的是妈妈的奶奶,她年纪很大了,我们待会去给她一个拥抱好不好?”到真的见面时,也请父母先以身作则,甚或一起拥抱,让孩子明白这个拥抱不是行之如仪,而是真的出于爱和关心,希望透过拥抱,传达温暖。